-

宋團圓愣了一下,問道:“你舅舅很大的官?”

陸兆恩笑笑,似乎不想再提,隻是將荷包塞在宋團圓的手中,“宋大夫,快拿著吧,這樣我才能在這裡吃住的安心!”

宋團圓也就不客氣,取了那荷包。

陸兆恩這才心滿意足地離開。

宋團圓看了一眼那荷包,上麵繡著並蒂蓮,或許是陸兆恩隨便在路邊買的吧,不過做工瞧起來還不錯,也就隨手放在了袖中。

既然要考恩科,宋福信與陸兆恩就要去國子監讀書,好參加殿試。

宋團圓自然是要跟著去的,她怕宋福信見到梁王。

宋團圓想了想,就去找了個一個人——程王,相信隻要跟著程王,就能離開那個梁王。

程王這些日子一直在鎮子裡紀家養傷,宋團圓去見了他。

程王聽聞宋團圓與宋福信等三人,要跟著他一起上路,他自然是願意。

“天城那邊來了訊息,要本王回去,說實話本王如今在這邊也待不下去了,你能來,本王真的很感激!”程王說道。

宋團圓一聽,這樣就正好,起碼這一路上,程王有求於她,也能對宋福信好一些。

宋團圓趕緊答應著。

程王那邊公務緊急,宋團圓也就打算趕緊回去收拾東西,第二日就前來隨著程王去天城。

從程王房間裡出來,宋團圓本想與紀長安打個招呼,卻聽聞紀長安一直都冇有回來。

“三日前,你們公子冇回家?”宋團圓愣了一下,算起來,紀長安從她那離開到現在三日了,不回家又去了哪裡?更何況程王還住在紀家呢!

“公子的事情怎麼不好問!”管家笑著說道。

宋團圓隻得點點頭,滿懷心事地出了紀家,回去宋家村收拾東西。

宋福貴聽聞宋團圓又要帶著宋福信去天城趕考,趕緊前來問道:“娘,需要我陪著一起去嗎?”

如今家裡就是正常做點藥材,不算忙,宋福貴想著宋團圓雇傭馬車不方便,不如讓他送他們去天城。

“不用,我隨著紀公子家的馬車去!”宋團圓隱瞞了程王的身份,隻是說隨著紀家的馬車走。

宋福信一聽,問道:“紀公子也隨著咱們去天城?”

宋團圓點點頭:“也不算,是他的車隊要去天城,咱們正好跟著!”

宋福信點點頭,低聲嘟囔了一句,“娘跟紀公子還真的挺有緣分的!”

宋團圓一愣,轉眸望著宋福信,這孩子是什麼意思?

“我是說,咱們這出出進進來來往往的,可真的是多虧了紀公子呢,也不知道怎麼感謝他!”宋福信趕緊說道。

“多給他做點好吃的就行了!”宋團圓嘴裡說著,仔細地想了想,也的確有些心虛。這一年,紀長安的確幫了他們宋家不少,而且往往在她需要他的時候,紀長安總會及時出現。

說不定上輩子紀長安欠了宋家的,那一世是為宋家丟了性命,這一世如此幫他們!

宋團圓歎口氣,反正她是瞧著,是離不開與紀長安的糾纏了!

這一晚上,宋團圓將宋福貴還有宋大吉等人來,好生的囑咐了一下,第二日一大早,就帶著宋福信與陸兆恩三人去了紀家。

程王的馬車早就準備好了,在最前麵,宋團圓的馬車在最後麵。

馬車伕是之前送宋團圓他們回來的那個車伕。

“鄭大哥,又麻煩您了!”宋團圓客氣的說道。

鄭車伕趕緊抱拳,“宋大夫與兩位解元老爺客氣了,您們上車,放心,這一路上一定穩穩噹噹的!”

宋團圓道了謝,帶著宋福信與陸兆恩上了馬車。

“娘,紀公子在前麵馬車裡?不需要去打個招呼嗎?”宋福信問道。

“那不是紀公子,是紀公子家裡的貴客,咱們跟那貴客一起前往天城!”宋團圓說道,有些猶豫要不要告訴宋福信與陸兆恩程王的真正身份。

若是宋福信與陸兆恩一起都跟著程王,以後也就離著梁王遠一些了,至少不會像前世一樣,宋福信與梁王勾結造反。

但是這次程王前來,是治腿的,若是宋福信與陸兆恩知道多了……

宋團圓覺著,還是到了。

“那位貴客身份特殊,你們可要對他尊重一些,儘量不要靠前,不該說的話也不要說!”宋團圓囑咐道。

宋福信點點頭:“娘,咱們都是舉人老爺了,知道輕重!”

宋團圓笑笑,也就點頭。

馬車緩緩地駛出了青山鎮,向著天城而去。

跟著紀家的車隊,這一路上,宋團圓不愁吃不愁喝不愁住,隻管跟著就行,每日給程王換一次藥,走到半路,程王的傷口就癒合得差不多,夜深人靜的時候,程王就練習行走。

程王怕自己鍛鍊出現緊急情況驚動彆人,就讓宋團圓這一路上都住在他房間的隔壁,而宋福信與陸兆恩住另外的一個房間。

六七日之後,宋團圓跟著程王到了天城。

在進城之前,趁著用膳的功夫,程王將宋團圓喊來。

“你那兒子與朋友都要去國子監報到,那你可有什麼打算?”程王問道。

宋團圓趕緊點頭:“今年開了恩科,九月就要殿試,如今三月底,滿打滿算還有五個多月的時間,我擔心我那兒子魯莽,萬一在天城惹出什麼事情來,所以想要在天城租一套房子陪著。”

程王頓了頓說道:“你們可願意住在程王府中?

宋團圓愣了一下,你們,程王的意思是,她可以與宋福信、陸兆恩一起住在程王府?

“這樣似乎很麻煩程王!”宋團圓說道。

“不麻煩,本王的腿還需要你!”程王說道,“你師父也在王府中,你正好與他敘敘舊,冇事切磋一下醫術!”

宋團圓一聽可以見到郝老頭,心裡自然歡喜,再說,她也希望宋福信能徹底成為程王的人,與梁王那邊的關係越遠越好!

“那就麻煩程王了!”宋團圓說道。

程王見宋團圓肯答應,心裡自然歡喜,立刻讓車隊趕緊進城,前去程王府。

程王府前,宋福信與陸兆恩下了馬車,一抬頭看到那燙金的招牌,一下子愣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