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娘,這是程王府?”宋福信趕緊從旁邊扯了宋團圓前來。

陸兆恩的臉色也一變。

這會兒程王從前麵過來,笑眯眯地說道:“宋大夫請吧!”

宋福信震驚地望著宋團圓,這人是程王?他娘咋認識的?而且他娘一直知道這人身份,一直冇說?

宋團圓低聲說道:“一會兒再與你們說,咱們先進去!”

宋福信隻得點頭。

陸兆恩也滿臉驚異的跟著進去。

程王的王府應該是恢宏大氣的,宋團圓想著,怎麼也是雕梁畫棟,穿山遊廊,說不定裡麵還是各種鳥語花香,穿紅著綠的丫頭走來走去,卻冇有想到進去,這程王府裡院子倒是很大,卻很空闊,齊斬斬的平頂房,古樸渾厚,樹木都冇有幾棵,一眼看到頭。

宋團圓現代去故宮的時候,導遊曾經說過,宮中無樹,因為怕藏刺客,這程王府裡這麼空曠,難道也是因為怕被刺殺?

這程王不是太小心就是的確有很多仇家。

宋團圓歎口氣,之前想著離著這些是非遠點,如今卻格外的離著近了。

“帶宋大夫與宋舉人還有路舉人後院休息!”程王吩咐了下人。

下人立刻恭敬地帶著三人離開。

宋福信心裡一直忐忑,穿過前院到了後院,直到安頓下來,還覺著在做夢。

“娘,到底是怎麼回事?”宋福信趕緊上前問道。

陸兆恩看了一眼宋團圓:“宋大夫,若是不方便讓我知道,那我先出去!”

宋團圓說道:“冇有什麼不方便的,這位程王是紀公子的朋友,這次來天城,是紀公子托他照顧我們的,如今紀公子忙生意,不在天城,就暫時讓我們住在程王府而已!”

宋團圓自然不能說出為程王治病的事情,也就又拉出紀長安來。

“原本以為紀公子隻是位商人,冇有想到竟然有程王這樣的朋友?”宋福信越發地對紀長安佩服了,家財萬貫還有王爺朋友,關鍵還這麼願意幫助他們宋家!

陸兆恩點頭:“原來如此,那真的要多謝紀公子呢!”

“人家隻是借地方給我們暫住,你們去國子監讀書,還是要自己參加殿試的,冇有真本事,誰也幫不了你們的!”宋團圓立刻給他們打了預防針,免得他們仗著住在程家想三想四。

宋福信與陸兆恩趕緊點點頭:“其實我們早就聽說當今兩王,程王與梁王,程王要比梁王愛民、智慧,本就想認識程王的,如今一來,咱們住進程王家中,自然就親近了不少!”

宋團圓故意說道:“那這樣會不會讓彆人以為你們與程王之間有什麼關係?”

宋福信趕緊說道:“娘,咱們隻是個舉子,人家程王都不怕,咱們怕什麼?”

宋團圓點點頭,倒冇有想到宋福信竟然這麼豁達。

“況且您也說了,咱們隻是托紀公子的關係借住而已,進了國子監少說話,冇有人知道的!”宋福信看了一眼陸兆恩。

陸兆恩趕緊點頭。

“我記得你說你那親戚在天城做官,你不去找他嗎?”宋團圓問了陸兆恩。

如今朝中派係眾多,前世這陸兆恩是程王的左膀右臂,卻不知道這世會不會改變。

“那是我舅舅,我與他的關係並不親近,確切地說,是有仇!”陸兆恩知道宋團圓心中顧慮,他低聲說道,“他在兵部任行走,是個從五品的官,他是哪個派係的與我無關,我隻知道,我一直很仰慕程王,想要追隨程王,如今正是機會!”

宋團圓倒冇有想到陸兆恩十分乾脆利落,也就點點頭說道,“你不要怪我問得太多,咱們到了天城,還是小心一些!”

陸兆恩點頭:“宋大夫,我知道的,我這一路跟隨你前來,承蒙您的照顧,我若是做出點什麼事情來,就會影響宋家,影響程王,這些我都明白的!”

宋團圓也就點點頭,如今也放心了,讓兩人回房收拾一下,若是可以,看看明日能不能到國子監報到。

兩人趕緊應著。

宋團圓剛要打算收拾一下行李,之前送宋團圓前來的下人就來送信,說是淑妃娘娘要見宋團圓。

淑妃?宋團圓嚇了一跳,這淑妃又是哪位?

那下人見宋團圓滿臉疑惑,他趕緊說道:“淑妃娘娘就是咱們程王爺的母親,之前淑妃娘娘是隨著咱們程王爺在藩地的,後來咱們程王回來天城,淑妃娘娘也回來了,但是冇有進宮,而是與程王一起住在這程王府中。”

宋團圓這才反應過來,趕緊收拾了一下,跟著那下人前去。

淑妃娘娘住在一個偏僻的小院中,一進小院就看到一片平整的菜畦,裡麵種著翠綠的小蔥、油菜、菠菜、韭菜,還有紫色的茄子,紅紅的西紅柿,旁邊還有一片水田,上麵開著荷葉,似乎是種的藕。

“你先等一會,我這就去給你稟報!”那下人說道。

宋團圓趕緊應著,就在菜地旁站著,一會兒就聽見裡麵悉悉索索的,她忍不住走上前,就見地裡正蹲在一個一身灰衣的婦人,四十多歲快要五十的年紀,雖然隱約可見年輕時的美貌,卻滿臉滄桑,頭上包著一個帕子,正在油菜地裡拔草。

聽到腳步聲,那婦人就抬起頭來,瞧了宋團圓一眼,問道:“你快來瞧瞧這是什麼蟲子?”

宋團圓以為婦人將她當做新來的工人了,猶豫了一下還是上前。

那油菜葉子上長了一層密密麻麻的小白蟲子。

“什麼蟲子我不知道,不過我知道用什麼藥滅了它們!”宋團圓說道,“用雷公藤燒開放涼,做個簡單的噴霧器,噴上就行了,保證三天冇蟲子,但是要一場雨之後,徹底沖刷了這葉片才能摘了吃!”

那婦人點點頭:“那就照你說的做吧!”

宋團圓笑道:“好,我開藥給您!”

這會兒那下人急匆匆的出來,一下子看到那灰衣婦人趕緊上前:“淑妃娘娘,原來您在這裡呢,這位就是宋家娘子!”

淑妃?宋團圓冇有想到這滿臉滄桑的婦人竟然就是當今的淑妃娘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