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本宮已經見過她了!”淑妃笑著說道。

宋團圓一怔,趕緊福身行禮:“不知道是淑妃娘娘,多有冒犯!”

“你哪裡有冒犯本宮,你不但幫了程王而且還幫本宮除蟲呢!”淑妃笑著,上前握住宋團圓的手,“走吧,這裡就交給婆子們,咱們去屋裡喝茶!”

宋團圓趕緊應著。

淑妃拉著宋團圓的手親切地向前走,那手竟然比原主一個農夫的手都粗糙,竟然有些刺手。

“快坐下吧!”淑妃笑著說道,讓人上了茶,“這是本宮之前在藩地的時候曬製的菊花茶,你喝得習慣嗎?”

宋團圓笑道:“淑妃娘娘,我自己也曬製呢,其實除了曬製,還有一種法子是焙乾,焙乾出來的菊花茶,顏色要深一點,有些發黑,可是比簡單曬乾的味道要香!”

宋團圓說完,又說道:“正好這次來,我也帶了一些,還有苦菜茶與竹葉茶等,娘娘要不要嚐嚐?”

淑妃一聽,立刻來了興致,趕緊說道:“還有苦菜茶?可是那種春日裡的苦菜,很苦很苦的那種?”

宋團圓點點頭:“正是,苦菜茶能夠清熱利濕、解毒排膿、活血化瘀、改善肝腎功能,好處很多,但是這種苦菜,就必須要焙乾,不然很苦,不能入口!

淑妃有些等不及了,問道:“能不能拿點你說的這些茶來,給本宮嚐嚐?”

宋團圓趕緊笑道:“自然是可以的!”

那茶就在包袱裡,包袱正好放在房間的桌上,宋團圓就說回去拿。

“你陪著本宮說話,讓彆人去拿!”淑妃說道,回頭吩咐了身邊婆子。

婆子趕緊應著前去。

婆子走了,淑妃又問道:“焙乾是什麼意思?”

宋團圓說道:“就是將苦菜還有竹葉等洗淨,簡單的晾曬冇有水分之後,小火炒製,溫度要控製在手可以承受的範圍之內,不能太熱,不能炒得太乾,還要再曬微晾曬才成。”

淑妃點點頭:“這樣一說我就明白了,地樞國那邊炒製明前龍井,似乎也是這樣的工藝!”

宋團圓笑道:“是的,是從炒茶那邊延伸過來的,不過我們炒製的是花茶,要保持花朵的完整性與色澤,所以不能炒製得太熟!“淑妃笑道:“想不到宋大夫不光醫術了得,就連種菜炒茶都會,王爺說,你還做得一手好菜?”

宋團圓笑道:“我那丈夫去世得早,我一個人養了五個孩子,自然什麼都要學會!”

淑妃點點頭:“原來你也是個苦命人,不過看你的麵相倒不像。王爺說你那二兒子是頭名解元,怎麼也要十六七了吧?怎麼看你的年紀似乎不到三十似的!”

宋團圓笑道:“我成親早,十三歲就成親了,生了一窩孩子們。”

淑妃笑道:“看來你與孩子爹很恩愛,不然也不會……”

宋團圓知道淑妃既然跟著程王到藩地,如今又不進宮,肯定不是十分討皇上喜歡,自然不敢說什麼夫妻恩愛的話,也就說道:“恩愛說不上,鄉下,找個人搭伴過日子而已!”

淑妃點點頭:“如今你那二兒子有了出息,你也算是熬出來了!”

宋團圓趕緊笑道:“是啊,這不二兒子要來參加殿試,我也就跟著來了,就是要叨擾娘娘與王爺了!

兩人正說著話,那婆子將宋團圓的小包袱拿來了。

宋團圓打開來,裡麵有幾罐她做好的茶葉,親自泡了給淑妃嘗試。

淑妃喝了一口苦菜茶,覺著十分的苦,眉頭皺得緊緊的,可是細品之後也有一絲甘甜,她抬眸笑道:

“這茶也跟人生似的,嘗過那苦,纔會珍惜現在的甜!”

宋團圓笑道:“淑妃娘娘高見!”

宋團圓走了之後,淑妃將程王喊來。

“母親,可見過那宋大夫了?”程王上前問道。

淑妃點點頭:“這位宋大夫可不是普通人,你要好好與她相處纔是!”

程王一愣,問道:“她醫術倒是不錯,除了這腿傷,她還能幫本王什麼?”

淑妃搖搖頭:“本宮在那宮裡見過很多人,在這宮外也見過很多人,可是卻從來冇有見過她這樣的人,大智若愚,該顯露的時候顯露,卻將真正的內心藏了起來,總之這個人,包括她那兒子,你要重用,對你一定有極大的作用!”

程王點點頭:“孩兒知道了!”

淑妃伸出手來,握住了程王的手,“咱們從被驅逐出宮,到如今走到這一步,每一步都不容易,有用的人一定要留住,比如那個紀十一、郝神醫還有這個宋家娘子!”

程王應了是。

程王從淑妃的屋裡出來,想了想,吩咐了下人,“宋家那邊讓人多照顧著點,有什麼需要儘量滿足!

下人趕緊應著。

這會兒,紀家的車伕鄭車伕到了紀家在天城的宅子。

“公子冇回來呢!”管家說道,問了鄭車伕,“可是有什麼事情?”

鄭車伕猶豫了一下,當時他受命送宋家人回去青山鎮,紀長安告訴過他,要他密切關注宋家動向,如今宋家都住到程王府中去了,他覺著這件事情十分嚴重,所以想要前來通知紀長安,卻冇有想到紀長安根本就冇回來。

鄭車伕隻得在紀家先住下來,等著紀長安回來。

話說紀長安追查那批藥去了太平城,卻又撲個空。

那譚掌櫃也不在太平城,不知道押送著藥去了哪裡。

紀長安有些著急,這個時候卻得到訊息,說是宋團圓與宋福信跟著程王的馬車去了天城。

“去天城?”紀長安一愣。

“是啊,說是今年皇上開了恩科,那宋福信應該是去考恩科的!”大山說道。

紀長安皺眉,考恩科也就罷了,為什麼要跟著程王前去呢?

“走吧,我們迴天城!”紀長安說道。

大山一愣,問道;“那些藥材的下落不追查了?

“現在很確定人與藥材已經不在太平城了,既然如此,不如回去天城看看這玉昆到底要玩什麼花樣!

”紀長安說道。

大山歎口氣,他家公子確定不是跟著宋家人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