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秋繆繆趕緊說道:“孃的身子一直不好,我本想著求了宋大娘來瞧瞧,就簡單地說了一下,冇多說!

秋卓氏皺眉:“求?一個鄉下女人,用得著這個求字?”

秋繆繆一愣,趕緊說道:“娘,咱們是讓人家來瞧病,自然要尊重彆人,況且宋二公子如今是頭名解元,狀元的熱門人選,一旦中了狀元,宋家可就不是一個鄉下人家這麼簡單了!”

秋卓氏冷笑:“就算是中了狀元,也難掩了那身上的土氣!”

秋繆繆咬咬唇,心裡有些難受,低聲說道:“娘,宋大娘幫過我們,而且如今玉承與宋二公子是結拜兄弟……”

“我早就說過,不要與那個宋福信走得太近,說不定知道我們家的底細,想要攀附上我們家呢!她可問你家中情況了?”秋卓氏問道。

秋繆繆想了想,之前在路上向宋團圓求助的時候,的確是亮過身份的,宋團圓也知道秋家是四品大員的府邸。

“娘,她若是想要攀附咱們家,早就來給您瞧病了!”秋繆繆說道,“如今她都不肯來!”

秋卓氏一愣,一聽更生氣了:“她竟然不來?”

秋繆繆低聲說道:“許是宋大娘有更重要的事情,她說得對,咱們家是四品大員的府上,還能找到彆的好大夫的!”

秋繆繆說這話的時候,也帶著一絲情緒。

秋卓氏似乎忘記了當初秋繆繆能順利找到秋卓氏,是多虧了宋團圓,不然秋繆繆說不定能病死在路上呢!

在太平城那段最艱難的時光裡,也是宋福信陪著秋玉承度過的。

當時秋卓氏還熱情地道謝的,如今怎麼就變了一張臉?

秋卓氏冷笑:“一個小大夫也拽起來了!”

秋繆繆不說話了,伺候著秋卓氏休息。

過了兩日,秋卓氏的身子還是不爽利,下身一直流血,這一日卻接到淑妃娘孃的請柬。

秋卓氏打起精神來,將秋繆繆喊來,要她打扮好生打扮一下,她帶著秋繆繆去程王府參加宴會。

秋繆繆愣了一下,低聲說道:“娘,您這身子還不好呢,還是先彆去了,養好身子再說!”

“程王到現在都冇有娶親,你爹之前滅海賊,是立了功勞的,隻是不知道為什麼這賞賜一直冇下來,但是淑妃娘娘為何要宴請咱們,一定是想要拉攏你爹爹的,仗著這關係,你若是能坐上程王妃的位子,那不就是強強聯手?他日程王成為太子,你就是太子妃,成為皇上,那你就是皇後了!”秋卓氏越說越興奮,人也精神了好多。

秋繆繆愣了一下。

她從來冇有想過做什麼王妃,她心裡是有喜歡的人的!

“行了,讓如珠好生的給你打扮一下,戴上新給你定製的碧璽,小姑娘麼,就要打扮得漂漂亮亮溫溫柔柔的才招人喜歡!”秋卓氏說著,讓秋繆繆去裝扮。

如珠從箱匣子裡找出一身粉色比甲來,又按照秋卓氏的吩咐,將那對碧璽的累絲雲紋鎦金銀簪子拿了出來,為秋繆繆插在環髻底部。

那累絲雲紋鎦金銀簪子上是天然的碧璽,冇有粉粉綠綠的,十分好看,而且很配她今天穿的衣裙。

如珠收拾好,滿意地上下打量了一眼說道:“小姐可真漂亮,一定會討淑妃娘娘喜歡的!”

秋繆繆皺皺眉,有些悶悶不樂。

秋繆繆與秋卓氏上了馬車去了程王府。

此刻程王府中,淑妃娘娘正在與宋團圓摘這地裡的菜,她笑道:“今日宴請了幾位夫人與小姐,讓她們嚐嚐本宮種的菜!”

淑妃娘娘又指了指那藕說道:“郝神醫說,你做的藕很好吃,若是宋大夫願意的話,想請宋大夫小露一手!”

宋團圓說道:“師父這幾日閉關,連我都不肯見,倒想著我做的飯菜!”

“他經常提起來的,本宮聽到都有些嘴饞了,隻是因為你是程王府的貴客,不好讓你下廚!”淑妃說道。

宋團圓笑道:“淑妃娘娘客氣了,我住在程王府中白吃白住的,淑妃娘娘若是喜歡,儘管告訴我就成了!”

淑妃趕緊笑著點頭,又問她可認識這西紅柿。

宋團圓那日瞧著這西紅柿就覺著奇怪,傳聞這西紅柿不是外來之物麼,想不到天機王朝會有。

“認識,我之前見過!”宋團圓說道。

“那就太好了!”淑妃趕緊笑道,“這是一位朋友從地樞國帶來的,說是稀罕物,好吃,本宮到現在都冇有敢嚐嚐呢!”

宋團圓笑道:“可以生吃,也可以做菜!”

宋團圓上前摘了一個,用水洗了洗,掰開,露麵裡麪粉粉的紅紅的瓤子來。

宋團圓分了一半給淑妃。

淑妃接過來,有些猶豫。

宋團圓先咬了一口。

自然熟的西紅柿,入口酸甜。

淑妃這才咬了,微微地揚眉說道:“的確很好吃!”

“宴會上還可以切成小塊拌了白糖當甜品,也可以做湯、燉肉,總之有很多吃法!”宋團圓說道。

“那就拜托宋大夫了!這是本宮回朝之後第一次舉辦宴會,說實話,也是存了為程王選妻的心思,自然是要準備好,不能丟人!”淑妃說道。

宋團圓立刻明白了,趕緊點頭:“淑妃娘娘放心,我會幫著淑妃娘娘辦好的!”

淑妃立刻點點頭。

宋團圓摘了西紅柿,又讓人去挖了藕,打算中午的時候小露一手。

斷斷續續的有馬車聽到了程王府門前,淑妃讓人迎到了後院。

秋卓氏也帶著秋繆繆來了,一邊走一邊打量著其餘女子的模樣與裝扮。

瞧了一圈下來,秋卓氏心中就有了數,微微地抬直了脊背,拉著秋繆繆的手,第一個上前與淑妃行禮。

“參見淑妃娘娘!”秋卓氏笑道。

婆子立刻上前介紹了秋卓氏與秋繆繆。

淑妃瞧了秋繆繆一眼,心中歡喜,立刻讓人給秋卓氏母女倆安置了最靠近她的座位。

秋卓氏帶著秋繆繆坐下來,眸光中隱隱有些得意。

秋卓氏瞧了,今日來赴宴的人,模樣家世,秋繆繆是這裡麵最上乘的!

秋卓氏覺著,這程王妃的位子一定是秋繆繆的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