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秋卓氏與淑妃娘娘相談甚歡。

淑妃娘娘似乎也十分喜歡秋繆繆,一直主動與秋繆繆說話。

秋繆繆倒顯得拘謹了一些,淑妃娘娘問一句,她便答一句,從來不會主動多說一些,顯得有些冇趣。

秋卓氏有些著急,暗中拽了拽秋繆繆的手臂,正要叮囑她多說兩句,突然抬眸看到了一個人。

淑妃早就讓宋團圓來與她一起陪著客人,宋團圓忙著廚房的事情,等大家全都坐定了這纔過來。

淑妃瞧著宋團圓笑著問道:“都準備好了嗎?”

宋團圓點點頭:“都準備好了!”

淑妃點頭,對大家說道:“那大家就都入席吧!

大家陸續地入席。

婆子開始上菜,可是有些菜式實在是拿不準,所以上菜前都要想要經過宋團圓的同意,生怕上錯菜鬨出笑話來。

因為身體就在身旁,秋卓氏瞧著,暗暗地將筷子掉落在地上,還故意叫了一聲。

宋團圓低眸,看到秋卓氏掉在地上的筷子,猶豫了一下,正猶豫著要不要上前撿起來,就聽見秋卓氏說道:“還不趕緊幫我撿起來?”

宋團圓皺眉,彎下去的腰身倒直立起來了。

秋繆繆愣了一下,趕緊扯住了秋卓氏的手臂。

淑妃雖然坐著遠一點,但是還是看到了這邊的動靜,她微微一笑,喊了宋團圓,“福信娘,你快彆忙了,快過來坐!”

宋團圓笑笑,過去坐在了淑妃的旁邊,成為這宴席中離著淑妃最近的人。

宋團圓一坐下,有幾個人就都一愣,似乎在猜測宋團圓的身份。

淑妃笑著給大家介紹道:“這位就是太平城頭名解元宋福信的娘,是我們程王府的客人!”

淑妃不願意暴露宋團圓大夫的身份,生怕有的人猜測到什麼。

秋卓氏一愣,趕緊說道:“淑妃娘娘,看這位客人來來回回忙碌的,我還以為這是程王府中新來的婆子呢?”

淑妃淡笑著說道:“本宮的院子裡結了幾個果子,本宮也不知道是什麼,還是福信娘見多識廣,不光認識還會做菜,就請她幫忙指導廚房做了幾個菜,倒是讓大家誤會了!怪本宮,那會兒見福信娘忙進忙出的,本想等菜上齊之後再隆重介紹給大家的!”

淑妃這樣一說,那些趕眼色的夫人立刻說道:“原來是太平城頭名解元的孃親,孩子真是出息呢!”

“就是,說不定還是狀元人選呢!”有人附和著。

“人家兒子優秀,孃親也優秀,瞧瞧這些菜式,彆說吃過,那就是見也冇見過的!這紅紅白白的是什麼?不用吃,光瞧著就覺著好看了!”

淑妃回眸對宋團圓說道:“趕緊去給大家解釋解釋,都讓她們開開眼!”

宋團圓連說不敢,上前介紹道:“這是糖拌西紅柿,這是西紅柿牛腩,還有清拌藕片、炸藕合、排骨燉藕塊!”

宋團圓一一介紹道。

淑妃點點頭:“本宮在藩地的時候常年吃素,習慣了,可是為了迎合大家,還是請福信娘準備了兩個葷菜!”

淑妃說話的時候,對於宋團圓,一直用的是個“請”字,這就與方纔,秋卓氏對宋團圓的態度截然相反,也就是啪啪的打了秋卓氏的臉。

秋卓氏的臉色一陣紅一陣白的,一陣風吹過來,感覺渾身發冷。

這會兒秋繆繆趕緊起身說道:“多謝宋大娘給我們做這些好吃的!”

淑妃看了一眼秋繆繆,問道:“你怎麼知道福信娘姓宋?”

秋繆繆趕緊說道:“宋大娘之前救過我,對我有恩,隻是冇有想到在這裡遇到宋大娘!”

淑妃一聽這話,心中更是不樂意了,感情這宋團圓幫過秋家,那這秋卓氏為何還這樣的態度?

不過淑妃怕秋繆繆泄露宋團圓大夫的身份,也就不再多問,隻是讓秋繆繆坐下。

秋卓氏氣得眼前直髮昏,她根本冇有想到宋團圓成為淑妃的座上賓,丟了臉麵,這秋繆繆竟然又說出秋家與這個宋團圓的淵源來,這不是讓淑妃越發覺著她忘恩負義?

菜什麼味道,後來淑妃說了什麼,秋卓氏一直冇往心裡去,因為她越來越冷,身子跟墜入冰窖似的。

終於等到宴會結束,秋卓氏帶著秋繆繆出了程王府。

一到家,秋卓氏就躺在了床上,當天晚上就開始氣虛,渾身發冷,人也開始說胡話。

這會兒程王府中,淑妃仔細地問了宋團圓與秋家的淵源。

聽宋團圓說完,淑妃忍不住說道:“本來本宮對這秋家的印象倒是很好,那個孩子看起來溫溫柔柔的,再加上他爹是秋金鴻,快要成為護國公的人,對王爺的將來也有利,卻冇有想到這秋卓氏竟然是如此忘恩負義的人!”

宋團圓趕緊說道:“可能是我見過秋夫人最狼狽的時候吧,有的人風光的時候,最討厭見到的就是她最落魄之時認識的人!”

方纔宋團圓上菜的時候,聽有的夫人閒聊,說是秋家姨娘被關了起來,想來,這個秋卓氏用自己的法子奪了寵,將秋家姨娘關了起來。

淑妃想了想,點點頭:“或許是這樣的道理,但是這也說明在這個人的心中,虛榮懦弱,不敢正視曾經的自己罷了!”

宋團圓覺著淑妃說得很對,淑妃當年被趕出皇宮,帶著程王前往藩地的時候也是十分狼狽的,可是剛纔來的那幾個夫人之中,就有兩個是她未時一起的夥伴。

淑妃的內心足夠強大,所以她能夠麵對任何時候的她!

不過宋團圓覺著,秋卓氏雖然有些討厭,忘恩負義,秋繆繆人還是不錯的,可惜冇秋卓氏這麼一折騰,怕是冇有了做程王妃的機會。

就在宋團圓覺著有些遺憾的時候,過了幾日,秋繆繆求到程王府來,要見宋團圓。

宋團圓本想拒絕,想了想還是去見了見秋繆繆。

畢竟前世,原主也算是欠了秋繆繆的。

秋繆繆等在門衛處,抬眸見宋團圓前來,立刻就迎了過去。

“宋大娘,求求你救救我娘吧,我娘快不行了!

”秋繆繆上前喊道,眼睛一下子就紅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