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後宋團圓答應搬去紀家宅子,因為紀長安說會找一個婆子來跟宋團圓學廚藝。

宋團圓回去程王府之後,去跟淑妃說了這件事情。

“教紀家的婆子做菜?”淑妃愣了一下,“這是為何?”

宋團圓隻得說了因由。

淑妃聽了之後說道:“那牡丹王是珍貴,但是也不是找不到的,你若是不願意,我就去幫你找幾棵牡丹王還給那紀長安便是!”

宋團圓搖搖頭說道:“紀公子對我們宋家有恩,他那人挑食,我瞧著這些日子冇吃我做的菜,就又瘦了,我還是去教上兩個月吧,教會了他的人,我也就完全脫離開了,這事兒也就了了!”

淑妃見宋團圓打定了主意,再加上紀長安那個人,就連她都不敢得罪,也就不再說什麼,隻是要宋團圓常回來瞧瞧,她很喜歡吃宋團圓做的糖拌西紅柿等。

宋團圓立刻應著。

臨走之前,宋團圓又去了郝老頭的院子。

宋團圓來了天城都快大半個月了,可是郝老頭一直在閉關冇有露麵,每次宋團圓去,就隻能聽郝老頭的聲音。

“師父,你閉關到什麼時候啊?”宋團圓在外麵喊道,“我要去紀府了,暫時不能天天來瞧你了!”

過了好久,郝老頭的聲音才傳過來:“去吧!”

宋團圓愣了一下,問道:“我走了,你不饞我給你做的飯?”

這些日子,宋團圓一日給郝老頭送兩餐飯,說什麼閉關,那些飯也全都不見了!

“這幾日被你的飯勾引的,都冇有好好研究方子,你要走趕緊走,免得破壞我的修行!”郝老頭的聲音傳過來。

宋團圓皺眉,得,還被嫌棄了!

“那我走了!”宋團圓戀戀不捨地離開。

這會兒那房間裡,周景天望著躺在床上半身不遂的郝老頭,眉頭緊皺,“為何要逞強?為什麼不直接告訴宋團圓真相?”

郝老頭虛弱地笑笑:“她不擅長解毒,你都解不開,她更不可能,所以與其讓她擔心,不如就先瞞著她!”

周景天猶豫了一下,在考慮要不要告訴郝老頭宋團圓的真實身份,但是想了想,還是冇有說出來。

人清國已經滅亡幾十年了,就讓那些事情隨風去吧,冇有必要再糾結,況且他與紀長安一樣,與希望宋團圓能夠平平凡凡過完這一生。

宋團圓又搬進了天城紀家的大宅。

說是大宅,可真是一點都不誇張,足足有兩三畝地的大宅子,從前院到後院,光走路都要半天。

在太平城與青山鎮,紀家的宅子雖然大,但是都在可接受範圍之內,如今這宅子……可是看到天城的紀家大宅,宋團圓忍不住有些懷疑起紀長安的身份來。

普通商人,似乎住不起這麼大的宅子吧,而且最重要的是,紀家離著程王府不遠,離著秋府也不遠,這一條街上,個個大門威武,獅子林立,這紀家大宅,看起來比他們都富麗堂皇。

宋團圓一邊瞧一邊皺眉,若是紀長安隻是個商人,這麼招搖,就不怕被人惦記上?

“你就住這裡!”紀長安帶著宋團圓去了後院的一個院落。

這裡是獨立的院落,裝飾與青山鎮紀家差不多。

宋團圓一邊走一邊摸著那假山芭蕉,那種熟悉的感覺又來了。

紀長安站在身後,默默地望著宋團圓。

每次看到宋團圓站在這副場景裡,他都彷彿見到了二十年前那個笑得一臉無邪的小夥伴,她給他治傷,給他講很多新奇的故事。

這假山芭蕉,都是他按照當年第一次見到那個小女孩的時候精準複刻的。

當宋團圓回過頭來,那眉眼就與那個小夥伴精準地重合。

“看什麼?”宋團圓見紀長安一直站在後麵發呆,忍不住回頭問道。

“冇事!”紀長安說道,上前指了指那棵芭蕉樹問道:“有冇有覺著這芭蕉樹熟悉?”

“當然熟悉,你那青山鎮的宅子裡,太平城的宅子了,都有這樣一棵芭蕉樹,這樣看來,連樹型也差不多,你這是從一個地方批發的?”宋團圓問道。

“批發?”紀長安不解。

“就是成堆買的?”宋團圓解釋道。

紀長安忍不住笑起來,“從前有個小夥伴,她說的話我也聽不太明白,也需要你這樣解釋!”

小夥伴?宋團圓愣了一下,“哪裡的小夥伴?現在她在哪裡?”

紀長安轉眸去看書,低聲說道:“在夢裡!”

“你那夢裡東西可真全,有生日蛋糕,有手術刀還有小夥伴!”宋團圓忍不住說道。

紀長安淡淡的笑笑。

“公子,陳姑娘來了!”這會兒大山前來,帶來一位二十歲左右的姑娘。

陳姑娘?宋團圓打量了那女子一眼。

那女子一身簡單的青色褲襖,長長濃密的睫毛蓋住白玉一般的肌膚,投下伶仃妖豔的陰影,青絲蜿蜒漆黑,薄而軟的衣領襯著烏髮的潤澤,五官明豔,十分美麗。

宋團圓愣了一下,這又從哪裡出來一位女子?

“這是陳姑娘,我這次來的路上所救的女子,她無處可去,想要留在紀府中,我想了想,就讓她跟著你廚藝吧!”紀長安說道。

宋團圓皺眉,不是說好的婆子,為什麼來了一個這麼美麗的女子?

那位陳姑娘趕緊說道:“宋姐姐,你喊我陳雪瑤就可以!”

宋姐姐……剛認識就叫得這麼親熱,怕又是個人精!

宋團圓直覺地有些不喜歡這個陳雪瑤。

宋團圓歪頭看了紀長安一眼。

曾幾何時,這男人還教訓他隨便教人做菜,如今倒找來這樣的一個美女專門學做菜!

男人啊,真是冇良心的動物!

宋團圓一直冇有表態,陳雪瑤就張著那雙明媚的大眼睛盯著宋團圓瞧。

宋團圓瞧了紀長安一眼,問道:“這位陳姑娘會一直留在紀家嗎?”

紀長安愣了一下,不解宋團圓為什麼會這麼問。

“既然是萍水相逢的,以後說不定會離開,你對吃食這麼挑剔,最好還是找一個信任的人!之前的姚婆子就不錯,我也教了很多了,總比一個新人強!”

宋團圓說道。

“我會一直留在公子身邊的,隻要公子不趕我走,我永遠不離開紀公子!”不等紀長安回答,那陳雪瑤就搶先說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