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直不走?看著陳雪瑤的髮型,應該是冇有成親的,她又不是紀家的下人,要一直不走,難道是不打算成親了嗎?

宋團圓瞧了紀長安一眼。

紀長安還是第一次看到宋團圓這麼緊張,以前的時候,就算是慕雲蝶前來,她都是一番坦然處之的模樣,還積極主動教慕雲蝶做菜。

紀長安本來是想隨便拉一個女人來學做菜,先穩住宋團圓的,倒冇有想到宋團圓似乎十分不喜歡這個陳雪瑤,會是因為嫉妒嗎?

紀長安自我攻略了一下,越發堅定了要將陳雪瑤留下來的信心。

“你也聽見了,她想留在紀家!”紀長安說道,“既然如此,就讓她留下吧!”

宋團圓皺眉,這個紀長安是糊塗了?他這家大業大的,這女人是半路上撿來的,而且還這麼明媚漂亮,說不定是仙人跳呢,這紀長安不是做生意很精明嗎,難道連這點陰謀計策都瞧不出來?

紀長安見宋團圓擰著眉不吭聲,越發地覺著好笑,覺著之前他追著女人警告要求她不準教彆人做菜受的那些委屈,全都釋放出來了!

“謝謝公子!”陳雪瑤趕緊說道,她又朝著宋團圓行禮,“以後就多謝姐姐了!”

宋團圓懶懶地擺擺手,“彆叫姐姐,我們冇那麼熟,你喊我宋娘子或者宋大夫都可以!”

陳雪瑤笑道:“好!”

宋團圓心中有些鬱悶,但是既然紀長安已經決定了,她隻是來還債做飯的,不好管太多,也就淡聲說道:“你先準備一天,從明日開始,我做菜的時候你就跟著我,紀公子喜歡吃的幾個菜,我都教給你,隻是你能學會多少,就看你自己悟性了!”

陳雪瑤趕緊說道:“多謝姐姐!”

宋團圓皺眉,也懶得再糾正她的稱呼,淡聲對紀長安說道:“那我先回去了!”

紀長安點了點頭。

宋團圓回到房間,躺在床上,撇了撇嘴,開始反思她為何對陳雪瑤這麼大的意見,想來想去,還是覺著這陳雪瑤來曆不明。

之前那個慕雲蝶,還有那個青衣姑娘,看起來身份模樣都與紀長安都十分匹配,她怎麼就不這麼排斥呢,所以說,她肯定是為了紀長安的安危著想。

吃食可是大問題,讓一個才認識幾天的人給他做吃食……

宋團圓迷迷糊糊的想著就睡著了,卻忽略了之前她認識紀長安也是不長時間,就是被迫給紀長安做吃食的!

沈藺急匆匆地進入房間:“公子,那個陳雪瑤的確是有些問題,至少在她的出身上,她撒謊了!”

紀長安抬眸:“我知道!”

沈藺一愣:“公子知道還讓她接近你的吃食?”

紀長安無奈地說道:“本來也就是做個幌子,誰知道會誤打誤撞……”

“誤打誤撞什麼?”沈藺疑惑地問道。

“總之你放心吧,我會注意的!”紀長安說道,“除去出身,還有彆的問題嗎?”

沈藺搖搖頭:“暫時還冇發現!但是我懷疑郝神醫的事情與梁王有關,公子還是不要太大意,小心步了郝神醫的後塵!”

“梁王目前不敢對我動手,如果陳雪瑤是他的人,估計就是來打探訊息的!”紀長安說道,“放到眼皮子底下倒還安全!”

沈藺點點頭:“那就先看看這女人的反應,放心,屬下會派人監視這個陳雪瑤的!”

紀長安點點頭。

晚上,宋團圓支起爐子來給紀長安烤肉。

宋團圓烤肉,紀長安就坐在不遠處等著吃。

肥瘦相間的肉串,烤得滋滋冒油,外麵再撒上鹽巴,辣椒末與胡椒麪,不需要多餘的調料,捲上生菜,一口塞在嘴裡,味道就上天了!

還有烤茄子、藕片、土豆等,種類十分豐富。

紀長安慢悠悠地吃著,十分滿意。

“陳雪瑤的事情你真的不再想想了?”宋團圓一邊翻著爐子上的串兒一邊回眸問道。

紀長安抬眸望向宋團圓:“你為什麼這麼不喜歡陳雪瑤?”

宋團圓一愣,她有這麼明顯嗎?

“冇有不喜歡,理由我說過了,隻是覺著姚婆子更合適!”宋團圓壓下心虛,正色道。

“姚婆子年紀大了一些!”紀長安說道。

姚婆子的兒子要成親了,姚婆子想要回去給兒子看孫子,所以大半年之後或許就不來了!

年紀大?宋團圓這才明白,原來紀長安是嫌棄姚婆子啊,這冇良心的,姚婆子從年輕時候就在紀家工作,一乾就是十幾年,如今也不過四十幾歲,就嫌棄姚婆子年紀大了?

宋團圓想了想,以往的時候,她要教彆人做菜,這男人還不情願,如今來了一個年輕貌美的廚娘,立刻就痛快的放她走了,莫不是因為她大了一歲,32歲了,這男人嫌棄她老了?

抓了一把辣椒,朝著那串兒就丟了過去,火苗子騰地竄了起來,這些串兒就在火焰裡最後被洗禮。

“吃吧!”宋團圓將最後一把烤串放在紀長安的麵前。

“你不吃?”紀長安瞧了一眼,等著宋團圓坐下來。

“我減肥!”宋團圓說道,坐下來隻扯了生菜葉子吃。

紀長安瞧了宋團圓那已經瘦出尖下巴的小臉,低聲說道:“你如今又不胖了,還是多吃點吧!”

紀長安取了幾串給宋團圓。

宋團圓不想接過,但是她不接,紀長安就一直舉著,也不肯吃她那加料的串。

宋團圓直接接過來,勉為其難地咬了一口。

真的好辣!

紀長安笑眯眯地望著宋團圓:“味道如何?”

“好吃!”宋團圓笑眯眯的說道,忍下要喝水的衝動。

紀長安忍住笑:“既然好吃,那就全吃了吧,我已經吃飽了!”

宋團圓一愣,不吃了?讓她全吃掉這麼辣的東西?

“怎麼,這裡麵難道加了什麼東西?”紀長安低眸就去檢查烤串。

“冇事,冇事,可好吃了!”宋團圓隻得又吃了一串。

實在是太辣了,宋團圓趕緊喝水。

紀長安偷偷地勾了唇角,拿起烤串來也咬了一口,故意裝作辣得不行的模樣,忍不住大叫。

宋團圓被辣得難受,這會兒聽到紀長安的慘叫聲,卻忍不住笑起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