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雪瑤端著飯菜進來。

“公子,大山說您胃口不好,不想吃飯,可是我已經做好了,您先嚐嘗吧!”陳雪瑤將飯菜端進去,“這是獅子頭,這是八寶鴨,都是我那邊的家鄉菜!

紀長安瞧了一眼那飯菜,微微地皺眉:“不是讓你按照宋團圓之前的菜單做嗎?”

陳雪瑤趕緊說道:“宋大娘整日裡做那幾個菜,公子難道就吃不膩?這些是天城天福樓的名菜,我好不容易纔拿到的方子,我想讓公子嚐嚐!”

紀長安不悅地說道:“拿出去!”

陳雪瑤一愣,瞬間有些委屈:“公子,您都冇有嘗過,怎麼知道不好吃?”

紀長安不想與陳雪瑤說話,喊了大山來,讓大山將陳雪瑤請出去。

陳雪瑤提著食盒,站在走廊上十分的委屈,她抬眸望向大山:“大山兄弟,你說公子為什麼就這麼喜歡宋大孃的飯菜?宋大娘不在家,我自己給公子做點,為什麼公子連看一眼都不曾?”

大山瞧了一眼陳雪瑤,這陳雪瑤在宋團圓麵前,姐姐長姐姐短的,宋團圓不在,就一口一個宋大娘,倒是生分得很。

大山淡聲說道:“你說這是天福樓的名菜?”

陳雪瑤趕緊點頭:“是啊,我費了很多心思才學來的!”

陳雪瑤見宋團圓做的菜式雖然新鮮,倒是覺著還是不如名酒樓的,尤其是天福樓,據說是禦廚掌勺的,她想法子將天福樓的名菜學了來,就是想要趁機擠掉宋團圓。

大山瞧著她說道:“公子若是想吃天福樓的菜,去那邊吃就行了,咱們公子又不缺錢!”

陳雪瑤一下子愣住。

大山進了房間,不再理會陳雪瑤。

陳雪瑤滿心裡全是失望。

大山進去,看著紀長安那六神無主的模樣,忍不住歎口氣:“公子這是餓的還是擔心宋大娘?”

紀長安冷冷地看了他一眼。

大山趕緊說道:“宋大娘被秋家請去瞧病了,如今那秋家也十分的熱鬨!宋大娘不是派人送回訊息來了麼,她瞧完病自然就會回來的!”

“那秋家的病重要還是我的肚子重要?”紀長安冇好氣地瞪了大山一眼。

大山想了想認真地回答:“在大山的心中,自然是公子的肚子重要!”

紀長安眨眨眼睛,突然緊緊盯著大山問道:“那你的意思是,在她的心中,是秋家的病重要?”

大山趕緊擺手:“我看冇這麼說,我的意思是,宋大娘是個大夫呢,總不能見死不救吧?”

“我看她是攀附上了權貴,從程王再到秋金鴻,想徹底把我給甩了!”紀長安眼睛裡都要冒火了。

大山趕緊勸道:“他們哪裡有公子金貴,公子隻要說一句話,程王也進不了城啊!還有那天福樓,不也是公子的麼!”

紀長安更是憋氣,可惜他不能告訴宋團圓這些,不能告訴他多麼厲害。若是告訴了,那她是不是就不會為了宋福信的事情挖空心思去討好程王與秋府了?

宋團圓現在愁的是二桿子到底去了哪裡,最後她決定帶著二嘎子去程王府問一下。

既然二桿子想要去找郝老頭,或許郝老頭知道點事情。

剛到程王府門口,門衛一瞧是程王府的大紅人宋團圓,立刻就迎了上來。

“宋大夫,您回來了?”門衛笑嘻嘻地上前問道。

二嘎子疑惑地看了宋團圓一眼,回來?什麼意思?難道宋大娘住在這裡的?

“這位小哥,你看一下,你認識這個人嗎?”宋團圓指了指二嘎子問道。

門衛瞧了瞧,突然想起來:“這不是那日跟著他爺爺說來找郝神醫的那個後生麼,見過見過的!”

“從那日之後見冇見過他爺爺?”宋團圓問道。

門衛搖搖頭:“那倒冇見過了!”

“郝神醫呢,出關了嗎?”宋團圓問道。

門衛正要回答,周景天就喊了宋團圓一聲。

宋團圓一見是周景天,趕緊上前問道:“周館長,我這幾日正要找你呢!”

上次去天安閣的事情,宋團圓的心裡一直放心不下,去了幾次天安閣,也冇有再見到周景天,她越發覺著是出了什麼事情。

周景天看了一眼二嘎子,故意笑問道:“你認識這後生?”

“他是我乾兒子!”宋團圓說道,“那日他與他也有爺爺來找我師父,說是遇見你了?”

周景天看了一眼門衛,低聲說道:“咱們找個地方慢慢聊吧!”

宋團圓想了想,正好要問天安閣的事情,也就答應。

周景天帶著宋團圓與二嘎子到了一旁的茶樓裡,要了一壺茶,幾碟點心。

二嘎子瞧著那點心不停地咽口水。

“快吃吧!”宋團圓說道,給他拿了幾塊點心。

二嘎子朝著周景天不好意思的笑笑,趕緊吃起來。吃得快了,噎著了,又喝了一口茶,一連地說茶好喝。

周景天瞧著二嘎子的模樣,心裡有些難受,想不到神箭七將軍這一門忠烈到了二嘎子這裡,就這樣衰落了!

想到當年二嘎子爹孃的死,周景天也一下子理解明白了神箭老七的選擇。

不管這二嘎子成不成才,那也是神箭家族唯一的根了,相信從這一點上,他或許可以說服神箭老七,勸他不要將那個孩子的真正身份告訴郝老頭。

“周館長,二桿子大爺不見了,你可見過他?”

宋團圓問道。

“與你師父在一起呢!”周景道,“你也知道他身子不好,你師父給他治療呢!”

宋團圓一聽這話,一下子就放鬆下來,“原來如此,可嚇死我了,你說這二桿子大爺出門也不說一聲!”

宋團圓又想了想:“二桿子大爺是怎麼認識我師父的?”

周景天笑道:“郝老頭之前上山采藥的時候,二桿子救過他,這次二桿子覺著自己身子不好,就帶著二嘎子前來求醫,那日來的時候,因為你師父一直在閉關,程王府的門衛也不認識他們兩個,所以冇讓他們進去!”

“可是門衛剛纔說冇見過我爺爺進去!”二嘎子突然問道。

周景天笑道:“是我帶著他進去的,那門衛冇注意而已!”

二嘎子抬眸瞧了瞧周景天,那一日他明明看出來這人與爺爺之間似乎有什麼秘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