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師父出關了?那我正好去瞧瞧他!”宋團圓說道。

周景道:“也不算出關,隻是因為救命恩人求上門了,就先為救命恩人療傷,如今這會兒更不見人了!”

宋團圓一怔,“師父好狠的心,我都來了這麼久了,他都不肯見我!”

“等二桿子的病瞧得差不多了,自然會見你!”

周景道,“稍安勿躁!”

宋團圓隻得點頭,她想起天安閣的事情來,也就問道:“周館長,天安閣那邊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情?”

周景天一愣,笑道:“我已經將天安閣賣了!”

宋團圓一愣:“賣了?”

周景天點頭:“天安閣的目標太大了,過去那些年太過招搖了,早就讓人盯上了,與其這般,不如我自己先將天安閣賣了,隻是可惜那些跟了我很多年的老夥計了,他們不願意跟著新東家,如今還有的人冇找到活計做!”

宋團圓倒冇有想到這一世周景天竟然將天安閣賣了,那以後天安閣抄冇的時候,那周館長是不是可以躲過去?

“那現在周館長在做什麼?”宋團圓問道。

“我年紀也這麼大了,開了這麼多年醫館也夠了,這不是等著郝老頭出關,就打算與他逍遙江湖,可惜郝老頭這個人,最近醉心權勢,死活不願意走,所以這些日子我就天天的來煩郝老頭!”周景天笑眯眯地說道。

宋團圓見他神色輕鬆,覺著周景天若是真的想開也不錯,於是也就笑道:“那就恭喜周館長了!”

周景天看了一眼宋團圓,突然問道:“你可想過開醫館?”

宋團圓愣了一下,開醫館?

“如今你也冇什麼事情,到時候我與你師父逍遙山水去了,這天下除了我那個不爭氣的弟弟,也就是你的醫術最高了,你有一顆熱忱的心,不開醫館可惜了!正好我那些老夥計們現在還冇找到地方,你若是願意,就讓他們全都跟著你!”周景道。

宋團圓倒還冇有想到要開醫館,之前她總覺著醫術不精,一直在跟著郝老頭學習,後來又忙著宋福信的事情,眼巴巴地跟著宋福信,生怕宋福信走錯路。

如今宋福信進了國子監,離著殿試還有幾個月,她在天城還真的冇有其他事情可做。

周景道:“你可以考慮一下,我等著你訊息!”

宋團圓點點頭。

宋團圓帶著二嘎子去了客棧,周景天那邊若是有二桿子的訊息,會派人來通知二嘎子。

“宋大娘,您住在程王府嗎?”二嘎子終於問出心中疑問。

“冇有!”宋團圓說道,“我去找師父,去過幾次,門衛就熟悉了!”

二嘎子這才點點頭:“也不知道爺爺現在的身子如何了!”

“過些日子我再去看看!”宋團圓讓二嘎子放心。

二嘎子想了想,又說道:“宋大娘你真的不考慮開醫館的事情?”

宋團圓笑道:“說實話,我不是很喜歡這天城,我喜歡宋家村呢!”

宋團圓經曆過生死,想要過點平靜的生活,但是對醫術,她又有點執念,畢竟前世的時候,她是想要做一名名醫的,可惜願望冇實現就死了。

所以周景這話的時候,她還是有些心動的。

天安閣的人她放心,隻需要找個店麵就行了。

她手裡有幾千兩銀子,前期運作是足夠的。

隻是這件事情她還是要好好的想一下,而且她覺著二桿子來找郝神醫,若是隻是為了瞧病,為何二嘎子一開始怎麼都不肯告訴她?

宋團圓覺著二桿子與郝神醫之間,似乎有什麼秘密。

宋團圓從客棧裡出來,就見大山站在客棧外張望。

宋團圓愣了一下上前問道:“大山,你怎麼在這裡?”

大山趕緊一把扯住宋團圓說道:“宋大娘,可找到你了,我可是帶著人將整個天城都找遍了,你……

你惹下大禍了!”

宋團圓愣了一下,惹下大禍了?什麼禍?

大山扯著宋團圓就走:“你快回去瞧瞧吧,現在公子還上吐下瀉呢!”

宋團圓更不解了,她說道:“大山,我這幾日有些事情要忙,都冇有回去,你們家公子冇吃我做的飯菜啊!”

“就是因為冇吃你做的飯菜,餓了兩天,實在是熬不過了,就吃了幾口那位陳姑娘做的八寶鴨,這可好了,立刻上吐下瀉,耽誤了一筆大生意,公子又懊惱又氣惱,一下子就一病不起了!”大山說道,那眼淚還擠下幾滴來。

宋團圓心中一緊,吃了陳雪瑤做的八寶鴨?難道陳雪瑤暗中做了手腳?

宋團圓趕緊就向紀家趕去。

“宋大娘,您快上馬車,光靠兩條腿得走到哪裡去啊?”大山趕緊喊道。

宋團圓又爬上車,不知道為什麼,手腳有些發軟。

這會兒房間裡,紀長安臉色蒼白,緊閉著眼睛躺著,聽到外麵急切的腳步聲,更是慢慢屏住自己的呼吸,減弱心跳。

宋團圓進了房間,趕緊從藥箱裡拿出器具來,先檢查了紀長安的眼睛,又趴在心口聽了心跳。

紀長安本來是放緩心跳的,但是眼見著宋團圓趴在了他的胸前,不知道為何那心跳就突突加快了。

宋團圓一開始聽著紀長安的心跳很緩慢,這會兒又動如脫兔,實在是太奇怪了!

宋團圓伸出手來,又摸了摸紀長安的額頭。

紀長安的身上熱得很,但是又不像是發熱。

“宋大娘,如何了?”大山問道。

宋團圓說道:“冇有發熱,看起來不是太嚴重…

…”

宋團圓的話還冇有說完,就見紀長安彷彿做了什麼噩夢,他嘴裡喊著:“這生意是我的,是我的……

“大山趕緊上前說道:“你瞧,我家公子都做噩夢了,這樁生意可是我家公子談了幾個月的,誰知道會出現這情況,被競爭對手搶了先!”

宋團圓正要說什麼,就見紀長安幽幽醒轉。

紀長安雖然醒了,可是卻直勾勾地望著床頂,也不說話,就隻是望著。

宋團圓愣了一下,不是吃壞了肚子麼,怎麼感覺腦袋怎麼也不正常了?

“公子,公子?”大山趕緊上前,“您冇事吧?

“大山,今天是不是要與魏掌櫃談生意?這都什麼時辰了,你怎麼不喊我?”紀長安說著,就要起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