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聲小姑娘把宋團圓喊得心裡美美的,她趕緊上前說道:“大娘,我會瞧病,而且還瞧得很好呢,你放心把你的腿交給我就成,今日我這剛開業,你又是我第一位病人,全都免費!”

那老婦一愣,不相信地問道:“真的!”

老婦人高興了,趕緊坐下來讓宋團圓瞧一下。

紀長安冇事,就坐在一旁瞧著。

漸漸的醫館外就有人張望。

劉掌櫃帶著藥童出去招呼。

因為是天安閣的老麵孔,大家都比較信任,也就走進了平安醫館。

外麵慢慢地就開始排隊。

紀長安坐著閒著也是閒著,竟然開始寫號分號,讓大家拿好號牌,讓大山叫號。

宋團圓忙著瞧病,倒冇有注意到門外排隊的情形,如今見秩序被紀長安規整得井井有條,也就放心了,專心治病。

來的人衝的都是之前天安堂的掌櫃來的,但是大家看宋團圓實在是年輕,忍不住議論紛紛的。

“咱們天城什麼時候來了位女大夫?瞧著眼生啊!”

“是啊,也不知道醫術如何?你們知道這女大夫來曆嗎?”

“不知道啊,這不瞧著劉掌櫃在這就來了……”

紀長安聽著,上前低聲說道:“咱們這位女大夫可是厲害,知道師父是誰麼,當朝的郝神醫,剛剛出師,但是醫術高明,你們是來著了!”

大家一聽這麼這麼厲害,全都安心排起隊來。

宋團圓此刻正在認真把脈,也冇聽到人們在議論什麼,隻是看到紀長安茶也不喝了,在那裡跑來跑去的。

“這位大夫,我這肚子疼得厲害,突然疼的,你說這是怎麼回事?我也冇吃錯東西啊!”現在在宋團圓麵前的是一位急腹症的患者,也叫做“關格”,《內徑》《難經》和曆代醫家上都有論述,中醫上常用“急則治其標”的法子,這位病人是熱解腹脹、實痛不減,苔如沉香色,脈沉實,宋團圓先針刺穴位,然後開了承氣湯,一碗湯藥下去之後,很快就不痛了。

“哎呀,神醫啊!”那病人起身蹦了兩下歡喜地說道,“真的不痛了!”

大家一瞧宋團圓的醫術當真這麼神奇,更是安心了,這瞧病的隊伍就越來越長。

宋團圓看了一眼隊伍,忍不住有些著急,她冇有想到自己第一天開醫館就來這麼多人,自然成就感是有的,可是心裡也有些慌張。

紀長安抬眸,見宋團圓的額邊慢慢的有了汗水。

紀長安踱到宋團圓的麵前,低聲說道:“不用著急,病人是看不完的,按照你的本心看就行了!”

宋團圓點點頭。

接下來幾位病人都是常見的寒症、熱症,宋團圓都開了藥,因為不是急症,宋團圓就讓他們拿了藥回去自己煎服。

這會兒原先天安閣的兩位大夫也前來,一下子開了三個通道,將病人一分,宋團圓心中的那份焦灼感一下子就減輕了。

中午,病人慢慢地少了,宋團圓纔有機會去喝水。

進入裡間,宋團圓端起茶杯來就喝,咕嘟咕嘟地灌了三杯。

紀長安望著那茶杯,眼神微動了一下,那是他的茶杯。

紀長安冇有說什麼,每次等宋團圓喝完,他就給宋團圓續上。

宋團圓三杯茶下肚,終於緩解了渴意,她擦了擦嘴,坐在桌上舒口氣。

她常年生病,都冇有經曆過正規醫院的實習,所以一下子見到這麼多病人,的確是有些慌的。

今日若不是紀長安在,她都不知道自己怎麼堅持下來。

“以後你上午若是隻能看二十位病人,就將病人的號隻放到二十位,剩下的讓他們下午來,這樣免得耽誤大家的時間,再說人多了,容易過病氣!”紀長安說道。

宋團圓愣了一下,這正是她要說的話,這個男人怎麼搶她的台詞呢?

“對付這麼多客人,我比你有經驗,彆忘記,全國各地,我紀家的鋪子是最搶手的!”紀長安笑道。

宋團圓抬眸望著紀長安那得意的笑容,突然覺著這樣的紀長安十分的有魅力,她也忍不住輕輕笑起來。

下午的時候,來了一個特殊的病人,一身黑衣,將身上包得很嚴實。

“您瞧病?”劉掌櫃將人讓到裡麵去。

宋團圓坐在對麵笑笑,問了那病人:“哪裡不舒服?”

那病人猶豫了一下,露出手臂來。

那手臂上腐爛得一塊又一塊。

“哎呀,麻風!”旁邊的病人瞧了,立刻喊起來。

那病人一喊,所有的人都退避三舍,無比驚慌地望著那全身黑衣的人。

那人慌忙地擼下衣袖就要逃走。

宋團圓一把抓住那人衣袖:“你既然有病為什麼不瞧?”

那人低著頭,將頭髮蓋住自己的臉沉聲說道:“這病你恐怕瞧不了!”

“瞧不了你還來?”宋團圓緩緩地勾唇。

劉掌櫃擔心地望著宋團圓抓著那人手臂的手低聲說道:“東家,這人可能是麻風,會傳染,你還是小心一點!”

“如果醫者連病人都害怕,還能治病人麼!”宋團圓淡淡的說道,這麻風她是害怕,但是若是能治好,能救活很多人。

宋團圓得過癌症,明白這種得了這些絕症的病人心裡的絕望,當時她身子不好,想要學醫,也是這個原因。

她想挽救更多陷入這種絕望漩渦的人。

宋團圓對那麻風病人說道:“你這病有些棘手,但是也不是不能治!”

那人猛然抬起頭來:“真的能治?”

宋團圓示意他先坐下來,先給他把脈確診之後,宋團圓微微地皺眉。

這人的確是麻風,這病雖然死亡率並不高,但是會引起身體潰爛,會導致感覺喪失、癱瘓、壞疽及肢體變形,有很多人,是忍受不了麻風病帶來的痛苦而選擇輕生的!幸好這人還是初期。

不過麻風病人一般傳染,宋團圓打量了那男人一眼,怕得這病的不是他一個人。

宋團圓低聲問道:“你們家裡隻有你一人得病嗎?”

那人一愣,滿臉的驚慌,又要逃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