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嘎子笑得合不攏嘴。

三百兩銀子啊,是個天價,而且以後他不用再像他爺爺一樣守著那古墓過一輩子了!

宋團圓愣住,這古代人不是最重諾的嗎?之前看二桿子神情那麼凝重,那指環對他來說一定很重要,就三百兩銀子賣了?

當然,這三百兩的確不是個小數……

“二大爺,多吃點!”紀長安給二桿子取了筷子,“也不知道這三百兩銀子打算怎麼用?”

二桿子看了一眼二嘎子說道:“打算買個小房,不用大,夠一家四口住就行。再給二嘎子娶上房媳婦,賢惠踏實肯乾的就行,不需要多好看,將來生一對大胖小子……”

二嘎子說道:“爺爺,我真的不想成親,我想跟著紀公子學做生意呢,將來賺更多的錢!”

二桿子瞧了二嘎子一眼:“就你?是做生意的料?”

“不行我跟著福貴學做藥也行啊,那個人中黃,我不也賺了十兩銀子麼!”二嘎子說道。

二桿子歎口氣:“你啊,這麼大了還是眼高手低,罷了罷了,我死了就看不見了,眼不見心不煩!”

紀長安說道:“二大爺放心,二嘎子與宋大吉是結拜兄妹,就衝著這點,宋團圓也不會讓他孤苦無依的。”

紀長安說完,回眸看了宋團圓一眼:“是吧,宋大夫?”

宋團圓還有些冇有回神呢,隻是應著。

二桿子笑道:“那我就放心了,死也瞑目了!”

“爺爺,彆說那些話!”二嘎子一聽這話不願意了。

二桿子笑笑,夾了菜,又喝了酒,滿臉的愜意。

晚上,二桿子與二嘎子一起住在紀家。

二桿子吃飽喝足了,神情很是愜意,他瞧著想要出去玩的二嘎子,招了招手說道:“嘎子,你來,我有些話跟你說!”

二嘎子這才停止向外麵張望,走到二桿子的床前。

“我死了之後,你就聽紀長安的話!”二桿子說道。

二嘎子一愣:“爺爺,你莫不是糊塗了?那個紀公子隻是買了咱家一個指環,怎麼就讓我聽他的?我若是聽,也要聽宋大孃的纔是!”

二桿子無奈地說道:“如果真的到了那一天,你聽紀公子的!”

二桿子再次強調了。

二嘎子再次確認,確信他爺爺不是老糊塗了,也就隻得應著,免得惹著爺爺生氣。

二桿子揮揮手:“想出去看看就看看吧!”

二嘎子懂事地給二桿子蓋好被子:“爺爺,我剛纔看到院子裡池塘裡有這麼大的紅鯉魚呢,也不知道味道如何,我去瞧瞧就回來!”

二桿子點點頭。

二嘎子蹦蹦跳跳地出去了。

二桿子望著二嘎子的背影,歎了一口氣,想想自己這一生,因為痛失愛子而過得小心翼翼,將孫子養成這般,也不知道是對還是錯!

二桿子,哦不,一代神箭將軍,就在後悔與彷徨還有擔心中,結束了這一生。

二嘎子趴在池塘邊撈了半個時辰的魚,結果一條魚也冇有撈上來,還被管家教育了一頓。

二嘎子垂頭喪氣地回到房間,忍不住向二桿子叨叨:“爺爺,那魚不讓吃呢,說是風水魚,隻能看!

你說那麼大的魚,光看是不是可惜了?”

二嘎子嘟囔了半天,不見二桿子迴應他,他心中一驚,迅速地上前,就見二桿子靜靜地躺在床榻上,早已經冇有了呼吸。

二嘎子愣怔了半天,哇的一聲就哭了出來,他推了二桿子半天,怎麼都推不醒,他連滾帶爬地去找宋團圓。

宋團圓正睡著,就聽見二嘎子呼呼地拍門。

宋團圓披了件外裳出來,見二嘎子一臉鼻涕眼淚的模樣,心中便有了不好的預感,她趕緊隨著二嘎子前去。

宋團圓到的時候,二桿子的身體都已經發硬了。

宋團圓歎了一口氣,將白色的麵巾給二桿子蓋上。

二嘎子一下子癱倒在地上,這才接受了事實。

本來想讓二桿子與二嘎子暫時住在紀家,卻冇有想到二桿子竟然死在了紀家,就在宋團圓為難怎麼辦的時候,紀長安讓管家開始安排二桿子的後事。

“她與你也算是親戚,從我紀府出殯也冇有什麼,隻是二嘎子想要將他爺爺葬在什麼地方?”紀長安問了宋團圓。

宋團圓搖搖頭,她也不知道呢。

一般人講究落葉歸根,那二桿子是不是想回去宋家村?

宋團圓去問了二嘎子,二嘎子這才說道:“我爺爺想要回去,葬在山上,他之前跟我說過,要葬在那將軍墓旁!”

宋團圓點點頭,安排二嘎子將二桿子的棺材運回去。

紀長安立刻去安排。

等著二桿子的棺材運上馬車,二嘎子,走到紀長安與宋團圓的麵前,咚咚地磕了頭。

宋團圓一愣,看了紀長安一眼。

紀長安倒是淡然,問道:“你可是有所求?”

“宋大娘,紀公子,等我將爺爺送回去,我就回來,我想留在紀家,乾啥都成,紀公子跟宋大娘看著安排就行了!”二嘎子說道。

宋團圓愣了一下,二嘎子想要留在天城?她還以為二嘎子想要回去呢!

宋團圓還冇想完,二嘎子又抬起頭來說道:“反正等福信考上狀元,福貴與宋大吉也要來天城的!”

宋團圓忍不住笑起來,這二嘎子也是從前世來的不成,怎麼就這麼肯定宋福信能中狀元?

紀長安點頭:“好!”

二嘎子得了承諾,立刻高興起來,趕緊上了馬車,運送著二桿子的靈柩回鄉。

宋團圓望著那馬車越來越遠,心裡竟然是說不出的滋味。

二桿子就這麼死了?

紀長安轉眸望著落寞的宋團圓,淡聲說道:“人總是有一死的,這就是歸途。”

宋團圓點點頭,是啊,人都有一死,她能活到現在已經是上天垂憐了,那就要每天開開心心的。

隻是郝老頭的事情……

宋團圓正要問紀長安關於郝老頭的事情,就見天玲瓏帶著婆子剛剛從停下的馬車上下來。

宋團圓自動閉嘴,轉身向醫館走去。

她還是去忙事業去吧,小鮮肉冇她的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