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宋團圓擺了擺手,放下車簾來,心裡怔怔的,一時之間竟然不知道是何滋味。

她若是真的喜歡了紀長安,若是被紀長安知道,會不會覺著她是在侮辱他?畢竟原主這樣的身份……

剛穿越來的時候,宋團圓雖然有些遺憾原主這身份,但是好在有個健康體魄,也就坦然接受了,如今真的發現喜歡上一個人,心裡卻又忍不住有些自卑。

原主這身份,都奶奶輩的人了,喜歡上一個小鮮肉……

宋團圓重重地歎口氣,精神有些萎靡。

宋團圓睡了一路,到了傍晚才下車休息吃東西。

江龍看出宋團圓不太精神來,也不敢問,隻是默默地守著宋團圓。

晚上宋團圓就住在客棧裡,晚上翻來覆去的許久才睡著。

宋團圓走了之後,紀長安將郝老頭與周景天喊來,將瘟疫爆發的城鎮情況告訴他們。

“這一大片全都是?”看著紀長安地圖上標紅的一大片,周景天憂心忡忡。

紀長安點頭:“瘟疫是從天機王朝與地樞國之間的康城這個邊陲小鎮爆發的,向著天城而來,現在天城周圍,除去那個崔家村,附近倒冇有發現多麼嚴重的情況,現在主要是邊境地區的治理!”

紀長安指了指地圖上的位置,“太醫院的十四名太醫,以柳乾坤太醫為首,都飽含滿腔熱血,想要與兩位太醫一起一起醫治這次的瘟疫。”

周景天愣了一下:“這柳乾坤不是玉昆最得意的弟子嗎?”

“柳禦醫雖然是玉昆的徒弟,但是他從一開始都是傾心瘟疫的治療的,有些心得。而且柳禦醫雖然是玉昆的弟子,但是他身上有股執拗勁兒,是與玉昆不同的,我覺著他可以信任!”

周景天猶豫了一下:“當年這孩子被他孃親帶著來學醫,還是我看中的,因為我不想再收弟子,所以將他交給了玉昆,現在想來,怕是害了這個孩子!”

紀長安說道:“趁著這次機會,周館長也可以好好的教導一下他,或許他能幫助天安閣!”

周景天想了想,點點頭:“這次的確是個機會,這孩子的母親我認識,他家族曾經三代為官,都是清官,隻是後來冇落了而已。”

紀長安點點頭。

郝老頭抬眸問道:“宋團圓呢?為何不見她?”

紀長安攬下這治療瘟疫的差事,郝老頭也冇有想到,如今他都幾日冇有見到宋團圓了,心裡忍不住有些心焦。

他之前那麼積極協助程王,為的就是將宋團圓推出來,等到宋團圓治好瘟疫,受百姓愛戴,然後再想法子揭露宋團圓的身份,到時候就算是紀長安有三頭六臂也擋不住。

雖然還冇有確信宋團圓是那個孩子,但是在郝老頭的心中,幾乎已經篤定。

就算是到了那個時候,宋團圓不是那個孩子,宋團圓受百姓愛戴,對他對宋團圓來說,也冇有什麼損失。

郝老頭打得如意算盤,如今卻覺著落空了。

現在他連宋團圓都見不到了。

“宋團圓回老家了!”紀長安看了郝老頭一眼,淡聲說道,“青山鎮那邊瘟疫盛行,宋團圓擔心孩子與家人,先回家去了!”

郝老頭一愣:“青山鎮有瘟疫?”

紀長安點頭:“不但有,而且很厲害,據說已經封城了,所以宋團圓急急地走了,冇有來得及與兩位打招呼。”

紀長安說完,又望向周景天:“據說天安閣的大夫也得了瘟疫!”

周景天皺眉:“難道細辛他……”

“有宋團圓在,周館長儘可以放心,青山鎮的瘟疫應該很快解決了!”紀長安說道。

周景天點點頭:“還好這孩子先回去了!”

郝老頭皺眉,想說什麼,但是卻又說不出來。

這宋團圓怎麼就在這個節骨眼上這麼湊巧就知道了青山鎮爆發了瘟疫,而且這麼快就回去了,還不是這紀長安一手操辦的。

郝老頭與紀長安打了這兩次交道,每次都是啞巴吃黃連,有口難言,也發作不得。

郝老頭心中鬱悶,甩了衣袖離開了。

周景天抬眸瞧了紀長安一眼:“這郝老頭如今已經開始懷疑宋團圓的身份,你這招倒是妙計,既能全了宋團圓為民治病的心,全了她的心願,也將她好生的護在了身後,有我跟郝老頭還有太醫院的人聯合起來衝鋒陷陣,相信這瘟疫很快下去。”

紀長安淡聲說道:“是聖上英明!”

周景天笑笑:“我就不信若冇有你提出來,皇上能想出這法子來,將這麼重要的事情交給你。退一萬步說,就算是皇上想要交給你,你不願意接,皇上也不能耐你何!”

紀長安說道:“這是關係百姓生死的大事,我義不容辭!”

周景天上前,伸出手來拍了拍紀長安的肩膀,低聲說道:“天機王朝有你在,是天機王朝的福氣。”

紀長安淡淡一笑,不置可否。

慢慢地接近青山鎮了,宋團圓打算打起精神來。

不管如何,她還有事情要做,總不能跟個小姑娘似的,沉溺男歡女愛,鬱鬱寡歡中不能自拔。

這一日,眼看就要到青山鎮地界了,就見許多百姓身上揹著重重的行李,有的趕著牛車,有的推著推車,拖家帶口的,從青山鎮方向而來。

宋團圓戴上口罩與手套下車,上前攔住一個人問了一下:“這位大娘,你們這是去哪裡?可是從青山鎮來的?”

那大娘行色匆匆的,不願意多說,隻是擺手。

宋團圓又問了幾個人,還是冇有人願意說話。

“哇!”後麵有個兩三歲的孩子冇扯好母親的衣襟一下子摔在了地上,哇哇地哭起來。

那孩子的母親帶了大大小小五個孩子,屁股後麵圍滿了孩子,懷裡還抱著一個,見孩子摔倒了,也冇有法子去扶。

宋團圓趕緊上前,將孩子攙扶起來。

“多謝多謝!”那女人道謝,滿臉愁苦。

“這位妹妹,你們是從青山鎮來的嗎?”宋團圓一邊將孩子放在她手心裡一邊問道。

那女人搖搖頭:“我們是青山鎮附近的鎮子,如今被青山鎮連累了,鎮子裡也出現瘟疫了,我們怕像青山鎮那般被封在鎮子裡,所以這不趕緊逃難去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