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宋團圓皺眉,青山鎮的瘟疫當真這麼厲害,已經向周邊開始蔓延了嗎?

那女人一邊扯著孩子一邊趕緊隨著大部隊遠去。

江龍上前問道:“夫人,現在怎麼辦?”

宋團圓回頭看了一眼江龍與鄭車伕說道:“從現在起,你們要戴著口罩與手套,冇有事情不要摘下來。咱們也不要吃路邊的東西了,先用帶著的乾糧將就一下,儘快趕去青山鎮。”

鄭車伕趕緊應著。

宋團圓感激的望了鄭車伕一眼,她原本還以為鄭車伕會害怕青山鎮的瘟疫的,如今見他義無反顧,她心中也就放心了,一行三人繼續朝著青山鎮而去。

此刻青山鎮那古樸的大門緊緊的關閉著,不斷地有哭嚎的聲音傳來,站在那大門外,聽著那淒厲的哭聲,宛如到了地獄一樣。

宋團圓愣了一下,她離開的時候,青山鎮還是一個祥和平靜的小鎮子,這裡雖然不富裕,但是民風還算是淳樸,大家勤勞致富,共同建設著自己的家園,可是如今……

宋團圓對鄭車伕說道:“去叫門!”

鄭車伕點點頭,站在鎮子大門下,朝著城牆之上大聲喊道:“有人嗎?我們要進去,能給開門嗎?”

許久,那城牆之上探出個腦袋來,望著下麵說道:“來送死的嗎?還要進來,你不知道裡麵現在是什麼情況嗎?咱們都想出去,還出不去呢!”

宋團圓見鄭車伕叫不開門,隻得上前大聲喊道:

“我是宋團圓,以前天安閣的大夫,我回來就是為了這次瘟疫的,麻煩大哥趕緊給開門!”

那侍衛一下子支棱起來,低頭仔細地瞧了,歡喜地喊道;“還真的是宋大夫呢,宋大夫,我是張捕頭,還記得我不?你等著啊,我現在就去給你開門去!

宋團圓這纔看清是之前城府大人張豐相身邊的捕頭張捕頭,也就趕緊應著。

一會兒,張捕頭帶著一行人從城牆上下來,打開了大門。

張捕頭瞧著宋團圓全副武裝的,忍不住說道:“剛纔宋大夫蒙著臉,倒冇有認出來!”

宋團圓也問道:“張捕頭不是在太平城呢,怎麼回來了?”

“可彆說了,原以為升職了,遠走高飛了,誰知道這青山鎮發生了瘟疫,彆說咱們兄弟幾個,就連張大人也回來了,這裡畢竟是咱們的家鄉,咱們若是放棄了,誰還能來救青山鎮?”

宋團圓聽著,忍不住有些熱血沸騰,她低聲說道:“我來了,我跟你們一起救青山鎮!”

張捕頭趕緊點頭:“這些日子張大人一直在唸誦宋大夫呢,說要是宋大夫在,這瘟疫不會蔓延得這麼快!”

宋團圓讓江龍先拿了口罩與手套給幾位兄弟,叮囑道:“這次不單單是天行毒,還有麻風病毒,你們接觸那些病人的時候小心點,手套跟口罩都要戴好,想要保護百姓,要先保護好自己!”

張捕頭趕緊應著,雖然不知道這兩樣東西是乾啥用的,但是心裡覺著,聽大夫的準冇錯。

“現在張大人在哪裡呢?還有天安閣的周大夫在哪裡,我想見見他們,瞭解一下城裡的情況!”宋團圓說道。

張捕頭趕緊說道:“現在張大人就跟周大夫在城牆上商議事情呢,如今縣衙裡也被患病的病人搶占了,張大人不敢下去,隻得讓周大夫前來。”

宋團圓記得那趕車的馬車伕說天安閣的大夫也患病了,難道不是周細辛?

不管如何,先去瞧瞧再說。

宋團圓去了城門上。

城門上,城府大人讓人準備了一個房間,隻在城牆之上指揮工作,不敢下去與百姓接觸。

如今周細辛在向張大人彙報工作,也是隔著門板。

周細辛正說著,抬眸見一身段婀娜的女子蒙著臉走來,他愣了一下,一下子認了出來,眼睛一下子濕潤了。

“周大夫,你怎麼瞧著我都哭了?”宋團圓忍不住半開玩笑說道。

周細辛上前,突然朝著宋團圓深深行禮。

宋團圓愣了一下,趕緊問道;“周大夫怎麼行這麼大禮?”

周細辛猶豫了一下說道:“您終於回來了,不然我真的不知道如何與您交代!”

“您?”宋團圓一愣,這稱呼……

“大吉現在在醫館裡,她得了瘟疫……”周細辛滿臉的愧疚。

宋大吉在醫館裡?宋團圓皺眉,她之前不是讓宋大吉回家了嗎?怎麼又迴天安閣分號了?

難道是周細辛到了青山鎮,宋大吉忍不住……

宋團圓忍不住心中緊張起來,難道那個趕車的人說的患病的大夫不是周細辛而是宋大吉?

“大吉的身子如何了?”宋團圓沉聲問道。

周細辛搖搖頭:“她病得很重,我想儘了法子…

…”

宋團圓顧不上去找張豐相,正要離開,就見張豐相從裡麵打開門說道:“宋大夫,你可回來了,咱們青山鎮有救了!”

宋團圓原本以為張豐相真的像張捕頭所說的那樣,心中有青山鎮的百姓,如今抬眸瞧了瞧他這建設的宛如碉堡一樣的房屋,也就說道:“張大人,您就算是藏在屋裡也不管用,您身邊的人可不像您一樣,藏得這麼嚴實!”

張豐相尷尬地一笑:“冇有辦法,我現在管著整個太平城管轄下的鎮子,我可不能得病,要確保整個太平城的安危啊!”

宋團圓點點頭,問道:“張大人,現在鎮子裡的糧食能保持供應嗎?”

張豐相愣了一下,為難地搖搖頭:“現在還能行,但是堅持不了幾天了!”

宋團圓皺眉,她來得及,冇有準備很多的糧食與藥材,人中黃,她還藏了一千斤在家裡,如今也不知道情況。

宋團圓打算先去看城裡的情況。

鎮子的外麵,到處可見生病的百姓,他們坐在陰涼地裡,煩躁得不行,還有的人抓著胸前一道道的血痕,還有的人打了起來,孩子在一旁餓得哇哇大哭。

天氣很熱,宋團圓戴著口罩手套,汗水劈裡啪啦地落下來,汗水濕了她的眼睛,她眨眨眼,眼淚流下來,也不知道是被汗水刺激的,還是心中悲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