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細辛向張豐相報告情況,這會兒青山鎮的分號裡就隻有兩個大夫在,但是因為這病傳染,兩位大夫都坐得高高的,櫃檯前立起了屏風,避免跟病人接觸。

但是因為醫館裡也有瘟疫病人在,再加上用了藥也不管用,所以醫館裡也幾乎冇人。

宋團圓心裡惦記宋大吉,立刻去看了宋大吉。

宋大吉躺在床上,人枯瘦得像個麻桿似的,身上全都是血痕,而且皮膚已經有潰爛的痕跡。

宋大吉聽到有人進來,還以為是周細辛回來了,她趕緊用旁邊的白巾捂住了臉,低聲說道:“周大夫,您不要進來,我病得厲害,會傳染你的,我……”

宋大吉抬頭,一下子看到了宋團圓,她一怔,眼淚一下子就流了下來。

宋團圓蒙著臉,身上穿著油布做的防護服,望著宋大吉的模樣,心裡是又恨又氣又著急,她迅速的上前檢查了宋大吉的情況,寫了個藥方,讓江龍去拿藥。

“娘……”許久,宋大吉在哽嚥著,喊了宋團圓一句。

宋團圓低眸望著她:“這就是你想要的生活?那個人對你來說就這麼重要,重要到可以不要命?”

宋大吉側過臉來,雖然蒙著半邊臉,但是眉宇之間還有眸中的表情,都充滿了淒苦,“娘,我經曆了那麼多,就想要一個知心的人能夠疼我愛我,我知道我與周大夫之間隔著輩分,也隔著年齡,可是我與周大夫是真心相愛的,他不嫌棄我,我自然也就不後悔!”

宋團圓皺眉:“你說周大夫也喜歡你?”

宋大吉的眼裡一下子有了光,她抬眸望著宋團圓,趕緊點點頭:“上一次我差點死了,我鼓起勇氣來問了周大夫,周大夫答應我了的,如果我能熬過去這次瘟疫,不管我變成什麼樣子,他都會喜歡我的!”

宋團圓回想到之前周細辛說到宋大吉生病時的愧疚,還對她的尊稱……

但是現在不管如何,先治好宋大吉的病再說。

江龍將藥熬好了,宋團圓親自餵了宋大吉吃了藥。

吃完藥,宋團圓問了家裡的情況:“他們幾個如何了?你得了病,冇有人來照顧你嗎?”

宋大吉低下頭:“雙喜與大哥都來過,可是被我趕走了!我這樣的身子,不知道能活幾日,為什麼要牽連他們!”

宋團圓正要說什麼,就聽見外麵傳來宋福貴的聲音:“大吉,你身子好些了嗎?你……”

宋大吉彆過臉,彷彿不願意理會宋福貴。

宋團圓正要出去,外麵就傳來周細辛的慘叫聲來。

宋團圓一愣。

宋大吉掙紮著坐起身子來,趕緊對宋團圓說道:

“娘,您快去攔著福貴,他又來打周大夫了!”

又來打?宋團圓皺眉,看來因為宋大吉的事情,宋福貴與周細辛起了不少的衝突了!

宋團圓走出門去,就見宋福貴正扯著周細辛的衣領,宋福貴氣得脖子上的青筋都爆起來了,宋團圓從來冇有見宋福貴這麼失控過。

“老大!”宋團圓喊了宋福貴。

宋福貴揮起手來,正打算揮在周細辛的臉上,突然聽到宋團圓的聲音,他愣了一下,趕緊回頭,一下子看到宋團圓,那眼睛就忍不住濕潤了。

“娘,您回來了?娘,我對不起您,我冇有看好大吉,大吉她……”宋福貴的眼淚一下子就流了下來,忍不住用衣袖擦了。

宋團圓握住宋福貴的衣袖,隻是幾個月不見,宋福貴竟然老了很多,其實宋福貴也不過是個十幾歲的孩子,早早的成親,早早的生了三個孩子,早早地撐起這個家,如今還要因為自己妹妹的一時腦熱,氣得哭起來。

“老大,我知道你儘力了,不怪你!大吉與你年紀一樣大,她自己想走的路,誰也攔不了她,而且她為自己負責就行了,你不用管了!”宋團圓說道。

宋福貴抬起滿是淚痕的臉來,“娘,大吉怎麼也是我妹妹呢,她都要病死了,都是因為這個男人……

宋福貴一指周細辛:“這個老頭子勾引了大吉!

周細辛滿臉的尷尬,他動動嘴角,想要說什麼,但是目前的情況,他無法辯白,隻得低下頭。

宋團圓上前說道:“周大夫,我們談一下!”

周細辛點點頭。

宋團圓帶著周細辛去了涼亭。

涼亭裡,周細辛再次向著宋團圓鞠躬行禮。

“周大夫,我問你,你可喜歡大吉?”宋團圓直接問道。

周細辛猶豫了一下說道:“我答應了大吉等她好了會喜歡她,會娶她!”

宋團圓皺眉:“我不要聽你答應了什麼,我隻是問你,你遵從自己的內心回答,你可是喜歡我家大吉?”

周細辛握了握衣角,抬眸:“宋大夫,我喜歡大吉,不管她變成什麼樣子,我都會娶她,這是我遵從自己的內心回答你問題的答案!”

宋團圓抬眸望向周細辛。周細辛直視宋團圓的眼睛,神情坦蕩。

宋團圓歎了一口氣,轉身離開。

周細辛愣愣地站著,一時之間不知道如何反應。

宋團圓這聲歎氣是什麼意思,是答應了嗎?

晚上,宋團圓開了樹枝湯給宋大吉泡了藥浴。

“要泡一日一夜,很難熬,但是為了你的病,你得忍著!”宋團圓說道,“你為了周細辛,連命都可以不要,這點痛苦應該能忍得過去!”

宋大吉笑道:“娘,我能忍,我好了,我還要嫁給周細辛呢!”

宋團圓不說什麼了,隻是將藥浴淋在宋大吉的身上。

周細辛一直站在門外,等宋團圓出來,趕緊上前問道:“宋大夫,大吉她如何了?”

“吃了藥好多了,隻是要進行藥浴,一天一夜,我讓江龍看這些,水冷了就加些水!”宋團圓說道。

周細辛說道:“宋大夫您的方子我瞧了,的確很奇妙,有了您的方子,青山鎮的百姓就都有救了!”

宋團圓歎口氣:“但願!”

想起之前看到街上的情況,青山鎮的情況的確比她想象中要嚴酷的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