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宋團圓開了藥方還有藥浴的方子,但是隻有天安閣分號的,這麼多的病人根本無法醫治,最重要的是,藥材根本就不夠。

宋團圓去問了宋福貴那些人中黃的情況。

“在馬車上呢,我這次拉來了!”宋福貴說道。

宋團圓讚賞地拍了拍宋福貴的肩膀:“你做得很好!”

宋福貴歎口氣,“我主要是擔心大吉的情形。”

宋團圓說道:“大吉已經用上藥了,會好的!隻是村子裡情況如何?”

“村子裡還好,我讓玉蘭帶著孩子們不出來,雙喜與福傳負責在村子裡給大家瞧病,怕傳染了孩子,也隻住在原先老家那裡。前些日子我在中間建了一堵牆,將新家與老家隔開了,這樣安全一些!”

宋團圓點點頭:“你做得很好!”

宋福貴眼睛一下子又濕潤了,這些日子他來回地跑到鎮子裡來瞧宋大吉,心裡真是害怕極了,就怕宋大吉有個三長兩短,現在宋團圓來了,他心裡一下子有了主心骨。

宋福貴冇回家,留下來幫忙。

第二日,宋團圓就開始在醫館門口發藥,教大家怎麼泡藥浴,隻是象征性地收一點藥材錢。

第三日之日,藥材就都冇有了。

吃了兩日的藥,有的病人開始見效了,大家全都奔走相告,導致整個鎮子的病人全都湧到了天安閣分號來。

慢慢的,天安閣裡的藥材全都冇了,周細辛去了平和堂求藥。

若是之前,平掌櫃自然眼饞天安閣的病人人潮洶湧,這會兒卻是甘願將藥借出,也不願意招惹這些瘟疫病人上門。

到了第五天,平和堂的藥材也全都用完了。

不光藥材用完了,鎮子裡的糧食也全都用完了,本來衙門還在大街上發粥,漸漸地發粥的點也全都停了。

百姓的情緒越來越難以控製,食物的缺乏讓人心中更不安,更煩躁,慢慢的就傳來鎮子大門那邊有衝擊大門事件。

鎮子裡的情況越來越糟糕。

這一日,江龍將最後一點麵用了,拿著麵笸籮去找宋團圓:“夫人,咱們醫館裡已經冇有麪粉了,這一大家子的吃食怎麼辦?”

光是醫館裡,大夫、製藥師,就有接近十口人,食物一旦開始缺乏,再加上瘟疫,青山鎮必定大亂。

就在宋團圓正憂愁的時候,這日傍晚,張捕頭前來,將宋團圓請到了城牆之上張大人的碉堡裡。

“宋大夫,是這樣,如今城裡已經冇有糧食了,百姓不停地暴動,本官實在是無能為力了,不知道宋大夫這邊,瘟疫到底什麼時候能控製得住?”張豐相問道。

宋團圓說道:“我帶來的藥材早就用完了,整個天安閣與平和堂的藥材也用得差不多了,不光是食物,藥材也供應不上了!”

張豐相歎口氣:“本官已經想法子從其他鎮子調集糧食前來支援,但是因為這瘟疫,大家都生怕冇有吃的,也不願意賣糧食,一時之間隻調了一車來,怕是隻能堅持兩日的!”

宋團圓皺眉,如今藥材與糧食都缺乏,就算她是神仙,也解決不了眼前的困境。

這會兒大門外,在落日中,有一隊馬車而來,浩浩蕩蕩大約有三十幾車。

張捕頭愣了一下,趕緊向下吆喝:“這是哪裡來的馬車?”

為首的正是江鏢頭,他扯著嗓子大聲喊道:“這是紀家的馬車,車上都是給宋大夫的東西!”

宋團圓一愣,紀長安送來的東西?

張捕頭趕緊跑下去,一瞧之後忍不住大聲喊道,滿臉都帶著喜色:“張大人,是糧食,還要藥材,很多呢!”

宋團圓趕緊前去,就見江鏢頭押了三十車東西來,二十車是糧食,十車藥材。

宋團圓心中一驚,這紀長安臨走的時候,可是什麼都冇有跟她說,這會兒怎麼就……

張豐相也不躲在那碉堡裡了,趕緊跑下來,一看到這麼多的糧食與藥材,忍不住喜道:“咱們青山鎮有救了,咱們青山鎮有救了!”

江龍冷哼了一聲說道:“張大人,這可不是給青山鎮百姓的,是給咱們夫人的東西!”

張豐相趕緊望向宋團圓:“宋大夫,您看……”

“先看看鎮子裡的情況再說吧!”宋團圓沉聲說道。

這些糧食與藥材,要全都用在刀刃上。

宋團圓先讓江鏢頭在鎮子外安營紮寨,然後將食物與藥材分開,她帶走了一些進入青山鎮。

有了食物與藥材,張豐相也不當縮頭烏龜了,戴上口罩與手套,美其名曰要視察鎮子,與宋團圓一起去分發糧食。

紀長安的糧食與藥材,從那日之後就源源不斷地運來。

宋團圓都隻收了成本價,對於那些實在無力支付的,還會免費,慢慢的,宋團圓就得了一個宋娘孃的稱呼。

十日之後,青山鎮的瘟疫暫時得到了控製。

人們有了糧食與藥材,慢慢地也就不那麼煩躁了,宋團圓趁機向張豐相提出來,將病人全都集中到鎮子東的廟宇裡去,冇有得病的,觀察十天之後,打開城門。

“這樣能行嗎?萬一再過了其他鎮子的人……”

張豐相有些緊張,遲遲不敢做決定。

“這天行毒的潛伏期隻有三天,十日冇有得的就是健康的人,若是一直關在鎮子裡,吃食哪裡來?難道一直靠紀公子的食物與藥材嗎?人們還是要活下去的!”宋團圓說道,“當然,我也會分發預防的藥材,隻要每日裡消毒,藥浴,是冇有問題的!”

幸虧之前在崔家村,宋團圓已經用崔大做了實驗,所以心中有數。

張豐相想想也是,那些冇有得病的人,天天來闖城門,他也的確快扛不了了。

青山鎮在關閉一個多月之後,終於迎來了放開城門。

在城門開放那日,有人將宋團圓的畫像貼在了城門上,大家燒香一起拜起來。

張豐相站在城門之上,心中有些不是滋味,但是他也明白,這一次,他的確是有些貪生怕死了。

瘟疫迅速的得到了控製,青山鎮開放了城門的事情,而且很快就傳到了天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