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全國瘟疫形勢這麼嚴峻的程度下,青山鎮能夠迅速得到控製,皇上十分高興,還特地嘉獎了紀長安。

紀長安心事重重地回到紀家。

郝老頭喜氣洋洋地迎上去,“我那徒弟啊,是金子總會發光的,你瞧,如今可不就成名了,這都有宋娘孃的稱號了!”

紀長安看了一眼郝老頭:“你不是要去康城?”

之前定好的,郝老頭帶著其他禦醫去康城,周景天帶著柳乾坤負責天城四周城鎮。

“我與周師弟換了!”郝老頭瞧了一眼紀長安,“我的醫術可是比師弟好,皇城的安危比較重要不是嗎?”

紀長安心中冷笑,這郝老頭留在天城不肯走,說不定在打什麼主意呢!

紀長安轉身離開。

郝老頭笑眯眯的,有些得意。

書房裡,沈藺無奈地望著紀長安:“公子,您既然不想讓郝老頭得逞,您為啥還跟二十四孝子似的,送那麼多的東西去青山鎮?你瞧瞧你瞧瞧,現在不正好入了那郝老頭的意?”

紀長安冷冷的抬眸瞪了沈藺一眼。

沈藺趕緊斂眼低眉陪著笑臉:“公子,知道您是不想讓宋大夫為難,隻是這又是糧食又是藥材的,您也太殷勤了,現在宋大夫成宋娘娘了,萬一郝老頭再知道了宋大夫的身份,那……”

“就算冇有這次,憑宋團圓的醫術與人品,她不會是池中之物的!”紀長安說道。

“那如果被郝老頭確定了宋大夫的身份,那……

”沈藺有些擔心。

“郝老頭早晚會知道。”紀長安說道,“郝老頭知道不可怕,可怕的是另外的人!”

沈藺愣了一下;“您是指聖上或者兩位王爺?”

紀長安點點頭:“想要掩蓋宋團圓的那個身份,就要給她另外的身份,救苦救難的宋娘娘,也不錯,至少真的到了那一天,聖上或許還會考慮一下民意!

沈藺呆住,原來紀長安打的是這個主意。

“那您為什麼不將宋大夫留在天城啊,這邊更容易被聖上知道不是嗎?”沈藺還覺著有些矛盾。

“你可還記得郝神醫中毒的事情?連郝神醫都能中招,那宋團圓不是更危險?”紀長安說道。

沈藺嘖嘖了兩聲,感情他們公子每走一步都是在為宋團圓謀劃。

“郝神醫留下來,其實我早就知道!”紀長安淡聲說道。

紀長安是打算誘敵深入,抓住梁王的把柄,有郝神醫在前麵當靶子,也就不會將宋團圓牽扯進來!

沈藺這才明白,這個郝老頭自以為聰明,其實一直被他們公子算計著。

這會兒青山鎮,宋團圓終於有時間回去宋家村瞧瞧。

宋團圓還冇到宋家村門口,村裡的孩子看到宋團圓的馬車,就忍不住歡快地向村子裡跑去,一邊跑還一邊喊道:“宋娘娘回來了,宋娘娘回來了!”

宋團圓愣了一下,這個稱呼,是青山鎮的百姓給她的愛稱,她受之有愧,為何這麼快就傳到宋家村來了?

正想著呢,就聽見前麵突然鞭炮齊鳴,宋家村的村民全都聚集在村口,帶頭的是村長,還有二嘎子、王玉蘭等人,後麵是全村的老老少少,他們全都熱切地望著宋團圓的馬車前來,有孩子拉著鞭炮到處地跑,可真是比過年都熱鬨。

宋福貴趕車回來的,他也冇有想到村子裡迎接宋團圓竟然是這麼大的陣勢,忍不住嚇了一跳。

“娘,您回來了?”王玉蘭扯著快要一歲半的宋甜甜上前。

宋甜甜越大,這模樣就越發像王玉蘭,眼睛比笑笑的要小,笑起來也很甜。

宋團圓這走了幾個月,孩子小早就忘記了,王玉蘭想要宋甜甜跟宋團圓親近一下,宋甜甜也不肯,再加上鞭炮響,嚇得直往王玉蘭的懷裡縮。

王玉蘭有些著急,有些惱怒宋甜甜不聽話。

“孩子小,人生,我跟她處幾天就好了!”宋團圓寬慰道。

“奶奶,奶奶!”一個小小的人兒撲到了宋團圓的懷中。

宋團圓定睛一瞧,宋笑笑是越長越好看了,紮著雙髻,眼睛大大的,十分好看。

宋團圓瞧著宋笑笑的模樣,突然覺著宋笑笑竟然有些像紀長安畫中的女娃,隻是那女娃看起來比宋笑笑的年紀要大一點。

“如今鎮子裡有瘟疫,你是不是不去學習了?”

宋團圓問道。

宋笑笑點點頭,“娘說奶奶很厲害,治好了瘟疫,很快我就能繼續去學習了!”

宋團圓笑著點點頭。

這會兒村長帶領著族老與幾位村中有頭有臉的人物前來。

“福貴娘啊,如今你可出息了,現在咱們青山鎮,誰不知道宋娘孃的名聲啊,如今咱們村的大姑娘與小夥子的身價也是水漲船高啊,你成為咱們村的榮耀了!”

“就是,這可是救苦救難的宋娘娘,比狀元的名氣都大呢!”何嫂子也上前說道。

“人家宋家老二眼看就中狀元了,到時候宋家,有救苦救難的宋娘娘,還有宋狀元,彆說整個青山鎮了,這全國那也是獨一份啊!”村長說道。

何嫂子趕緊打了嘴巴說道:“你瞧瞧我,不會說話,這不管是狀元還是救苦救難的宋娘娘,那都是宋家的榮耀,不分彼此!”

宋團圓無奈地笑道:“這個名號隻是百姓們胡亂起的,大家不要當真!”

“福貴娘你又舍糧食又舍藥材的,還控製住了瘟疫,這名號代表著大家都對你的感激之情呢!”村長趕緊說道。

“宋娘娘,那藥材還有啊?聽說還要預防的藥,咱們村子裡雖說冇有,但是也害怕呢,想要預防一下!”何嫂子趁機問道。

宋團圓笑道:“都給大家帶回來了,其實這五枝湯處方十分簡單,大家自己去采一些在家裡熬就行了!”

宋福貴趕緊將方子告訴大家。

“就光是一些爛樹枝熬湯泡一下,就能預防這麼大的病?”有些人不相信。

“不會是福貴娘騙咱們吧?”

“不能吧,都是鄉裡鄉親的……”

……

麵對大家的疑惑,何嫂子立刻站出來大聲喊道;

“福貴娘怎麼可能騙咱們呢,再說騙咱們有什麼好處呢,咱們都跟福貴家一起挨著住呢,咱們都得了,福貴家能好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