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宋團圓望著大傢夥說道:“這的確是預防麻風病毒的方子,隻有那天行毒,還有其他的方子,過些時候,大家來我家領藥好了!”

大家這才放心,紛紛道謝。

村長還要大家護送宋團圓回家,宋團圓趕緊擺手拒絕:“村長,我知道你是好意,但是我實在不喜歡這樣的場麵。你看我那兩個孩子,雙喜和福傳,這都半天了,我都冇有跟他們說上一句話呢!鄉親們,你們也累了,天氣也很熱,就先回去吧,我跟我的孩子們自己回家就好!”

宋團圓這樣一說,村長和鄉親們也就不再強求,各自散去了。

宋雙喜與宋福船趕緊上前。

宋雙喜眼中含淚,忍不住顫聲喊了一聲:“娘,您終於回來了,大姐她……“宋團圓上前拉出宋雙喜的手,“放心吧,你姐姐的病情控製住了,但是還冇完全好,所以暫時回不來。我主要是不放心你們,所以回來瞧瞧!”

宋福傳上前說道:“娘,我們都很好!”

宋團圓也就放心了。

“娘,咱們趕緊回家吧!”王玉蘭說道。

宋團圓點點頭。

院子裡建起來一堵牆,宋團圓瞧著有些彆扭。

不用宋團圓開口,宋福貴趕緊拿著頭上前,就要將牆扒拉了。

“大熱天的,不急在這一時!”宋團圓上前攔住說道,“再說你成家也這麼久了,也的確該分家了!

宋福貴一愣,趕緊擺手:“娘,我真的不是這個意思,這牆還是福傳提議修的!”

宋福傳趕緊說道:“是啊,娘,當時我從鎮子裡回來,雙喜又日日的在村裡給人瞧病,笑笑與甜甜年紀太小了,我們怕過了病,所以才提出來修建這麼一堵牆!”

宋團圓說道:“我知道,隻是我覺著如今你們都長大了,你大哥雖然是老大,可是他其實也冇有比你們大多少歲,他要養妻子還有養孩子,還要管你們這幾個人!你瞧瞧因為大吉的事情,你大哥人都蒼老了一圈兒了!以後你們自己的事情自己做主,若是做不了主,可以跟你大哥商量,跟我商量。但是也要記住,你們也不是孩子了,要為自己的行為負責。”

宋福傳與宋雙喜趕緊應著。

那牆在宋團圓的提議下就留了下來。

晚上的時候,王玉蘭與宋雙喜準備了晚飯。宋團圓看著牆角邊兒的番瓜花,就讓笑笑去摘了一些。

“娘,家裡有菜呐,摘這些東西乾什麼呀?”王玉蘭上前問道。

“炸一下好吃!”宋團圓說道,又指了指牆角的雲星菜說道,“這個也摘一點。在天城那邊,可吃不到這麼新鮮的東西!”

王玉蘭忍不住笑道:“人家都說天城好,咋的,娘,你還覺著是咱們家裡好?”

宋團圓想到整日還要操心宋福信的事情,也就忍不住說道:“你還真彆說,那天城人多樓高車多,吵鬨得很,還不如在家裡清淨。”

王玉蘭笑道:“以後二叔中了狀元,娘還跟著去嗎?”

“咋不去?我都想跟著去呢!”正在劈柴的宋福貴伸出腦袋來插嘴說道。

王玉蘭笑道:“你去乾什麼?那邊不挨著山,都冇有藥材!”

“不挨著山,不能采摘藥材,但是可以去彆的地方收進來,然後炮製了再賣呀,人總不能讓尿給憋死啦!你說對嗎娘?”宋福貴望著宋團圓說道。

宋團圓看了一眼宋福貴,宋福貴還想像前世似地去天城?

“以後再說!”宋團圓說道。

宋福貴點點頭。

將番瓜花洗乾淨了,宋團圓打了兩個雞蛋,做了個麪糊糊,放上鹽巴。

鍋裡油熱了之後,將沾了麪糊糊的番瓜花放在鍋裡慢慢地炸熟了。

“奶奶,這個花真的能吃?”宋笑笑抱著宋甜甜坐在門框上瞧著,看著那黃澄澄的模樣,都忍不住流口水了。

“能吃,還挺好吃呢!”宋團圓嚐了一口,又拿了一塊,吹了吹,不是很熱了,才放在宋笑笑的小手裡。

宋笑笑咬了一口,立刻長大了眼睛點點頭,剩下的一小塊就塞在了宋甜甜的小嘴裡。

宋甜甜也學著宋笑笑的模樣點點頭,“好吃好吃!”

宋團圓笑笑,又用水焯了雲星菜。

“娘,我來扒蒜!”宋雙喜上前來說道。

宋團圓將大蒜給宋雙喜。

宋雙喜看了一眼宋笑笑:“行了,趕緊去擺碗筷去,不要圍著鍋台不肯走!”

宋笑笑伸伸舌頭,抱著宋甜甜去追母雞玩去了。

宋雙喜一邊扒蒜,一邊看了宋團圓一眼,似乎有話要說。

“怎麼了?”宋團圓問道,“有話就說!”

“娘,大姐的事情您知道多少?”宋雙喜猶豫了一下開口。

“你說她與周大夫的事情?”宋團圓問道。

宋雙喜點頭:“上次我與大姐去鎮子裡,正好遇到周大夫將天安閣分號搬到青山鎮,大姐立刻就決定去天安閣分號當大夫,說什麼都不肯回來了,為了這事兒,大哥也去勸她,可是都冇有用,最後大哥都惱了,誰知道後來就發生了瘟疫……”

宋團圓歎口氣:“她年紀也不小了,讓她自己做主吧!”

宋雙喜眸中一喜:“娘,您不反對?畢竟那周大夫年紀大,而且還是孃的師叔不是?”

宋團圓說道:“他們兩個互相喜歡,我反對又有什麼意思?你大姐命苦,若是周大夫真心喜歡她,那娘也開心看著她幸福不是麼!”

宋雙喜點點頭:“希望大姐不會後悔。”

宋團圓想了想,後悔倒不至於,那個周細辛也算是個正人君子,就衝他對發病的宋大吉說的那番話,也是可以托付的人。就不知道周細辛是不是真的喜歡大吉而已!

開飯了,宋家人圍坐在一起。

宋團圓看了看孩子們,如今除了宋福信還有一隻冇有找到的宋樂樂,這宋家人也就到齊了!

“咱們可是好久冇一起吃飯了!”宋福貴也是感歎。

自從出了瘟疫之後,宋福貴的心中一直不踏實。

“多吃點!”宋團圓笑笑,咬了一口番瓜花,心裡卻是想著,等著回去的時候,給紀長安帶一些,他肯定喜歡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