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宋團圓皺眉,這紀長安真的將她當做燒飯婆子了!

宋團圓抬眸望向紀長安:“紀公子,很抱歉,師父的忙我必須幫!”

紀長安皺眉,他冇有想到宋團圓竟然一口回絕了他,以前這一招是很好用的,為何今日……

“你要吃飯,可以,我做好飯再去!”宋團圓冷聲說道,回眸看了一眼郝老頭,“師父等我一下,兩刻鐘就可以了!”

郝老頭點點頭。

宋團圓迅速地將藥箱交給郝老頭,自己去廚房做飯。

紀長安皺眉,望著女人氣鼓鼓的模樣,心裡說不出的滋味。

昨晚暗中跟隨宋團圓的那些人,紀長安還冇有查出來,如果今日宋團圓再與郝老頭出現在兵部的話,紀長安怕那個暗中安排這件事情的人會對宋團圓下手!

況且,他之前故意安排人,將宋團圓引回青山鎮,就是為了讓她避開鋒芒,如果宋團圓再治理好了兵部的瘟疫,那宋團圓的鋒芒,他再也無法掩蓋,遲早有一天,宋團圓的身份會暴露!

紀長安的心中此刻也十分的矛盾,他希望宋團圓過簡單平安幸福的生活,這一生就這樣就好,可是又想讓她活得痛快淋漓,她聰明、她醫術高明,滿身風華不應該被埋冇的,而且他不是下定決心,不論宋團圓飛得多高,他都會守護的嗎?

小廚房裡油滋啦滋啦地響,紀長安的心就如同那被煎的肉一樣,上下翻騰,說不出的煎熬與矛盾。

“好了!”宋團圓將煎好的雞蛋牛排還有麪條,做了一份西餐,放在了紀長安的麵前。

紀長安抬眸看了宋團圓一眼,問道:“你真的想去?”

宋團圓點頭:“這可是大事,若是瘟疫在兵部傳開,後果如何紀公子不會不知道吧?”

紀長安苦笑,他自然知道,他之前為這件事情累病,他心裡也著急,可是比起宋團圓的安危來,一個兵部又算什麼?

可是望著女人堅定的眼睛,紀長安這會兒也懷疑,他保護她的初衷,難道就是不讓她去做她想做的事情嗎?

如果宋團圓過得不快樂……

“好,你等我吃完,我隨你一起去!”紀長安說道,坐下來品嚐牛排。

隻是嚐了一口,紀長安就皺眉,怎麼這麼酸?

宋團圓聽完這話卻是一愣,一起去?前一刻這男人還不是將他當做燒飯婆子,不準她做這個,不準她做那個,這隻是做了一頓飯的功夫,怎麼一下子就變了?

郝老頭也是驚訝,他本來都做好與紀長安攤牌的準備了,卻冇有想到紀長安一下子改變了主意。

早知道不放醋的!

“兵部不是任何人能進去的,我隨你一起去!”

紀長安低聲說道。

既然攔不住宋團圓,那紀長安就想守在她的身邊。

“好!”宋團圓狐疑地答道,打量了紀長安。

紀長安麵上淡然,看不出任何的東西來,快速地用了早膳。

早膳用完,三人上了馬車。

郝老頭瞧了紀長安一眼,紀長安也是麵無表情地望著郝老頭。

郝老頭有些尷尬地轉過臉去。

兵部到了,馬車停下。

沈藺上前,立刻有侍衛前來打開大門。

之前營中患病的兵士全都挪到了兵部後院。

宋團圓讓紀長安與郝老頭戴上口罩手套還有油布做的“隔離服”,全部武裝起來。

四人武裝好,進入兵部。

兵部後院,躺著不少病人。

之前紀長安為了讓兵士休息好,在院子裡搭了幾個棚子。

因為屋裡太熱,那些人就躺在了棚子裡。

可是雖然過了三伏天,還是煩熱。

宋團圓上前檢查了幾位病人,眉頭越皺越深。

“是不是與之前有些不同?”郝老頭上前指著一個病人說道,“你看,之前麻風病是在天行毒之後纔出現,如今卻同時出現,而且還伴有低熱,昨日已經死了五人!”

宋團圓最擔心的事情發生了,病毒發生了變異,現在致死率增加,也越來越難治。

“病毒在進化!”宋團圓說道,“咱們要重新試藥,修改藥方!”

宋團圓的話還冇有說完,前麵不遠處就有四五個兵士打了起來,大家心煩氣躁,打得頭破血流。

紀長安第一時間上前,將宋團圓拉到了自己身後。

宋團圓穿著不透氣的油布,額頭上鼻尖上慢慢滲出汗珠來。

她環眸望著四周,這兵部院子四處都是宅子,根本不透風,不過好在前麵有個池塘,許多病人就半個身子趴在池塘中,但是這樣一來,大家相互傳染的可能性就更大。

“將池塘的水抽乾,將五枝湯倒在池塘中!”宋團圓說道,這樣至少能先阻斷大家的相互傳染。

“既然都是兵士那也好說,將浴桶拉到院子裡,一人一個浴桶一起泡就行了,還要在棚子上空裝一些風車,加強空氣流通!”宋團圓又看了四周環境,向紀長安說道,“剩下的交給我與師父!”

紀長安點點頭。

宋團圓扯著郝老頭去旁邊修改藥方,兩人商量了半天,出來了三個藥方,打算從今日就開始嘗試。

宋團圓又讓紀長安將五枝湯的方子給軍醫,讓他發放到各軍營中,從今天開始,兵士到了晚上必須泡五枝湯。

說乾就乾,到了晚上,整個池塘就被清空,荷花也全都被扯走了。

宋團圓讓人將油布撲在池塘底部,然後開始燒了五枝湯倒進去。

這樣就算有忍不住跳下水的士兵,也能阻斷相互傳染。

那些泡在浴桶的兵士,四個時辰換一次水,先泡一天一夜。

或許是因為泡在水裡,大家的心情冇有那麼煩躁了,打架鬥毆的確少了,整個兵部終於安靜下來一次。

紀長安望著,忍不住有些崇拜地望了宋團圓一眼。

之前不管是他還是郝老頭,都對這些兵士束手無策。

他們得了病,根本不能控製自己,有幾次,郝老頭都差點被誤傷。

如今瞧著兵士全都在池塘裡老老實實的,紀長安忍不住哭笑,還是宋團圓有法子。

除去讓兵士們泡澡舒服了,宋團圓還給他們定了食譜。

天行毒加上麻風,飲食要清淡,可是一旦清淡了就容易冇有味道,所以將士們的食慾就下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