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宋團圓望著這一幅景象,心中說不出的滋味。

現代的時候,她生在和平盛世,從來冇有親眼看到過這種情形,也就是電視劇電影上能看到,可是卻冇有想到,親眼得見,卻遠比電視上電影上看到的震撼。

一種無力的絕望感緊緊地圍繞著她。

陸兆恩也是緊緊的抿著唇,一想到這一切都是因為他的父親,他的內心裡就充滿了內疚。

在距離康城十裡地的一個叫做牛老莊的村子裡,紀長安正與秋金鴻一起望著前麵的佈防圖。

“昨日裡從這個方向進攻失敗了,如今咱們隻能試試這裡!”秋金鴻沉聲說道。

紀長安瞧了一眼,忍不住喉嚨裡的癢意,低低地咳嗽了一聲,指了另外的一個方向說道,“這邊,這邊有一個廢棄的破廟,曾經有山賊在這裡挖了一條地道,或許護國公可以試一下!”

秋金鴻十分吃驚,忍不住抬眸問道:“紀公子是如何知道?”

紀長安淡淡笑道:“我是個商人,康城有我的鋪子,鋪子裡有一些康城的老人,知道這樁往事!”

秋金鴻點頭:“本國公現在就讓人過去探一下!

紀長安點點頭,再次忍不住咳嗽了兩聲。

秋金鴻有些擔心地望著紀長安,“紀公子還是要保重身體!”

紀長安擺了擺手。

之前他被地樞國的樞瑟太子帶著人埋伏了一次,受了傷,至今未愈。

郝老頭與周景天都在全力診治這些地區的瘟疫,紀長安也不想麻煩他們,一直是讓軍醫在治療。

但是喝了幾副藥,效果卻不大。

“冇事!”紀長安低聲說道。

秋金鴻吩咐了人前去。

一個時辰之後,有人回來稟報,的確在那邊發現了地道。

“既然如此,今晚我就帶人突襲進康城!”秋金鴻說道。

紀長安點點頭,“越快越好,隻有這樣才能讓樞瑟措手不及!”

秋金鴻點頭。

戰略商量好之後,紀長安回房間休息。

如今大軍駐紮在牛家村,他們都住在村人的屋子裡。

村人已經全都逃荒去了,屋子裡雖然破敗了一些,倒也安靜。

紀長安不斷地咳嗽起來,許久都冇有停下。

大山在外麵聽著,趕緊端了梨水進來說道:“公子,您還是喝一點梨水潤潤肺吧!”

紀長安點頭,正要接過,就聽得外麵突然傳來喊殺聲來。

紀長安迅速地起身問道:“怎麼了?”

這會兒沈藺進來,臉色鐵青,表情凝重,“公子,不好了,樞瑟帶著人攻到牛老莊來了!”

紀長安皺眉,他沉聲問道:“為何前麵冇有訊息傳來?秋金鴻安置的人呢?”

沈藺搖頭:“說是全都被樞瑟殺了,他們的巫術十分厲害,那些兵士都相互殘殺,根本就攔不住,更冇人會來通風報信!”

紀長安皺眉,他知道地樞國的巫術厲害,早就提醒過秋金鴻,看來秋金鴻還是大意了!

外麵的喊殺聲越來越近,紀長安緊緊的握住了手指,低聲吩咐了沈藺,“讓我們的人準備!”

沈藺低聲說道:“可是公子,您說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不能動用暗夜門的人,萬一被秋金鴻發現端倪,公子這些年的努力不就白費了?”

紀長安握緊了手指。

外麵有侍衛跑進來,滿臉慌張:“紀公子不好了,地樞國的人攻進牛老莊了,咱們將軍要公子先走,他殿後!”

沈藺望向紀長安。

紀長安突然想到了什麼,壓低聲音與沈藺說了,沈藺有些猶豫。

“趕緊去!”紀長安說道,“這個時候已經顧不上了!”

沈藺趕緊點頭。

紀長安帶著大山出去,他將商人貪生怕死的心態詮釋得淋漓儘致,一邊驚叫一邊躲避著,好在“身手靈活”加上“運氣不錯”,地樞國的十幾名兵士都朝著紀長安砍來,紀長安都能化險為夷。

大山會點拳腳功夫,時不時地上前幫忙,好歹幫著紀長安從院子裡出來,向著牛老莊外逃去。

這會兒秋金鴻身邊,一位叫做高林的侍衛,望著紀長安與大山“驚慌逃跑”的模樣,忍不住碎了一口,“什麼玩意啊,就知道跑!”

秋金鴻架著大刀,一腳將一名地樞國的兵士踢飛,回頭看了紀長安一眼,就見紀長安正驚慌地躲過一個地樞國兵士的刀劍,因為慌張,還差點倒在地上。

秋金鴻想到程王的吩咐,微微地皺眉。

這樣一個人怎麼會讓聖上如此信任呢,難道隻是因為他富可敵國?

紀長安跟著大山終於闖出了牛老莊,向著山後撤退。

在撤退的過程中,紀長安“十分不小心”地崴了一下腳,光榮“負傷”!

牛老莊的後山山洞裡,大山點了一堆火,悠閒地燒了一隻野雞,差不多了,扯了根翅膀給了紀長安。

紀長安慢悠悠地吃著,等待著沈藺的訊息。

等了半晚上,冇有等到沈藺的訊息,卻等來了秋金鴻的人。

“紀公子,可找到您了!”來的正是那個高林,他嘴裡說著恭敬的話,眸色之中卻全是不屑,“公子可安好?”

紀長安指了指那包得跟豬蹄一樣的腿說道:“好什麼好,本公子的腿都要斷了,不是我說你們,護國公不是常勝將軍麼,怎麼會連敵人攻進來都不知道?

高林淡聲說道:“敵人的巫術實在是厲害!”

“既然知道厲害那就早點做防範啊!”紀長安繼續說道,“本公子隻是奉命來調度糧草的,你們若是連本公子都保護不好,還怎麼奪回康城?”

高林緊緊地低著頭,心裡一股氣,但是也知道紀長安說的是事實。

地樞國太子樞瑟,的確是個軍事奇才!

“紀公子,您的腿若是不能行走,高林背您,這山下就有馬車了!”高林低聲說道。

“當然你揹我,不然還讓我自己走下山不成?”

紀長安不悅地說道。

高林隻得上前,掉過身子來,蹲下。

紀長安爬了上去。

大山有些擔心,上前說道:“公子,要不然小的背您吧?”

紀長安看了看大山那小身板,沉聲說道:“本公子怕你那小身板經不起我這貴體,再摔著本公子!放心,高先鋒武功高強,會好好照顧本公子的!”

高林眸色一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