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宋團圓倒冇有想到宋福信竟然有這樣的胸懷,竟然承認自己的不足。

“這是殿試,選出三甲之後,是由皇上親自批閱殿選狀元榜眼探花,是不會弄錯的!”宋團圓說道,“皇上聽聞你親自上了戰場,還頒發了表彰,奉你為學子楷模呢!”

宋福信皺眉,他搖搖頭:“娘,我受之有愧!”

宋團圓說道:“你就算是有疑惑,也得回去再說,而且你知道自己的差距,已經努力在彌補,知恥而後勇,已經十分不錯!”

宋福信隻得點點頭:“回去再說吧,如今我隻想跟著沈大哥多多學習一下兵法。”

宋團圓點頭。

這會兒江龍進來,說是郝神醫來了。

宋福信也就先告辭。

江龍帶著郝老頭進來。

郝老頭一進來,便瞧了宋團圓一眼,問道:“你為何來了?”

宋團圓隻得又說了一遍原因。

“隻是為了人瘟?”郝老頭問道,“不是因為紀十一?”

宋團圓一愣,不解地望著郝老頭:“師父這是什麼意思?怎麼突然這麼問?”

郝老頭問完也覺著不妥當,畢竟郝老頭雖然算是宋團圓的師父,但是的確不沾親不帶故,況且這話問出去,對一個女人的名聲也不好,尤其宋團圓還是個寡婦。

但是郝老頭已經看清了紀長安的心思,如今宋團圓又跟著前來,郝老頭怕宋團圓也有這樣的心思,有些話他想問清楚。

“冇有什麼,隻是覺著你與紀十一關係似乎太過親密,我聽下人說,昨晚你在他房間待到四更!”郝老頭說道,“如今你又跟著前來,我怕……”

宋團圓心中一沉,她的心思竟然一下子被郝老頭這麼毫無預兆地戳破,她一下子有些慌張。

人瘟是藉口,她的確是不放心紀長安的安全。

郝老頭緊緊盯著宋團圓的眼睛,見她有些猶豫有些驚慌,便心中明白。

孽緣啊,兜兜轉轉,兩人還是走到了這一步。

宋團圓很快便沉靜了下來,她低聲解釋道:“師父,昨日裡我們是在等人瘟的訊息,師父誤會了!”

郝老頭低聲說道:“我誤不誤會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的心思。”

宋團圓趕緊說道:“師父,您想多了!”

郝老頭冇有再說話,隻是揹著手出門去。

宋團圓望著郝老頭的背影,不知道郝老頭為什麼突然這麼直接。

郝老頭一腳踹開了郝離弦的房間。

郝離弦昨晚上準備藥草,三更才睡,這會兒正睡得香。

郝老頭上前,一把掀起郝離弦的被子來。

這康城的氣候要比天城寒冷一些,郝離弦嘟囔了一句,就去扯被子。

“給老子起來!”郝老頭罵道。

郝離弦不情願地張開眼睛:“爹,乾什麼啊?昨日的活計不是早就做完了?”

“我問你,你到底打算什麼時候娶親?”郝老頭問道。

郝離弦被嚇了一個機靈,這突然的,怎麼提這個話題?

郝離弦隻得坐起身來,“爹,這在邊境,除了男人就是男人,您提這個話題是不是不合適?要提也得回去提不是?”

郝老頭緊緊地盯著郝離弦的臉,慢慢地逼近。

郝離弦慢慢地向後扯了扯車子,不解地望著郝老頭。

“我答應你娶宋團圓!”郝老頭說道。

郝離弦本來還有些迷糊,被郝老頭這句話嚇得一激靈,徹底清醒了!

“爹,您莫不是糊塗了?這大白日的說夢話呢?

”郝離弦吃驚地問道,“這好端端的,怎麼就扯到了師妹的身上了?”

“你以前不是說要娶她嗎?”郝老頭沉聲問道。

郝離弦無奈的苦笑,他之前是有那個心思的,他不嫌棄宋團圓年紀大,宋團圓有那麼多的孩子,可是郝老頭不願意啊,他還想讓他娶個年輕漂亮的傳宗接代呢,如今他知道了紀長安的心思,心裡還說不出什麼滋味呢,他爹怎麼又讓他娶宋團圓了?

“爹,那都是什麼時候的事情了?您不是不願意,拒絕了?”郝離弦趕緊說道,“爹,師妹年紀也不小了,你可不能拿這些話開玩笑!”

“我冇有開玩笑,我想了想,你娶她也很好,至少她是你唯一一個有心思想要娶得女人!”郝老頭說道。

郝離弦一愣,彆說,郝老頭還冇老糊塗,看得倒很準。

“爹,我想娶人家,人家未必肯嫁給我呢!”郝離弦說道,“師妹不是小姑娘了,她有她要做的事情,情情愛愛已經不是她生活的重點了!”

郝離弦是喜歡宋團圓的,但是一直不敢更進一步,就是因為宋團圓的身份。

他冇有做好準備去接受宋團圓那一大家子人!

可是當他知道紀長安竟然喜歡宋團圓的時候,郝離弦覺著自己無能的同時又有些羨慕紀長安。

紀長安比他勇敢得多,但是紀長安比他麵臨的阻隔更多!

但是他看得出,紀長安比他更喜歡宋團圓。

“你問過她的意思了?”郝老頭問道。

郝離弦搖搖頭:“這怎麼問?明明知道不可能,還要去問,以後還如何見麵?”

“怎麼就不可能?”郝老頭說道,“我答應了,隻要宋團圓點頭就行了!”

“爹,宋家那麼多人呢,聽說那個宋福信還中了狀元了,以後宋團圓說不定是誥命夫人,你見過誥命夫人改嫁的?”郝離弦說道。

郝老頭一愣:“宋福信中狀元了?”

郝離弦點頭:“可不,我也是剛剛知道這訊息!

彆說,師妹教出來的孩子倒是很有出息!”

郝老頭忍不住哈哈大笑,如此一來,宋團圓與紀長安就更不可能了!

郝離弦望著郝老頭:“爹爹,您笑什麼?”

郝老頭拍了拍郝離弦的肩膀說道:“既然你不願意那就算了,為父也就不強求了!”

郝老頭轉身就要走。

郝離弦一愣,上前:“爹爹,如果您做主,說不定宋團圓會答應的,您是她的師父,一日為師終生為父,這樣也有個說辭!”

郝老頭一瞪眼:“老子還想抱孫子呢,你還是老老實實娶個年輕漂亮的!”

郝離弦一愣,這老頭變臉怎麼比翻書還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