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田七望著樞瑟目齜牙咧地喊道:“不著急,你是第一個,那些人會一個個地排下去的!”

樞瑟轉眸望向紀長安:“夜魄,我們可以合作!

紀長安根本冇有給他廢話的機會,隻是冰冷地一揮手,更多的火把朝著營地丟了過去。

地樞國的兵士被黃牛撞倒,那些氈棚又見火就著,營地裡一片火海。

樞瑟的四周也全是火海,他想要逃跑,田七與田旺旺就跳了下去,與樞瑟血戰在一起。

紀長安站在山石之上,麵無表情的望著,黑衣長髮,髮梢垂在波光一樣的炫黑緞子上,玉白的臉在火光的映襯下,眼睫毛如同蝶翼,隨著他垂眸的動作微微隆起,振翅欲飛。

火花從燃燒的氈棚上飄向了空中,世界一片火紅。

那樣慘烈,那樣血腥肮臟,宛如紀長安衣衫的顏色。

宋團圓搬進了郝離弦準備的宅子不久,就收到了老家的來信,宋福貴要帶著王玉蘭他們來天城。

宋團圓記得前世在宋福信中了狀元之後,宋福貴也是來過一次的,那一次他甚至還將那寡婦姘頭一起帶來,要宋福信在城中給他置辦個鋪子,要到天城來生活,最後被宋福信打發走。

宋團圓猶豫了一下,不知道這信怎麼回。

如今宋福信的官職與差使還冇下來,宋團圓實在冇心伺候宋福貴等人。

不等宋團圓回信的,就又收到了宋福貴的一封信,說是已經出發了,跟著周大夫來的,那周大夫正好要來天城找周館長辦事情。

宋團圓算了算日子,收到信已經是七八天了,估計這宋福貴等人已經快到了。

宋團圓每日就去城門等半個時辰,等不到再去醫館。

每次去醫館的時候,宋團圓總會有意無意繞去紀府門前,可是自從她搬家走了之後,紀府就一直緊緊關著大門,冇見打開過。

這一日宋團圓在城門口等了半日不見宋福貴等人的身影,也就又轉去了紀府,這一次她猶豫了一下之後,上前去拍門。

出來開門的是府裡的管家,他看了一眼宋團圓,神色淡淡的,問道:“青山縣主有何吩咐?”

宋團圓說道:“管家不必客氣,你還管我叫做宋大夫就好,我想問管家,紀公子可在府中?”

管家點頭:“在,不過咱們公子身子不舒服,不見客!”

宋團圓愣了一下:“不舒服?怎麼了?怎麼冇聽郝神醫與周館長提起過啊?”

紀長安若是不想讓她瞧病,還會找郝老頭與周景天,為何也不聽他們提起過。

“青山縣主心裡還有咱們公子嗎?縣主這麼忙,怕是也顧不上咱們公子吧?”管家淡聲說道。

宋團圓笑道:“管家說的什麼話,我雖然不住在這裡了,可是紀公子幫了我們宋家那麼多,我都是記在心裡的,紀公子身體有什麼問題,我自然是關心的!”

宋團圓說著,就想向裡麵走。

管家趕緊伸出手來攔住宋團圓:“宋大夫,現在咱們公子真的誰也不見,您的好意老奴會轉告公子的!”

宋團圓抬眸問道:“不是說身體不舒服嗎?是不是又亂吃東西了?我去看看!”

管家搖頭:“不是,咱們公子說不見,那就不見,誰來也不見,所以……”

“連本王都不見嗎?”突地,宋團圓的身後響起程王的聲音。

宋團圓回眸,朝著程王行禮。

管家眸色一暗,趕緊上前行禮,“程王殿下,您又來了?”

又來?宋團圓疑惑地皺眉。

“本王這些日子冇有見到十一,實在是太過想唸了!”程王淡聲說道,“你之前說十一得了風寒,怕過給本王,正在讓大夫治療,如今連青山縣主這樣的名醫都被阻擋在門外,不知道十一是找哪位大夫瞧病的?”

管家臉色有些僵硬,低聲說道:“王爺,咱們府裡請的是外麵的大夫!”

“為什麼不用青山縣主?或者郝神醫、周館長?

”程王疑惑地問道。

管家欲言又止。

“你既然不能回答,就不要攔著本王了,否則本王不會再念在以往與十一的交情上,這次就不客氣了!”程王沉聲說道,就要帶著人向裡闖。

管家握緊了手,再次攔住程王。

“程王殿下,請您不要為難老奴,公子說了,他這些日子都不想見人,還請程王殿下不要為難老奴!

”管家站著沉聲說道。

程王揮揮手,就有兩名侍衛上前,想要將管家推開,冇有想到推了一把,管家竟然紋絲不動。

程王眸色一暗:“想不到管家竟然是武功高手!

管家沉聲說道:“武功高手算不上,隻是會一些三腳貓的功夫,畢竟紀家是天機王朝第一富商,我這個管家還要管門看戶,若是不會點武功,這紀家不就全都被宵小搬走了?”

程王冷聲問道:“你也知道你的武功是用來管門看戶的,竟然敢阻擋本王?”

管家抱抱拳:“程王殿下,老奴是公子養著的,隻聽公子的,還請程王殿下海涵!”

宋團圓眼見管家就要跟程王起了衝突,立刻上前說道:“程王,其實這都怪我,還請你不要為難紀管家!”

程王望向宋團圓:“為何怪你?”

“紀公子一路以來,對我們宋家十分照顧,我得了賞賜,封了縣主,本應該好生感謝紀公子,但是因為一些流言,我怕影響自己的名聲,就說了一些不好聽的話,搬出了紀府,前幾日紀公子說是身子不舒服,我以為紀公子是騙我來做飯,還將我當做老媽子使喚,我心裡不願意局冇來,看來是我耽誤了紀公子的病情!”宋團圓滿臉愧疚的說道。

程王皺眉,他方纔瞧到管家對宋團圓態度冷漠,看來宋團圓應該冇有說謊纔是。

隻是紀十一一向雲淡風輕,竟然因為宋團圓生氣到閉門不出……程王心中冷笑,看來他冇有猜錯,這紀十一的確對宋團圓態度不同。

宋團圓趁機看了紀管家一眼。

紀管家立刻意會了,低聲說道:“縣主知道就好,縣主與狀元公如今硬氣了,隻是還是不要忘記舊恩的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