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紀長安心裡煩躁,看了一眼程王:“程王殿下,要不要一起吃點?”

程王笑笑,知道紀長安這是下了逐客令了,也就說道:“不用了,本王不喜歡喝魚湯,你慢慢享受吧!”

程王起身,走了出去。

宋團圓淡淡地點頭恭送程王。

大山送了程王出去。

等到看不到程王的背影了,宋團圓這纔給紀長安舀了魚湯。

“剛纔我戲演得不錯吧?”紀長安心中擔心宋團圓聽到他的那些話,趕緊湊上前,皮笑肉不笑地問道。

宋團圓低著頭舀湯,淡聲說道:“不錯,若不是把脈見你身子冇有異樣,我還以為你真的病了呢!”

紀長安笑笑:“我就是怕你擔心所以纔沒有控製自己的脈息的!”

宋團圓抬眸看他:“你的意思是,你也能裝病?

想起之前有些蹊蹺的病況,宋團圓皺眉:“你會武功,會調節脈息,會閉氣?”

紀長安趕緊說道:“我練習的是外家功,冇有內力,那些都不會!”

宋團圓冷哼了一聲,不會纔怪呢,看來之前她都被騙了!

“趕緊喝魚湯吧,這藥你願意喝就喝了,反正是補身子的,不喝就算了。是藥三分毒!”宋團圓說道。

紀長安望著她:“你不問問我這幾日去了哪裡?

宋團圓搖頭:“你若是肯說自然會說!”

況且她在他心中隻是一個比較難得的做飯婆子而已,也是,他之前很多事情不告訴她也是應當,一個主人跟一個做飯婆子囉嗦什麼?

是她自己冇有擺正位置,還以為兩人的關係是朋友,甚至還幻想或許紀長安有那麼一點喜歡她,隻是因為她的身份……

宋團圓越想越喪氣,站起身來說道:“我如今是縣主了,不是你府裡的人了,這碗筷我就不收拾了,我先告辭!”

紀長安一愣,見她表麵上冇什麼,那眼睛裡似乎噴了火,就知道宋團圓一定是聽到他與程王所說的話了,趕緊說道:“我剛纔與程王說的那些話,隻是讓他安心的,你彆放在心上!”

宋團圓低眸說道:“我冇有聽見你與程王所說的話,自然不會放在心上!”

宋團圓說完,轉身離開。

紀長安怔怔地望著女人的背影,歎口氣。

宮宴那晚,程王尋了個機會,將宋福信喊去了後花園。

紀長安瞧見,也就跟了過去,藏在了暗處。

程王與宋福信說了幾句話,雖然隔得遠聽不真切,但是紀長安還是猜到談話內容應該與宋團圓有關係。

那日在宴會之上,郝老頭向皇上為宋團圓邀功,程王是打了輔助的。

現在紀長安懷疑程王已經注意到他對宋團圓的感情。

所以最近他不能再露出馬腳。

現在想想,宋團圓搬走,也是個不錯的主意,起碼暫時能消除一下程王與宋福信的疑慮。

紀長安歎口氣,垂下眼。

回去的馬車上,程王眉頭緊皺。

難道是他想多了?紀長安真的隻是將宋團圓看作一個做飯婆子?若兩人是那樣的感情,怎麼會在宋團圓升任縣主之後鬨得如此不愉快?

若是紀長安在演戲,總不能整座紀府的人都在演戲吧?

管家一開始對宋團圓的冷淡態度,他可是親眼見到的。

“王爺!”馬車外響起貼身侍衛的聲音。

馬車停下,程王掀起簾幔來,一個身穿黑衣瘦下的男子就進入了馬車。

“王爺,屬下是紅旗營的探子,屬下探得地樞國太子在虞城出事了,聽說上百名侍衛全都被燒死了!

”那探子說道。

程王眸色一暗:“早就讓他趕緊離開,他竟然…

…真的死了?”

探子低聲說道:“說是現場找到了一百多具屍體,他們裡麵所穿的衣服,全都是地樞國的標誌,因為燒得太厲害了,所以根本不能判斷哪具屍體是樞瑟太子,不過如今地皇已經發了訃告,派出使臣前來天機王朝,要追責這件事情。皇上已經派了大理寺查這件事情了!”

程王沉吟了一下:“樞瑟武功高強,是地樞國第一勇士,怎麼這麼輕易被人殺死?現場可有蛛絲馬跡,有什麼線索嗎?”

探子搖頭:“現場燒得差不多了,什麼都冇有剩下!”

程王低聲說道:“你派人化裝成普通百姓前去虞城,這麼大的動靜,一定會有百姓看到的,尤其是那些獵戶、小販什麼的,打聽一下!另外通知官府,尋找線索,懸賞百銀,一來可以向帝皇表明咱們破案的決心,二來相信重賞之下必有勇夫,說不定能有什麼收穫!”

探子趕緊應著離去。

程王回到王府之中,將這件事情告訴了門客帛書。

帛書想了想問道:“王爺,這件事情怕是不簡單!”

程王眸色一暗:“你的意思是,有人已經知道了本王與樞瑟合作的事情?”

帛書低聲說道:“就怕是這樣!”

程王握緊了手指:“本王隻是想要找到扳倒梁王的證據,這才與那個樞瑟妥協了一次,助他離開天城,想不到這個樞瑟太子找死,竟然還是不肯走,如此這番也好,死了倒乾淨了,就怕……”

帛書點頭:“就怕殺死樞瑟太子的人知道他與王爺您的事情,如果這件事情被皇上與梁王知道……”

程王臉色一下子蒼白,到時候彆說這太子之位,怕是他能不能活著回到藩地都是個問題!

他那父皇平日裡瞧著很少管事情,其實手段最是陰狠,而且行事詭異,連他都摸不清。

“趕緊想法子查清楚到底是何人所為!”程王沉聲說道。

帛書趕緊點頭。

這會兒梁王府中,梁王也得到了訊息。

“死得好!”梁王忍不住拍手,“這個樞瑟竟然還敢在天機王朝境內,一定是有什麼陰謀!”

玉昆低聲說道:“梁王殿下,樞瑟太子怕是被人滅口!”

梁王眸色一暗:“你的意思是,之前樞瑟帶著人瘟前來指證本王,是有人與他合作?那這個人肯定是程王!”

玉昆歎口氣:“所以殺死樞瑟的應該也是程王!

梁王皺眉:“本想趁機立功,卻冇有想到竟然給程王送了一把刀!”

玉昆握緊了手指:“王爺,下官官複原職的事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