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秋卓氏一見郡王妃要走,連忙要留下她吃飯。

“飯我就不吃了,也是為夫人好,最近皇上不喜歡皇子王爺們與朝臣太過親近!”郡王妃笑笑,帶著婆子丫鬟離開。

秋卓氏愣了一下,趕緊送出門去。

“這親事你再考慮一下,但凡有點鬆動的意思,都可以來跟我說!”郡王妃最後說道。

秋卓氏趕緊應著。

郡王妃上了車,馬車慢慢地駛去。

秋卓氏回到花廳,仔細地想了郡王妃的態度,總覺著心裡不安,不過皇上最近不喜歡朝臣與皇子王爺走太近,看來是真的。

郡王妃讓人送了一封信去宋家。

宋團圓看了那信,心中早已經料到是這樣的情形,但是還是寫了一封回信感謝。

江龍看著宋團圓寫信,忍不住問道:“夫人不去郡王妃走動一下?夫人剛升為青山縣主,早朝中也冇有什麼好友,正好趁著這機會走動一下,說不定多認識幾位夫人呢!”

“不用!”宋團圓笑笑,“或許寫信是我與郡王妃最舒服的方式,至於其他夫人,順其自然就好,社交多了也累!”

江龍有些聽不明白,但是還是按照宋團圓的吩咐去送信。

江龍走了之後,宋團圓就好生回憶了前世宋福信到底是怎麼娶了秋繆繆,這前世秋金鴻應該也想攀附權貴吧,怎麼就選了宋福信呢?那會兒她連個縣主都不是,宋福信就是一個從鄉下來的鳳凰男,怎麼就被秋金鴻給瞧中了呢?

宋團圓想了半天覺著腦袋疼,就去睡了一會兒,竟然做了一個奇怪的夢,夢中她竟然又看見了那棵秋麗海棠,有一位白衣女子在樹下跳舞,舞姿唯美,而樹旁還有一身穿黃色錦衣的男子在彈琴。

男子的身邊還坐著一位十歲左右的小女孩,一會兒小女孩笑著,也加入了那女子的舞蹈之中。

宋團圓瞧著,突然覺著那小女孩似曾相識,大大的眼睛,尖尖的下巴……

宋團圓一下子張開眼睛,就見宋笑笑趴在她床榻旁,眼睛一眨不眨地望著宋團圓。

“我的乖乖,嚇奶奶一跳!”宋團圓說道,又仔細地看了一眼宋笑笑,是不是讓夢魘著了,怎麼覺著宋笑笑與夢中的小女孩這麼像呢!

“奶,我娘讓您吃飯!”宋笑笑被宋團圓嚇了一跳,這會又見宋團圓望著她瞧個不停,趕緊跑開。

宋團圓皺眉,這夢怎麼稀奇古怪的,那跳舞的女子是誰?還有那身穿黃色錦衣的男子是誰,這古代,黃色可是皇族象征,不是隨便一個人能穿的!

宋團圓突然記起那秋麗海棠是人清國皇後最喜歡的,據說是人清國皇帝送給皇後的,難道她夢見的是人清國的皇後與皇帝?那小姑娘……

宋團圓又想到紀長安書房裡的那幅畫像,似乎與小姑娘十分相似。

紀長安喜歡的那個小姑娘難道是人清國公主?

宋團圓一下子捂住了嘴巴,彷彿發現了不得了的秘密一樣。

怪不得紀長安一直不成親,原來是喜歡滅國公主,他若是個普通身份也就罷了,可是偏生是皇帝外甥,這自然是與世不容,所以他纔會一直不娶!

隻是這人清國皇帝一家三口的畫麵,為何被她夢見了?而且夢境還那麼真實,她能真切地感受到夢中小女孩的開心,也能感受到那一對男女對小女孩的愛。

宋團圓想到了現代的爸媽,她生了那樣的病,爸媽一直冇有放棄她,可惜……

如果爸媽知道她能在這個世界活著,一定很開心吧?

宋團圓朕胡思亂想著,直到王玉蘭進來她纔回神。

“娘,笑笑說您做噩夢了?”王玉蘭進來問道。

“不是噩夢,應該算是美夢!”宋團圓笑笑。

王玉蘭還以為宋團圓是安慰她呢,也就說道:“娘最近瞧著瘦了不少!”

宋團圓趕緊摸摸自己的臉笑笑:“又瘦了?”

王玉蘭說道:“娘,我跟福貴商量過了,等著老家那邊事情過去,我們就回去了,這天城什麼都貴,我們這麼多人在這吃住,也冇有什麼賺錢的營生,娘養著我們一大家子人,實在是太累了!”

“說不上累,家裡還有點餘糧,夠你們吃的,就是劉大人那邊還冇來訊息,不著急,等來了訊息我與你們一起回去!”宋團圓說道,隻是在回去之前,她得將宋福信的親事定下來才成。

“娘跟我們一起回?”王玉蘭愣了一下,“娘不留在天城跟著二叔享福了?”

“是不是享福誰知道呢,還是過好自己的日子,過一天踏實一天吧!”宋團圓歎口氣。

“娘,你瞧,我是來喊您吃飯的,這又忘記了,走吧,咱們趕緊去吃飯,今日妹夫來了,帶回來幾個天福樓的招牌菜給咱們添菜呢!”王玉蘭說道。

宋團圓淡聲說道:“這周細辛終於肯出現了?一直忙一直忙,也不知道在忙什麼!”

宋團圓埋怨著,去了前麵花廳。

花廳裡,一家人都坐好了,就等著宋團圓前來開飯。

宋團圓一出現,周細辛趕緊站了起來迎上前:“娘,我來了,這幾日忙著冇來瞧您,您冇生氣吧?”

宋團圓趕緊擺手:“彆叫我娘,我這心……”

被一個快四十的男人喊娘,宋團圓還是不習慣。

“你看娘都生氣了!”宋大吉趕緊上前說道,“讓你先來家一趟,你不肯,這一耽誤就耽誤這麼多天,換我也生氣啊!”

“行了行了,趕緊吃飯吧!”宋團圓說道。

周細辛跟著上前,宋福貴扯著王玉蘭趕緊給宋大吉與周細辛讓道,讓他們坐在宋團圓身邊。

周細辛一個勁兒地給宋團圓夾菜賠不是,說是周館長想要將天安閣重新開起來,但是不是在天城開,要在隔壁城鎮開。

“周館長又想開醫館了?”宋團圓趕緊問道,“怎麼又想開了?”

周細辛趕緊說道:“我也不知道呢,說是紀公子找他聊了聊,他突然就想開了,但是娘你放心,我大哥不在天城開,你那醫館裡的人他不會再帶走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