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宋團圓笑道:“倒不是擔心周館長會搶我的生意,其實我過些日子打算回去青山鎮的,這天城的生意還是交給周館長好一些!”

宋團圓一說這話,出去提前知道宋團圓想法的王玉蘭與宋福信,全家都有些吃驚,尤其是周細辛,他趕緊問道:“娘如今是青山縣主,又在天城開辦了醫館,聽聞因為瘟疫的事情,醫館的生意也不錯,為何想要回青山鎮了?”

“娘,是不是因為我的事情?”宋福貴忍不住問道,“娘,是我給您添麻煩了!”

“也不全是,就還是覺著青山鎮那邊住得自在一些!”宋團圓瞧了瞧宋福信,“你二哥這邊穩定了,我也就放心了,咱們就一起回去青山鎮。”

周細辛看了一眼宋大吉。

周細辛是想留在天城這邊幫周館長。

宋團圓看到周細辛與宋大吉之間的微妙表情,也就說道:“大吉,你既然成親了,那就跟著細辛,若是願意留下就留下!”

宋大吉看了一眼周細辛:“娘,咱們再商量!”

宋團圓點點頭,一家人吃飯。

富貴鴨、大蔥羊肉、爆燒豬肚,都是天福樓的招牌菜,再配上山野菜、炸番瓜花,宋家的菜式相當豐富。

這會兒紀家,紀長安取了筷子吃了幾口菜就放下。

“公子,還是冇胃口?”大山看了一眼幾乎冇怎麼動的飯菜問道,“這都是第十個廚子了,是程王從禦膳房裡調出來的!”

紀長安淡聲說道:“不用他如此費心!”

大山歎口氣:“你說這宋大夫冇來的時候,您吃姚婆子的飯菜不也挺好的麼,這怎麼一吃宋大夫的飯菜,彆人的飯菜都吃不下去了呢?公子,這宋大夫不會在飯菜裡放了什麼東西了吧?我聽說有一種花叫做罌粟,種子用來煮菜,人最容易上癮,吃了那東西之後,再吃彆的就冇味道,您說這宋大夫……”

紀長安冷冷地瞪了大山一眼,大山眼睛乖乖閉上了嘴巴。

放下筷子,紀長安去了後院,走過那道打開的院牆,隨意在劉家的宅子裡走了走,心裡卻全是想著宋團圓。

實在是忍不住了,紀長安打了個響指,一個黑衣暗衛出現在紀長安的麵前。

“如何?”紀長安問道,“最近可有什麼動靜?

“最近青山縣主與藍郡王妃有些走動,青山縣主托了藍郡王妃前去護國公府提親了,可是護國公夫人拒絕了!”暗衛說道。

紀長安這才記起來,他之前似乎看到宋福信與那個秋繆繆在一起過,看來宋福信還是放不下秋繆繆。

“藍郡王……”紀長安沉吟了一下,“送封拜帖去,本公子要去拜訪一下藍郡王!”

暗衛趕緊應著。

秋卓氏這幾日難過得不行。

秋迎雙竟然跟劉侍郎家的大公子定親了,府裡要宴請賓客,秋金鴻竟然按照嫡女的規製讓管家準備,氣得秋卓氏大鬨了一頓,最後秋金鴻雖然口頭上答應了,但是還是要開一天宴席,說是要給劉侍郎家麵子。

外麵宴席十分的熱鬨,秋卓氏就是不肯出門去,秋金鴻派人請了幾次,秋卓氏就是不肯出麵。

今日,她就是要專門給秋姨娘難堪!

這會兒管家急匆匆的前來,向著秋卓氏行了禮,“夫人,老爺說了,若是您還不肯出現,老爺就讓秋姨娘坐上那當家主母的位子了,總不能讓賓客瞧笑話!”

秋卓氏忍不住握緊了手指,讓賓客瞧笑話?秋金鴻讓一個姨娘坐上那個位子,纔是讓賓客笑話吧?

管家見秋卓氏還是不肯動,最後歎口氣,前去覆命。

此刻大廳之中,眼看賓客已經來得差不多了,就要開始主持宴會,可是秋卓氏遲遲不出現,這讓秋金鴻的心裡十分惱怒。

管家急匆匆進來。

“如何?”秋金鴻沉聲問道。

“老爺,夫人還是不肯……”管家無奈地搖搖頭。

秋金鴻脖頸上的青筋都快爆出來了,他冷聲問道,“那些話你可說了?”

管家趕緊說道:“說了的!”

秋金鴻眸色一暗,“既然如此,那就彆怪我不夠仁義!”

秋金鴻正打算要秋姨娘與他一起主持這宴會,就見藍郡王與郡王妃一起前來。

秋金鴻隻是淡淡地朝著藍郡王笑了一下,讓管家給藍郡王安排位子。

“不急!”藍郡王淡淡一笑,帶著郡王妃上前,走到秋金鴻的麵前。

“護國公,本郡王還帶來了太後的賀禮呢!”藍郡王說道。

秋金鴻一愣:“太後的賀禮?”

這天機王朝的太後這些年一直在外禮佛,但是皇上是個孝子,這是朝中人人知道的事實,太後說出件事情來,皇上是一定會辦的。

太子薨逝這麼多年,皇上這麼寵愛樊貴妃,溺愛梁王,卻一直不肯封梁王為太子,突然召回了程王,彆人不知道,其實秋金鴻是知道的,那都是太後的意思。

太後一直懷疑太子的死與梁王有關係。

這也是程王透漏給秋金鴻的。

所以秋金鴻一升為護國公,就選擇了程王,也是因為太後的緣故。

秋金鴻趕緊對藍郡王恭敬起來。

他怎麼忘記了,太後最喜歡這個小兒子的,隻是藍郡王從小對政事不感興趣,這才做了一個閒散王爺。

藍郡王每日裡隻喜歡畫畫、看書,不輕易出府,今日不但來了,而且還帶了太後的賀禮來!

秋金鴻趕緊說道:“微臣受寵若驚!”

“護國公,怎麼不見護國公夫人?”郡王妃趁機問道。

秋金鴻趕緊讓管家將秋姨娘請來,還對秋姨娘說道:“藍郡王與郡王妃帶來了太後的賀禮!”

秋姨娘挺著個大肚子,趕緊上前行禮。

郡王妃瞧了一眼秋姨娘,忍不住皺眉說道:“護國公,這不是護國公夫人!”

藍郡王的眼神一下子變得威嚴起來,沉聲問道:

“護國公,你這到底有幾位夫人?”

秋金鴻趕緊說道:“這位是二夫人,因為今日是二夫人的女兒定親的日子,所以我就與二夫人一起接待賓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