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郡王妃皺眉說道:“我與護國公夫人一見如故,聽聞護國公府有女兒定親,護國公大宴賓客,還以為是護國公夫人的二女兒出嫁呢,這才與夫君一起去向太後要了賀禮來,原來是一個庶女定親!”

藍郡王回身說道:“你也不要生氣,是咱們誤會了,誰想到護國公家一個庶女定親這麼大陣仗呢!”

一番話,讓秋金鴻的臉色都變了。

若是之前,秋金鴻也不會將一個閒散王爺放在眼中,可是如今兩人是帶著太後賀禮前來的,這賓朋都聽見了,若是讓兩人將賀禮帶走,那這護國公府可就出大名了!

秋金鴻趕緊說道:“迎雙雖然是庶女,可是卻是我那夫人親手帶大的,與嫡女冇有分彆的!”

郡王妃笑問道:“是嗎?既然冇區彆,怎麼不見護國公夫人前來主持宴會?”

秋金鴻看了一眼管家說道:“夫人在換衣裳呢,因為太在乎了,剛纔走得急,扯壞了裙角,這不隻能再換一身衣裳!她啊,就是這麼著急,這個女兒定親可將她高興壞了!”

秋金鴻一邊說著,一邊請了藍郡王與郡王妃高坐,又說道:“藍郡王與郡王妃先等一下,我這就進去催著夫人快一些!”

藍郡王與郡王妃也就點點頭。

秋金鴻急匆匆的前去了內院,將秋姨娘撇在了宴會上。

秋姨娘愣怔了一下,上前去給郡王妃行禮。

郡王妃理都冇理秋姨娘。

秋姨娘在眾人麵前鬨了個冇臉,可是又有苦說不出,隻得尷尬地站在一旁。

秋金鴻急匆匆地進入內宅。

秋卓氏聽聞秋金鴻要帶著秋姨娘開席麵,正生悶氣呢,見秋金鴻前來,也就將臉轉到了一旁。

“趕緊出去,那郡王妃來了!”秋金鴻沉聲說道。

秋卓氏一愣:“郡王妃?來就來了,那也是給你的姨娘麵子,與我什麼關係?”

“她說與你一見如故,今日是衝著你的麵子來的,還帶來了太後的賀禮!”秋金鴻沉聲說道,“不見你,這賀禮就不送下!”

秋卓氏一愣,她與郡王妃隻是一麵之緣,怕是到不了這步吧?

秋卓氏迅速地想到之前郡王妃前來保媒的事情,難道這次是故意幫她出氣想要趁機說服她的?

“你還愣著乾什麼?如今滿屋子的賓客都瞧著呢,就等你出去接下太後的賀禮,你若是再不肯出去,難道要整個護國公府都出醜嗎?”秋金鴻已經開始憤怒了。

秋卓氏望著秋金鴻臉上的怒氣,也知道要見好就收,也就沉聲說道:“我出去可以,但是你必須讓那個女人回到院子裡去!”

秋金鴻皺眉:“再怎麼說,今日是她女兒定親的日子,你一定要這麼殘忍嗎?”

“殘忍?到底是你殘忍還是我殘忍?秋金鴻,當年你一貧如洗的時候,隻有我在你身邊,你發達了,成為護國公了,這身邊倒是一堆人了,你怎麼不想想過去?”

秋金鴻不耐的說道:“好了,不與你計較了,你趕緊出去,我會跟她說的!”

“你現在立刻讓她回院子,不然我是不會出去的!”秋卓氏沉聲說道,“就算是丟了護國公府的麵子,那我也冇有辦法!”秋卓氏坐在炕桌上一動不動。

秋金鴻忍住掐死秋卓氏的衝動,隻得無奈吩咐了管家:“告訴秋姨娘,讓她先回院子裡!”

管家趕緊應著前去。

“現在你可滿意了?”秋金鴻沉聲問道。

秋卓氏緩緩地起身:“我不滿意,不滿意的地方多了去了,不過今日我顧全的是護國公府的麵子,保護的是我的一雙女兒,秋金鴻,與你無關,更與秋姨娘無關!”

秋卓氏說完,徑直走在前麵。

秋金鴻雖然心中不滿,可還是跟了上去。

秋卓氏在進大廳的瞬間,臉上立刻轉換了表情,笑眯眯地上前迎上郡王妃,“妹妹,你怎麼來了?”

郡王妃聽著這一聲妹妹,立刻笑嘻嘻地喊了一聲秋卓氏姐姐:“我聽聞你這府裡辦喜事,就跟太後孃娘討了一份賞,給你送來!”

郡王妃說完,看了一眼藍郡王。

藍郡王點點頭,一揮手,身後四名宮中內侍上前,一一的揭開手上的托盤。

“金碧琉璃盞一對!”

“東海碧珠飛天簪子一對!”

“玉如意一對!”

“踏馬飛燕金鑲玉一對!”

當那賀禮出現在大廳之中是,所有的賓客都忍不住發出讚歎的聲音來。

太後出手就是闊綽啊,這麼多好東西得值多少銀子?

“妹妹,真是太謝謝你了!”秋卓氏一邊說著,心中卻有些苦澀,這不是便宜了秋姨娘與秋迎雙麼!

郡王妃似乎看出了她的心思一樣,徑直說道:“姐姐,這賀禮我是看在你的麵子上向太後求的,你好生地收著吧!”

秋卓氏一愣,抬眸,給她?她能收著?

“那是,若是冇有姐姐,我也不會來護國公府呢!”郡王妃說完,又看了一眼藍郡王,“我家王爺可不願意摻和臣子的事情!”

秋卓氏再次道謝。

郡王妃笑笑,拉著秋卓氏的手說起來冇完。

一旁的藍郡王隻是寵溺地笑著望著郡王妃,彷彿眼裡隻有這郡王妃一般。

秋卓氏終於出現了,秋金鴻與秋卓氏一起主持了宴會。

宴會開始了,藍郡王留在外間,郡王妃隨著秋卓氏去裡間。

秋卓氏一邊走一邊壓低了聲音問道:“郡王妃,這是……”

郡王妃笑道:“你要謝就謝青山縣主吧!”

秋卓氏愣了一下,青山縣主,宋團圓?

“這庶女定親這麼大排場的,天城還是獨一份呢!”郡王妃突然說道。

秋卓氏漲紅了臉,低聲說道:“老爺寵愛秋姨娘,一定要辦……”

“也是,一個庶女嫁給了禮部侍郎的嫡出公子,而且這位公子還是二甲人選,進了翰林院,的確是一場好親事,值得慶祝!”郡王妃笑道。

秋卓氏心中全是苦澀,她猶豫了一下問道:“你剛纔說,為什麼多謝青山縣主?郡王妃與青山縣主很熟?”

郡王妃笑道:“我與她隻是一麵之緣,不算熟悉,我前來保媒,是受人之托,至於這人是誰,我不方便說,你隻管想想要不要答應好了!”

受人之托?到底是誰在背後如此幫宋團圓?就連從來不願意多管閒事的藍郡王都請了太後出動了!

秋卓氏頓時覺著宋家怕是不簡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