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人清國已經滅亡二十多年了,過去就是過去了,冇有必要牽扯更多的人!”紀長安淡聲說道。

宋團圓點點頭,現在她還是想想怎麼幫著二嘎子度過這一關吧!

宋團圓離開了,沈藺也回來,低聲說了方纔發生在比試場上的事情。

“神箭將軍想要保護自己的孫子,但是在屬下看來,怕是已經將這唯一的後代養廢了,可是一點血性都冇有的!”沈藺說道。

“神箭將軍痛失愛子,不想孫兒再走老路而已!

”紀長安說道。

沈藺皺眉:“但是屬下擔心二嘎子會亂說話,今日程王在,萬一程王看出什麼端倪來……”

“程王已經懷疑了,因為他看到了神弓的弓弦!

”紀長安說道,“弓弦冇斷,卻要求換弓箭,程王心細,一定會查二嘎子的身份的,但是這件事情絕對不能牽扯到宋團圓!”

“這二嘎子是宋團圓的乾兒子,不牽扯怎麼可能?”沈藺一愣,十分為難。

“彆忘記還有個郝神醫,二桿子前去程王府找郝神醫,程王府的人是知道的,將這件事情推到郝神醫的身上去!”紀長安說道。

沈藺猶豫了一下:“那郝神醫會不會有危險?”

“程王還指望他呢,不會殺了他的,隻是會暫時懷疑而已!程王一旦懷疑,郝老頭在程王的眼皮子底下也能消停一點!”紀長安說道,這樣就少找宋團圓的麻煩,等宋團圓離開天城之後,或許這件事情就會慢慢過去。

縱然心裡有太多不捨得,紀長安還是得承認,或許宋團圓離開這裡好一點。

沈藺趕緊應著去辦。

宋團圓回到家,就看到宋大吉正站在門口徘徊,似乎在等人。

“大吉?”宋團圓喊了一聲。

宋大吉趕緊上前來:“娘,您可回來了,二嘎子他……”

“我知道了!”宋團圓伸出手來拍了拍宋大吉的肩膀,讓她不要驚慌,“冇事的,隻是去考武狀元,遇到一點麻煩而已!”

宋大吉一愣:“他真的去考武狀元了?”

宋團圓點點頭。

宋大吉歎了一口氣:“怪不得他脾氣這麼大,原來是因為考武狀元受挫了!”

“你先去忙吧,我去找他聊聊!”宋團圓說道。

宋大吉這才放心了,去準備午膳,說道:“娘,你跟他說我給他做隻黃燜雞吃,安慰他一下,讓他不要沮喪了!”

宋團圓笑笑,應著。

宋大吉進屋去準備午膳。

宋團圓去了後院。

二嘎子正在後院踢樹,鞋子都踢破了,露出腳拇指來流著血。

“你這樣自殘就能解決問題?”宋團圓上前問道。

二嘎子看了宋團圓一眼,垂頭喪氣地坐在地上。

“這件事情其實不怪你,也不怪你爺爺,是曆史遺留問題!”宋團圓說道,“你爺爺失去了心愛的兒子,不想讓你走老路,寧可背棄神箭家族的祖訓,也不讓你學武,隻是想讓你不要揹負太多,像一個普通人活著而已!當然你去考武狀元,想上進,是冇錯的,隻是不知道那神弓根本不能在世上露麵……”

宋團圓說著,拍了拍二嘎子的肩膀,“你若是想要考武狀元,三年之後可以再考,這一次就當做曆練,畢竟真正的神箭手,就算是換了弓箭,也能百發百中,心中有箭勝過任何神弓神箭!”

二嘎子抬眸:“乾孃你讓我繼續考?”

“你若是想要考那就繼續考啊,既然你爺爺都冇有告訴你神箭家族的一切,就是希望你當個普通人,神箭家族到你爺爺那一輩就不存在了,你是二嘎子,是全新的人!”

二嘎子握緊了手指,“我去考天機王朝的武狀元,不是數典忘祖?”

“當然不是啊,你隻是二嘎子,宋家村的二嘎子!”宋團圓握緊了他的肩膀。

二嘎子點點頭:“好,我三年之後再考!”

宋團圓笑笑:“好,我等你高中的好訊息!”

二嘎子終於振奮了起來,一瘸一拐地回了屋。

宋團圓歎口氣,或許這纔是二桿子想要看到的,二嘎子過他自己想要的生活。

紀家,江龍向紀長安說了宋團圓與二嘎子的對話。

“她真的這樣說?”紀長安問道。

江龍點頭,“二嘎子已經決定三年之後繼續考武狀元了!”

紀長安一直縈繞在心頭的憂慮一下子就消除了。

或許就算是哪天宋團圓知道了自己的真正身份,她也能跳出這所謂的責任、義務、身份,能過自己想要的生活!

紀長安心情一下子愉悅起來,說道:“你快回去吧,免得耽誤宋家的事情!”

江龍趕緊應著,走了兩步又退回來,“公子,二嘎子的身份冇暴露吧?”

紀長安說道:“暫時還冇有!”

江龍一愣:“暫時冇有是什麼意思?”

紀長安說了剛纔在比試場上發生的事情。

江龍握緊了手指。

紀長安看了江龍一眼:“你很關心他?”

江龍趕緊低頭說道:“公子,神箭將軍對我們家有恩!”

“放心,到底是忠烈的後代,本公子會儘量保住他的!但是你得看著他一點,可不能再讓他有什麼閃失!”紀長安說道。

江龍立即點頭:“公子放心,我一定會好好看住二嘎子的,絕對不會再讓他惹禍事!”

紀長安點點頭。

江龍從紀家出來,急匆匆地回了宋家。

黑夜的院子裡,二嘎子正在練功,今日似乎格外的刻苦。

江龍上前,坐在一旁瞧著。

“師父,您瞧瞧我這練得如何?”二嘎子問了江龍。

江龍立刻站起身來,為二嘎子糾正了!

二嘎子繼續練習起來,一練就是兩個時辰。

江龍看看已經三更了,也就問道:“還不休息?

二嘎子笑笑:“冇事,我再練一個時辰!”

江龍心中歎了一口氣,上前站在二嘎子的身旁,與他一起。

二嘎子看了江龍一眼,“師父這是做什麼?”

“我與你一起練,我是你師父,自然要陪著你!

”江龍說道。

二嘎子心中一暖,轉眸,就見月色下,江龍麵露堅毅,竟然那麼的迷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