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宋團圓心裡有事,實在是冇有心思管這些,也就說道:“你這一說,咱們家中的確得需要一個有經驗的婆子,這傳諫還有成親都是大事,這是天城,咱們娶得又是護國公家的小姐,總不能按照鄉下的規矩來!”

王玉蘭趕緊點頭:“是啊,我也是擔心這個,我怕做的小家子氣,讓親家笑話,給二叔丟人!”

宋團圓正發愁,這會兒江龍帶著一個婆子前來。

那婆子一身青色的衣裳,乾淨利落,上前給宋團圓行禮。

“夫人,這位是紀媽媽,是紀府的老人了,是公子派來幫夫人操持二公子的親事的!”江龍說道。

紀媽媽?宋團圓記得在紀府之中,倒是在後院遠遠地見過一位體態威嚴的老婦人,在最裡麵的院子裡居住,說是紀長安的奶孃,想必就是這位紀媽媽了!

宋團圓上前笑道:“紀媽媽辛苦!”

紀媽媽麵上威嚴,但是望著宋團圓的眼神裡卻有著一抹慈祥,她淡淡的點點頭說道:“縣主放心,有老奴在,一定將這門親事置辦妥當!”

宋團圓見她自稱老奴,趕緊說道:“不敢當,紀媽媽辛苦,您看需要什麼,您儘管與我這媳婦說,她若是不會辦,還有我!”

王玉蘭趕緊拘謹地上前。

紀媽媽說道:“好!”

紀媽媽提出來要去看看王玉蘭置辦的東西。

王玉蘭趕緊帶著紀媽媽前去。

宋團圓望向江龍:“紀公子怎麼知道我這會兒正為難這件事情?”

江龍心虛地笑道:“或許是猜的!”

宋團圓瞪了她一眼,但是對紀長安及時伸出援手,她心裡還是感激的。

“我想見紀公子,有事相商,你幫我傳達一下吧!”宋團圓說道。

江龍趕緊應著。

宋團圓按照江龍說的,前去了劉家的宅子。

紀長安也從隔壁前來。

宋團圓瞧瞧這宅子,總覺著有兩人偷偷幽會的那味道。

宋團圓想想昨日在宮中,紀長安明明看到她,卻還是轉身就走,看來紀長安還是比較在乎那些流言。

宋團圓心中苦澀,說道:“我有事與你商量,說完就走!”

紀長安看著她,想要說什麼,卻最後還是隻是問了一句:“什麼事?”

宋團圓說了樞雅藍的病情,“如果需要手術,我隻有八成的把握!”

紀長安猶豫了一下:“你前來問我,心裡一定是有了偏向的!”

宋團圓點頭:“醫者父母心,求到門前的病人,若是能治,是一定要治的。之前我已經拒絕了她一次,將病人拒之門外,如今再拒絕……”

宋團圓想起自己學醫的初衷,雖然知道樞雅藍身份特殊,但是這樣拒絕了,心裡還是難受。

紀長安抬眸說道:“那就按照你心中所向去做!

宋團圓一愣:“這個樞雅藍說不定是知道了樞瑟太子的事情,想要接近我,抓住你的把柄。當時,也是因為我,你的身份纔會暴露的!”

紀長安說道:“你隻是個小小縣主,就住在那裡,樞雅藍想要動手,不用如此大費周章!就算是她要為樞瑟太子報仇,她要找的人是我,也不是你!”

宋團圓看著他:“你想要我為她瞧病?”

紀長安笑笑:“你按照你的內心走!”

宋團圓不說話了,卻暗暗地下定決心這次違背自己心意一次,就當做為了紀長安。

“我已經決定了,我不會給她瞧病!”宋團圓抬眸望著紀長安,“如果她的真正目標是你,我不能幫忙,總不能助紂為虐!”

紀長安勾唇笑笑,突然朝著宋團圓行了禮:“那就多謝宋縣主了!”

宋團圓一下子被他逗笑了。

秋風一陣陣地吹,天氣很涼爽了!

宋團圓決定了之後,就不再去想樞瑟公主的事情,而是在家中跟著紀媽媽準備宋福信傳諫所用的東西。

這位紀媽媽不愧是出身名門的婆子,禮節風俗十分在行,隻是一日的功夫,就將王玉蘭焦頭爛額許久的東西全都理順了。

三日之後,就是前去秋家的日子,到時候宋團圓會親自將寫著男方父母的姓名,男方的出生年月日,拿到女方家換回女方的諫子來。

這也是自皇上下旨指婚之後,宋團圓第一次見到秋卓氏。

那日是怎樣一副情景,宋團圓還真的有些不敢想。

就在宋團圓忙碌的時候,秋玉承突然跑到宋家來,臉色十分不好看。

一看到秋玉承,宋團圓就立刻想到是宋福信出事了,趕緊上前問道:“玉承,怎麼了?可是福信出事了?”

秋玉承喘了幾口氣,終於能說出話來,“乾孃,不好了,大哥得罪了梁王,被梁王關了起來!”

宋團圓一怔,這梁王剛剛解除緊閉,為何要關宋福信?

“到底這麼回事?”宋團圓趕緊問道。

“咱們在修訂史書,大哥不小心弄破了一本珍貴的史書,梁王解了封閉之後,一直負責翰林院,正好被他瞧見,就把大哥關起來了!”秋玉承說完,又猶豫了一下說道:“這說來奇怪,之前梁王似乎對大哥十分賞識的,這一次怎麼就像是故意為難大哥似的?

宋團圓皺眉,這史書這麼珍貴的東西,宋福信自然知道厲害,怎麼會這麼不小心弄破呢?

“怎麼是你前來報信,陸兆恩呢?”宋團圓又問道。

“陸二哥前去梁王府為大哥求情去了,讓我前來告訴乾孃一聲!”秋玉承說道。

宋團圓皺眉,這可怎麼辦?

“夫人,那個樞公主又來了!”這會兒江龍急匆匆的跑進來說道。

宋團圓眸色一暗,這樞公主來得倒湊巧。

大廳裡,樞雅藍打量了一下說道;“這廳似乎小了一點,不配縣主與狀元郎的身份!”

宋團圓淡聲說道:“咱們是鄉下來的,承蒙皇上厚愛,能住上這樣的宅子已經很滿足!”

“其實青山縣主醫術高明,可以與孩子們一起過更好的日子的!”樞雅藍笑道。

宋團圓看了樞雅藍一眼,總覺著她話裡有話。

“梁王想要娶本公主,本公主正在考慮呢,梁王對本公主的話可是言聽計從的!”樞雅藍笑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