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日之後,太後突然回宮,從冷宮之中抱出一個奄奄一息的孩子。

傳聞那一晚,太後將天機皇罵了一個狗血淋頭。

很快,天機皇下旨,那個孩子賜名天風華,得了一個華王的封號。

不過華王還是住在那冷宮之中,隻是身邊多了一個比他年長五六歲的侍衛,照顧他的起居,教習他武功。

皇家的這點事情,不足以傳到宋團圓這個小小縣主耳朵裡去,宋團圓這幾日正忙著宋福信傳諫的事情,順便準備樞雅藍的手術。

宋團圓原本還擔心第二日的傳諫不能完成,冇有想到一大早宋福信就回來了。

宋團圓顧不上多問,趕緊帶著宋福信去了秋家。

秋家也冇有多說什麼,交換了庚帖之後用了膳,也就回來。

這次傳諫,宋團圓見識了什麼是有氣勢的老家人,有紀媽媽在,宋家這邊準備的一切都很妥當,秋家冇有挑出半點毛病來。

宋團圓特地親自拿了五十兩銀子給紀媽媽。

紀媽媽推辭道:“這麼多年,十一這孩子第一次要老奴做點事情,老奴高興還來不及,要什麼賞錢?

“這也算喜錢,今日這傳諫,本來因為家裡的一些事情,焦頭爛額的,可是因為有紀媽媽在,一切都很順利,我心裡感激之情,並不是這五十兩銀子能表達的,紀媽媽就收下吧!”宋團圓對紀媽媽是真心實意的感謝。

紀媽媽笑道:“那就等二公子成親之後再給老奴!”

宋團圓隻得收回來,又說道:“紀媽媽,您不用自稱老奴,您是來幫我們的忙的,孩子們應該尊稱你一聲老媽媽,可不用喊他們公子小姐的,我們家裡冇有那麼多的規矩!”

紀媽媽說道:“以前夫人住在鄉下,自然不需要這麼多的規矩,如今您是縣主,二公子是狀元爺,娶得又是護國公府的女兒,這府裡的規矩是不能亂的!

宋團圓隻得應著,回去之後就吩咐了大吉、雙喜還有江龍、王玉蘭等,這些日子好好跟著紀媽媽學學規矩,她若是冇事兒,也跟著學學,雖說她打算日後會青山鎮那邊去,知道點這邊的規矩,總比不知道的強。

房間裡,宋福信一直等著宋團圓前來。

等宋團圓進門來,宋福信趕緊上前說道:“娘,您聽我解釋,那個史書……”

“你不用說,我知道你是冤枉的!”宋團圓說道。

宋福信一愣;“娘相信我?”

“你這孩子一向做事仔細,對書籍什麼的十分愛護,彆說那是孤本史書,就是家裡你的書,都保護得很好,怎麼可能隨意破壞史書呢!”宋團圓說道,“但是這件事情,你可想過是怎麼發生的嗎?”

宋福信點頭:“被關起來的那兩天,我仔細回憶了一下,當時修撰史書就我們三個人,除去我還有陸兆恩還有秋玉承,當時我因為事情出去了一趟,回來他們兩個都不在,書也損毀了,我上前去檢視,卻正好遇見梁王前來,這似乎是太過巧合了!”

“那陸兆恩與秋玉承那個時候在哪裡?”宋團圓問道。

宋福信想了想:“他們前去迎接梁王去了,在梁王的身後!”

“也就是說,也有可能是他們兩個撕毀了史書之後,纔去迎接梁王,自然也有可能,他們兩人都走了,進來彆人撕毀了史書!”宋團圓看了看宋福信問道,“你心裡更傾向哪一麵?”

宋福信皺眉:“娘,我懷疑是陸兆恩!”

宋團圓有些欣慰,當時她為了這一世宋福信與陸兆恩不成為死對頭,所以要他們義結金蘭,宋團圓還真的怕宋福信太過耿直,太過相信陸兆恩,現在看來,宋福信前世能夠成為梁王麵前的第一大奸臣,腦子不傻!

“陸兆恩可是你兄弟!”宋團圓依舊不動聲色的說道。

“娘,其實之前陸兆恩約我出去,幾次都巧遇梁王,我就開始懷疑了。”宋福信低聲說道,“陸兆恩才華不輸給我,這次他隻是榜眼,他表麵上不說,心裡其實有些難受的,再加上他那父親還在獄中,有求於梁王或者是程王……”

“娘,您放心,我心中有數的,以後會留個心眼,這樣的事情不會再發生了!”宋福信抬眸望向宋團圓,“這次讓娘,讓紀公子操心了!”

宋團圓問道:“你知道是紀公子將你救出來的?

宋福信點頭:“那個梁王是故意為難我,讓孃親出麵診治那個樞公主,這個時候,也就隻有紀公子的話管用!”

宋團圓拍拍宋福信的肩膀,看來宋福信比她看得明白,那她這樣就放心了。

“你在朝堂之上,難免會有這種勾心鬥角的事情,你要學會應對,也要學會化解!”宋團圓在心裡歎了一口氣,看來上一世,宋福信過得也不好,他成為梁王的第一軍師,要麵對的會更多,雖然最後失敗了!

想想前世,這原主隻要求宋福信給她爭光,多賺銀子多賺麵子,可想過他內心的痛苦與苦累?

“你若是累了,那就回青山鎮,娘不要求你這輩子有多榮耀,也不指著你光宗耀祖,隻要你問心無愧,平安喜樂就好了!”宋團圓說道。

宋福信點點頭:“娘,我知道的,您放心好了!

宋團圓笑笑,看來她還要去感謝一下紀長安,順便與他說說要給樞公主做手術的事情。

宋團圓去了紀家,卻被告知紀長安這幾日忙,都冇有回府。

宋團圓有些失望,想到明日的手術,她心裡有些不定,也就悄悄地從劉府進入,在那劉府後花園中坐了一會兒。

直到天色晚了,宋團圓這纔回家。

第二日一大早,樞公主就派人來接宋團圓去驛站。

王玉蘭與宋大吉她們十分擔心,宋團圓笑笑,安慰了她們,最後隻帶著江龍前去。

驛站中,宋團圓將帶來的油布打開,佈置手術室。

樞雅藍帶著婆子坐在門外,她眸色冷淡地望著忙來忙去的宋團圓,雖然是她已經定好的計劃,但是想到一會兒還是要挨一刀,她心裡還是有些緊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