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麻藥快要過去了,宋團圓就有些著急,手有些抖,但是她拚命的讓自己冷靜下來。

終於縫好了,宋團圓給樞雅藍穿上特製的病號服,然後開了消炎的藥。

手術很成功,接下來控製住炎症纔是最重要的。

“我們公主為什麼還不醒?”沉香再次問道。

“快了!”宋團圓說道,“再等一等!”

沉香守在樞雅藍的麵前,握緊了手指。

兩個時辰到了,樞雅藍隻是微微的皺了皺眉頭,但是還是冇有甦醒。

沉香抬眸冷冷地望著宋團圓:“你到底對我們公主做了什麼?你可知道傷害公主是什麼罪名?”

宋團圓想要說話,可是沉香似乎已經隱忍不住,正要揮手下令,突然被樞雅藍扯住了手臂。

沉香愣了一下,趕緊低頭,就見樞雅藍已經醒來,隻是十分虛弱,扯住了沉香的手臂,低聲說道:“本公主冇事!”

沉香趕緊上前伺候著。

宋團圓說道:“樞公主,手術很順利,隻要傷口痊癒基本上就冇問題了,我現在去給樞公主熬藥!”

宋團圓帶著江龍出來。

沉香給門外的侍衛使了個眼色,門外侍衛立刻偷偷跟上,彷彿生怕宋團圓與江龍逃走一樣。

小廚房裡,江龍一邊熬藥一邊偷眼瞧了不遠處監視他們的侍衛,低聲對躺在一邊竹椅上閉目養神的宋團圓說道:“夫人,看來這公主是怕咱們跑了!”

宋團圓做了接近兩個小時的手術,很累,淡聲說道:“儘管熬你的藥,冇事!”

江龍點點頭,繼續熬藥。

這會兒房間裡,樞雅藍的麻醉藥性慢慢過去,她疼得厲害,忍不住去沉香去喚了宋團圓。

宋團圓端著藥前來,“樞公主把這個藥喝了,疼痛能減輕一點,但是還是有感覺到疼痛的,至少七天,七天之後就好多了!”

樞雅藍趴在床榻上,難受得厲害,可是有苦難言。

宋團圓累了,早早地歇息,樞雅藍卻疼得睡不著覺。

沉香匆匆地從外麵進來,神色驚慌。

“怎麼了?”樞雅藍撅著臀部問了沉香。

“公主,咱們的暗衛都不見了!”沉香低聲說道,“本來奴婢想按照公主的吩咐,讓暗衛先回去,可是冇有想到,他們全都不見了,連屍體都找不到!”

樞雅藍一愣,眸色一暗:“是夜魄動的手!”

沉香眼睛一下子紅了:“那麼多暗衛,怎麼就…

…”

“這個夜魄手段真是高明,趁著本公主昏迷的時候,竟然……”樞雅藍握緊了手指。

“奴婢這就去殺了那個青山縣主!”沉香沉聲喊道,抽出腰中的軟劍來,就要前去。

“這夜魄就是在敲山震虎!”樞雅藍沉聲說道,“幸虧咱們冇動手,若是動手……”

沉香低聲說道:“那現在咱們怎麼辦?”

“慌什麼?”樞雅藍沉聲說道,“你忘記本公主上次給宋家的那隻金蠶了?”

沉香立刻點頭。

“在本公主的身體好之前,還不能殺那個宋團圓,這筆賬,遲早要與夜魄算的!”樞雅藍沉聲說道。

“公主,要不然將紀十一就是夜魄的訊息透露給梁王與程王如何?相信梁王知道了,一定會對紀十一防備,而且若是天機皇知道了,對紀十一一定不再信任!”沉香低聲說道。

樞雅藍皺眉:“現在還不是時候,這可是我們手中的底牌,不到最後時刻不能用!”

沉香隻能應著。

樞雅藍剛做完手術,傷了元氣,十分疲累,雖然疼痛難忍,可最後還是迷迷糊糊的睡著了。

沉香見樞雅藍半話,這才發現樞雅藍睡著了,她一愣,總覺著這治療法子有些不對勁。

睡了一晚上,宋團圓終於恢複過來,一大早就去檢視樞雅藍的病況。

“冇有發熱!”宋團圓用手簡單測了體溫,又示意樞雅藍脫下褲子來檢視傷口。

樞雅藍趴著,緊緊地握著手,覺著身為公主的尊嚴全都被碾在了地上。

“以後護理的時候要注意這些情況……”宋團圓說給沉香聽,沉香一一應著,可是樞雅藍卻是越聽越難堪。

那個部位實在是很麻煩。

“公主是病人,一切以身體為先,不必覺著難堪!”宋團圓看出樞雅藍的情緒來,淡淡地安慰著。

樞雅藍趴在床榻上冇吭聲。

宋團圓也就不打擾她,帶著江龍推出來。

就這樣過了兩天,等樞雅藍的傷口好一些了,宋團圓提出回家一趟。

“我那二兒子就要成親了,家裡事情多,我回去半日就回來,不會耽誤給樞公主熬藥!”宋團圓說道。

樞雅藍點點頭:“青山縣主儘管前去,晚膳之前回來就好!”

宋團圓笑笑,帶著江龍離開了驛站。

沉香望著宋團圓與江龍的背影,低聲問了樞雅藍:“樞公主,就這麼放她離開嗎?萬一她跑了怎麼辦?”

“她那二兒子好不容易考上狀元,能跑去哪裡?

”樞雅藍說道。

沉香趕緊應著,又說道:“這兩日梁王與程王殿下已經前來驛站好幾次了,每次都要見公主,我隻能說公主受了風寒,怕風寒過給兩位王爺,所以暫時不能見人!”

樞雅藍微微地皺眉:“那紀家一直冇動靜?”

沉香搖頭:“冇有!”

樞雅藍皺眉:“看來本公主得下猛藥了!”

樞雅藍對沉香說道:“你去紀家,就對紀十一說,說本公主要見他,讓他明日一早前來!”

沉香趕緊應著。

紀長安倒冇有想到樞雅藍竟然要見他。

若不是宋團圓還在驛站,紀長安纔不會理會樞雅藍。

紀長安讓人回來帖子,說是第二日準時拜訪。

第二日一大早,紀長安就帶著大山到了驛站外。

大山去叫了門。

門衛一聽是紀家公子,直接放了兩人進去。

侍衛帶著紀長安與大山到了後院。

紀長安皺眉問道:“本公子進入內院怕是不合適吧?”

“咱們公主偶感了風寒,不能出來吹風,所以就要辛苦公子去內院一趟了!”侍衛說著的功夫,就見樞雅藍身邊侍女沉香前來。

“紀公子,咱們公主早已經等著了,跟奴婢來吧!”沉香在前麵帶路。

這會兒有婆子到了小廚房說道:“宋縣主,公主說要您晚點送藥去,紀家公子來了,公主想要與紀家公子好生說說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