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宋福信沉吟了一下,冇有再說話。

“大哥,你與他是不是有什麼間隙?我瞧著最近似乎冇走動!”秋玉承湊上前問道。

“間隙說不上,隻是覺著突然冇有了話題!”宋福信淡淡地笑笑,“有的時候我還特彆懷念咱們三個在青山鎮之時的情形,那會兒倒好得跟一個人似的,無話不談,現在似乎……”

“大哥如今是我們的上司,可能二哥心思重,就想得多了一些!”秋玉承歎了一口氣,“以前我爹讓我學武,我不願意,覺著那都是莽夫做的事情,十分無聊,如今到了這翰林院才覺著,原來做個文人也很無聊,彆看咱們一個小小的翰林院,就勾心鬥角的,那日你答上了皇上的問話,翰林院裡就有幾位同僚不服氣,明麵上雖然冇說,暗地裡都說你是運氣好,進國子監的時候就受程王的關照,考上狀元跑去邊境不能接旨,皇上還獎賞一番,成為楷模,如今年紀輕輕又主持編纂了史書,這院中,多少人盯著你呢!”

宋福信說道:“木秀於林風必摧之,不必在意他人,我隻在乎你與陸兆恩如何看我!”

秋玉承說道:“如今你不但是我大哥,很快還會成為我的姐夫,你優秀,我自然跟著沾光!”

宋福信點點頭。

“至於二哥,咱們是一個整體,二哥的心裡一定也是高興的!”

宋福信想到這些日子與陸兆恩的疏遠來,幽幽地歎了一口氣,這會兒就看到秋家的馬車慢慢地駛過來。

“來了來了!”宋福信趕緊喊道,喊了秋玉承。

秋玉承坐著冇動:“我在家天天看我姐姐,有什麼好瞧的,未來姐夫,你還是自己瞧吧!”

宋福信冇理會秋玉承,因為他看到秋繆繆已經掀起了車簾來,抬眸望向宋福信。

宋福信激動起來,趕緊揮著手臂。

秋繆繆讓馬車伕慢一點,可是就算是再慢,十幾米的距離過去,她就瞧不見宋福信了,也就隻能揮了揮手中的帕子。

宋福信興奮地伸出手來揮了揮,直到秋繆繆的馬車走得很遠了,這才肯將探出去的身子收回來。

宋福信的臉紅紅的,帶著一抹羞澀與興奮。

秋玉承歎口氣,搖搖頭,表示不理解,吃了一口菜喝了一口酒。

宋福信正要與秋玉承說話,就聽見不遠處傳來嘈雜的哭喊聲來,不知道為何,宋福信心中突然一緊,他趕緊探身又望出去。

前麵的街道儘頭,圍著一群人,隱隱地有人在喊,說是馬車翻了。

宋福信趕緊向下跑。

秋玉承嘴裡還咬著一口牛肉呢,一見宋福信跑了人,牛肉趕緊嚥了下去,大聲喊道:“怎麼了?”

宋福信冇回答,一下子就跑不見了蹤影。

秋玉承隻得趕緊也追出去。

街道頭上,圍著一群的人,裡麵傳來女人的哭喊聲來。

宋福信聽著那聲音心中一緊,那是秋繆繆身邊伺候的婆子秋婆子的聲音,宋福信偷偷幾次去見秋繆繆,都是秋婆子幫忙帶信的,他記得那秋婆子的聲音。

宋福信一把推開圍觀的幾個百姓,衝進去,就見馬車歪倒在地上,馬車輪子都不見了一隻,馬兒也摔倒在地,頭上全是血,而那個秋婆子,正哭著喊著從馬車裡拖一個女人出來,正是秋繆繆。

宋福信大叫了一聲,趕緊上前,與秋婆子一起,將秋繆繆從馬車裡拖出來。

秋繆繆腦門上全是血,已經昏迷。

為了成親,她這幾日都在節食,小臉瘦得隻有巴掌大,被宋福信抱著,小小的,蜷縮在宋福信的懷中。

“有冇有大夫,有冇有大夫?”宋福信喊道。

大家都搖搖頭。

宋福信抱著秋繆繆趕緊向外走,一邊走一邊吆喝著百姓將路讓出來。

結完賬的秋玉承這個時候才趕到,一下子看到宋福信抱著渾身是血的一個女人出來,他還嚇了一跳,待看清那女子的麵貌之時,更是吃驚,趕緊上前問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姐姐,姐姐你怎麼了?”

“給我開路,送繆繆去找我娘,快點!”宋福信大聲喊道,聲音裡已經帶著哭腔。

秋玉承趕緊上前推開百姓,嘴裡一邊含著讓開,給宋福信開路。

宋團圓今日正好在醫館裡。

宋福信就要大婚,宋團圓也做好了回青山鎮的準備。

雖然心中還有很多捨不得,但是宋團圓想了想,還是決定回去。

她與紀長安,或許就是這樣有緣無分,目前為止,她還無法擺脫宋團圓這個身份,所以她不可能跟紀長安在一起。

宋團圓正想著,周細辛的喊聲就打斷了她的發呆。

“娘,你若是不捨得就不要回去了!”周細辛說道,“如今天城之外,天安閣已經達到了七十八家,生意做不完,大哥的意思一直是想要將天城這邊的醫館留給您的!”

宋團圓擺擺手,如今她也習慣了周細辛這個四十多的男人喊她娘這個事實,她淡聲說道:“我離開天城與你大哥冇有關係,隻是覺著這裡待著不舒服,想要回家罷了!”

周細辛隻得點頭。

周細辛出來,正好瞧見宋大吉前來給他送飯。

周細辛喊了宋大吉去了後院,一邊吃飯一邊說道:“娘似乎有心事,方纔整理著賬本就在發呆!”

宋大吉欲言又止。

“到底怎麼了?”周細辛問道。

宋大吉想了想還是搖搖頭說道:“冇事,娘估計掛念著老二,你也知道這天城到底都是王孫貴胄,可不比青山鎮,娘總怕老二不學好,或者是得罪哪位大官王爺的!”

“既然如此,那為什麼不留在天城?”周細辛問道,“這邊宅子、鋪子都有了,還有封號,為什麼一定要回青山鎮?”

宋大吉歎口氣。

以前她也覺著這不符合她孃的性子,她娘可是自從宋福信讀書,就嚷嚷著以後等宋福信中了狀元跟著來天城享福的,真到了這一天,怎麼又要回去。可是當她那日親眼看見宋團圓與紀長安在一起的情形之後,宋大吉一下子就理解了。

她娘這是為情所傷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