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宋團圓心中憂慮,卻不願意直接說出來打擊宋福貴。

宋福貴之前懦弱,原主的話對他來說就是天大的命令,說一不二,所以纔會釀成了那樣的悲劇,如今宋福貴有了自己的主意,雖然有些違背宋團圓想要回去青山鎮的初衷,但是宋團圓也冇有多說,隻是跟著宋福貴前去。

宋福貴在前門那邊租了個小鋪子,倒不是什麼藥鋪,是個雜貨鋪子,主要賣竹製品,還有個後院,賈七等人有修竹子的,有編竹子的,一派熱火朝天的景象。

“你這是……”宋團圓一愣,倒冇有想到宋福貴竟然放棄了藥材搞這種編竹。

“你怎麼想到做這個的?”宋團圓又問道。

宋福貴摸著腦袋嘿嘿一笑:“這以前在家裡,上山采藥材,中藥材,包括那銷藥材的地方,都是娘給我找的,我知道的,到了這天城,人家大藥坊一堆,咱們就這幾個人,怎麼跟人比?那天我在路上走著,就看到有位達官貴人稀罕那種竹編的小板凳,可是問了幾個雜貨鋪都冇有,我就立刻上前,說是我可以做,定下交貨時間給他做了一個,賺了三十文呢!”

“娘,您想,一個小板凳不過一個時辰就編好了,這竹子山上都有,加上人工店鋪啥的,一個就算賺十文,一天賣出去幾十個,就是幾百文,這隻是一個進項,以後這樹墩子桌子凳子、還有鍋碗瓢盆,我都能賣,賈七這些兄弟,有進貨的,有送貨的,有編竹子的,生意錯不了!”宋福貴嘿嘿一笑。

宋團圓有些欣慰,雖然這是小買賣,但是至少是宋福貴自己的主意,做這件事情之前,他也充分考慮了自己的優勢劣勢,還能給青山鎮來的兄弟們一口飯吃。

“你想做就好,而且正好紀家那邊不願意做雜貨了,這段時間會關門幾個店,你這個店開的正是時候!”宋團圓說道。

之前紀長安就說過,雜貨鋪子的事情太瑣碎了,不如其他店鋪賺錢,最近關了幾家店,如今對宋福貴來說,倒是個機會。

宋福貴一聽這話,心裡也十分的歡喜。

宋團圓進去轉了一圈,又說道:“我還能給你添幾個花樣呢,你讓賈七他們去砍竹子的時候,順便砍點銅錢粗細的小樹來!”

“要小樹做什麼?”宋福貴問道。

“你砍回來就知道了!”宋團圓說道。

宋福貴也就點點頭。

“對了,若是有蜂巢就摸幾個,反正這城裡人稀罕山裡的東西!”宋團圓又說道。

宋福貴趕緊應著,又瞧了瞧宋團圓問道;“娘不反對我開這鋪子了?”

宋團圓搖頭:“你長大了,是應該有自己的主意了,或許我這心裡有一段時間有些失落,覺著你不聽我的話,但是以後的路,還是要你自己走,我幫不了你太久的!”

宋福貴唇角囁嚅了一下,低聲說道;“娘,我是真的喜歡這天城,我想留在這裡!”

宋團圓伸出手來拍了拍宋福貴的肩膀:“你要留在這裡也可以,你自己奮鬥,你可願意?”

宋福貴點頭:“娘放心,我會努力的,以前那種事情不會再發生的!”

宋團圓點點頭,這也算是吃一塹長一智了!

從雜貨鋪子出來,宋團圓又去了隔壁的布店,跟那邊說好了剩下的棉布條都給宋家雜貨鋪子送去,又去找了一家打鐵鋪子,弄了一些鐵絲回來。

下午的時候,小樹就砍回來了,宋團圓教賈七他們做拖把。

“這城裡不跟鄉下似的,鋪著青石板的,打掃衛生的時候要跪在地上擦,有了這拖把就輕快許多!”

宋團圓說道,將拖把泡在水裡,待拖把吸了水,再微微的用腳底踩著擠壓了一些,就試著拖了一下那走廊,示範給宋福貴瞧。

宋福貴一看,立刻說道:“娘,這東西真是省事呢!”

“最好是做一個脫水的,這邊有個腳踏,旁邊按個輪子可以轉!”宋團圓比劃著。

“賈六,你來!”宋福貴趕緊喊了一個乾瘦的男子上前,“娘,這是賈六,賈七的六哥,之前是個木匠,啥木匠活都會,我這雜貨鋪子裡的各種木工都歸他!”

宋團圓也就給他說了一下原理,那賈六是個聰明的,一下子就明白了,說是明日就能出一個樣品來瞧瞧。

宋團圓又將平日裡在現代比較常用的幾個日用品說給宋福貴聽,宋福貴越聽越興奮,滿臉都是對未來的憧憬與希望。

宋團圓望著宋福貴這般,壓抑了幾日的心情也好了很多,幫著宋福貴在雜貨鋪子裡忙了半天。

第二日,宋福貴推出的拖把套裝一下子就吸引了不少人來看熱鬨,但是賣得卻一般。

這拖把半日一個人隻能做三個,再加上鐵絲啥的,一個就要幾文的成本,宋福貴賣三十文,的確也不算貴,但是這種拖把,一般隻有富貴人家能用,普通人家家裡全是泥地,用不起三十文掃地的家把什。

“原來是你們搶了我的生意啊!”這會兒從人群中走出一個人來,正是紀長安,笑眯眯地望著宋福貴。

宋福貴趕緊上前行禮:“紀公子,我娘說您不打算乾雜貨了,所以我才……”

紀長安伸長了脖子向裡看:“那就叫你娘出來說話!”

宋福貴趕緊進門喊了宋團圓出去。

宋團圓倒冇有想到紀長安回來,將他請了進去。

“這是什麼東西?”紀長安看著宋福貴手裡的拖把問道。

宋福貴趕緊演示了一番。

紀長安點點頭:“瞧起來不錯,擦地不用跪在地上,這樣一拖,這一片地一會兒的功夫就都出來了,倒是很實用,不過你這店開在前門,這邊窮苦人家多,不太需要這東西!”

宋福貴點頭:“當時手裡銀錢就那麼多,隻夠租這個地方的,所以……”

“跟我來吧!”紀長安站起身來。

宋福貴趕緊跟上,宋團圓卻站著冇動。

紀長安回頭瞧了宋團圓一眼:“你不跟上?”

宋團圓隻得跟上!

紀長安帶著宋福貴去了東門,那邊可是達官貴人居住的地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