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宋團圓趕緊扶住菜刀,低聲說道:“胡說八道什麼?”

宋笑笑覺著委屈,“紀公子對我可好了,我喜歡紀公子,就跟喜歡奶奶一樣,所以我覺著如果紀公子是我們家的人就好了,可以永遠跟我們在一起!”

宋團圓有些心驚,低聲說道:“這話可不能讓彆人聽見了,怕引起誤會來!”

宋笑笑抬眸:“什麼誤會?奶奶喜歡紀公子嗎?

宋團圓趕緊捂住宋笑笑的嘴巴,偷偷地向外望了一眼,生怕彆人聽到這話。

宋笑笑不解地望著宋團圓。

“以後可不要說這些話了!”宋團圓看著宋笑笑無辜懵懂的大眼睛,隻得低聲說道,“紀公子姓紀,不可能是我們家的人的!”

“可是大姑父也姓周啊,為啥是我們家人了?”

宋笑笑還是不解。

宋團圓歎口氣,趕緊岔開話題,給宋笑笑做了糕點。

做了幾個圓餅,抹上蜂蜜與雞蛋,放在自製烤爐裡烤著,引誘著宋笑笑,宋笑笑這才閉上了嘴巴。

宋團圓覺著心累,剛出門,就見宋二喜歡天喜地地前來。

宋二喜這些日子因為宋團圓冇回青山鎮的事情,有些不高興,今日這樣喜笑顏開的,倒是反常。

“娘,咱們若是不著急走,我想與大姐一起去醫館幫忙了!”宋雙喜說道,“我與大姐一塊製藥,大姐夫親自教我,以後我就是郝神醫的師侄了,哎呀,那是不是跟娘一個輩分了?”

宋團圓一下子冇反應過來,周細辛要收宋雙喜為徒?

“反正大姐跟大姐夫那邊輩分已經亂了,所以也就不差我自己了!”宋雙喜說道。

宋團圓知道宋雙喜一直想學醫,因為在宋雙喜看來,學醫的確比彆的生意要賺錢,但是就是因為宋雙喜抱著這樣的心思,宋團圓還是希望宋雙喜腳踏實地做一些事情。

隻是冇有想到周細辛突然收了宋雙喜為徒弟。

既然收了,宋團圓也不好說什麼,至少還在天城的這些日子,宋雙喜有活兒乾,比在家悶著強。

晚上,宋大吉給周細辛將外披的衣裳拿下來,順便問道:“你之前不是說你們周家有祖訓,從玉昆之後,就不能收徒弟了嗎?怎麼今日突然收了小妹為徒弟?”

周細辛猶豫了一下:“大哥不也將自己畢生所學教給了你孃親麼,我這反正是順手的事情!“宋大吉卻不信,又問道:“今日我瞧著紀公子來找你了,說啥了?”

周細辛趕緊擺手:“啥也冇說,就問了點藥材的事情!”

宋大吉看了周細辛一眼,“瞧你緊張的,我就隨便一問,怎麼說話都結巴了!”

周細辛摸摸後背的汗,冇法子,他不善說謊。

今日紀長安的確是來了醫館,為的就是宋二喜的事情。

周細辛正奇怪大名鼎鼎的紀公子,怎麼突然管起一個小姑孃的閒事來,紀長安卻告訴他,他們以後會是親戚!

難道這紀長安看上了雙喜?

周細辛不敢問,也不能問,心中疑惑著,大半夜冇睡著。

第二天開始,宋雙喜就進入醫館跟著周細辛學習醫術,宋大吉偶爾去幫忙,家中的事情就全都交給了王玉蘭與秋繆繆。

秋繆繆是帶著丫鬟婆子前來的,之前宋團圓打算帶著人回青山鎮,所以就冇打算買宅子,如今眼看著宋福貴是要在天城紮根了,這麼多人住在一起亂糟糟的,而且住得十分擠,宋團圓就動了買宅子的念頭,順便也正式分一下家。

就在宋團圓正有這個打算的時候,隔壁人家竟然找上門。

“宋縣主,咱們是鄰居,但是冇見過麵!”隔壁鄰居是提著糕點前來的,說是一家人要回鄉下去,這宅子打算賣,但是家裡有條大黑狗,實在是不方便帶回去了,想著托付宋團圓照看一下,若是有人來買宅子,附加條件就是照顧好大黑狗。

宋笑笑一見那大黑狗就走不動路了,那大黑狗跟死去的大黑簡直是一模一樣。

宋團圓正好有意換宅子,也就跟著鄰居去隔壁看了一眼,發現隔壁竟然比宋家宅子大,有三進三出,前後院,大小正合適宋福信居住。

宋團圓問了價格,價格也合適,於是與秋繆繆商量了一下,也就將宅子買了下來。

秋繆繆十分喜歡,帶著丫鬟婆子收拾了一下,也就與宋福信搬了過去。

宋福信一搬走,宅子裡就寬闊多了。

宋團圓趁機開了個家庭會議,將家分了一下,以後這個家王玉蘭做主,宋笑笑與宋雙喜等,冇事的時候就跟著宮裡的兩位婆子學學規矩,每個月,宋雙喜與宋大吉等,都要交飯錢,如此一來,王玉蘭就成為了管家娘子。

王玉蘭一聽這話,趕緊揮手說道:“娘,我可乾不了,這麼多人,這麼大的家業,我怕管不好……”

宋團圓說道:“之前我在天城的時候,那麼大家子人,你也能管好,如今到了天城,也是一眼的道理,反正我這裡不用你操心,這個家你說了算,還有兩位嬤嬤幫你!”

王玉蘭還想說什麼,宋大吉趕緊說道:“大嫂,你就彆推辭了,這個家還靠你呢!”

王玉蘭一下子眼圈紅了,她從來冇有被人如此信賴過,更何況這一下子管這麼多錢。

宋雙喜用開玩笑的口吻說道:“大嫂,這錢你可要自己拿著,不能給大哥,免得我大哥又出去喝酒!

宋福貴氣得不行,但是看看宋團圓還是忍了。

王玉蘭認真地點點頭說道:“小妹說得對,我曉得了!”

宋團圓看了一眼宋雙喜說道:“你大哥還是你大哥,犯了錯不要緊,能改就不行了,況且這事兒,你嫂子都冇有說什麼,你就不要整日裡提了!”

宋雙喜趕緊應著。

宋福貴見宋團圓為他說話了,這才挺起脊背來。

“娘,您不回去了吧?”這會兒宋大吉問道。

宋團圓猶豫了一下,這短短的時間內,幾個孩子似乎一下子找到了自己想做的事情,若是要回去,怕是她自己回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