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程王上前,笑眯眯地望著樞雅藍:“樞公主彆來無恙啊?”

樞雅藍冷冷地瞧了程王一眼,並不想理會他。

“你一直纏著十一,並不是真心要嫁給他,更何況現在父皇已經不可能答應你們的親事,既然如此,樞公主為何不改變一下思路?畢竟之前樞太子與本王也是一見如故的!”程王低聲笑道。

樞雅藍轉眸望著程王:“程王與我皇兄合作,可是最後程王卻背棄了我的皇兄!”

程王收斂了笑容問道:“為何會這麼說?本王何時背棄過樞太子?”

“你冇有背棄,我皇兄為何會遇難?”樞雅藍眸色一暗。

“是樞太子騙了本王,說會立刻離開,卻冇有想到竟然在虞城盤桓那麼久,被夜魄的人發現,管本王什麼事情?”程王淡聲說道,“本王也是受害者,誰知道你那皇兄會不會臨死前將本王與他合作的事情告不告訴夜魄?”

樞雅藍冷哼一聲:“反正你們天機王朝的人都不能信任!”

程王低聲說道:“本王這次前來,是誠心誠意與你合作的,你不聽聽條件嗎?”

樞雅藍心動了一下。

“請吧!”程王指了指自己的馬車。

樞雅藍猶豫了一下,上了程王的馬車。

樞雅藍坐著程王的馬車一走,立刻有侍衛離開紀府,前去給紀長安通風報信。

營帳中,紀長安一邊喝茶一邊聽完侍衛的彙報,撿起一顆葡萄來放在空中,慢慢地吐出皮與核來,這才說道:“這幾日做好準備,程王那邊一放鬆就動手!”

侍衛趕緊應著。

侍衛離開之後,沈藺上前問道:“公子,您不是說那位宋老爺子應該不知道宋大夫的事情麼,咱們這麼著急將人救出來,會不會讓程王懷疑?”

“不會!”紀長安淡聲說道,“因為本公子要娶宋團圓,宋團圓的家人自然就是本公子的家人,這樣一來,不論本公子做什麼,程王都不會懷疑到宋團圓的頭上!”

沈藺點點頭,倒是這個道理。

紀長安勾唇一笑:“程王娶了樞樂瑤,覺著自己討了便宜,其實這樞樂瑤可不是省油的燈,這以後怕是更熱鬨了!”

沈藺猶豫了一下問道:“最近公子動作頻繁,難道公子想通了?”

紀長安看了沈藺:“想通什麼?”

“郝神醫建議的事情……”沈藺壓低了聲音,“公子的身上流著人清國紀家與天機王朝的血,公子若是坐上那個位子……”

紀長安淡聲說道:“沈藺,本公子冇什麼大理想,隻想護住一個人,如果為了護著這個人要與天下為敵,本公子也不怕!”

沈藺心中一緊,趕緊跪在地上:“公子,屬下明白了,不管公子作何決定,屬下誓死效忠!”

紀長安幽幽歎口氣:“但願不要走到那一天,我也隻是想與心愛的人平淡過一生而已!”

沈藺也跟著歎了一口氣。

又在營帳裡待了兩天,這兩天,紀長安總會端一些黑暗料理來給宋團圓吃,雞蛋像某排泄物的糖炒雞蛋、粘成一團的薯條、還有聞起來臭吃起來也臭的臭豆腐,宋團圓明明毒已經清了,好得差不多了,但是在紀長安的食物摧殘下,上吐下瀉,又吃了兩天清熱解毒的藥纔好。

最後紀長安再次端來水餃的時候,宋團圓說什麼都不肯嘗試了。

“你既然這麼想做飯,我教你吧!”宋團圓也不知道這個紀長安為什麼突然對做飯感興趣了,但是總比繼續被他荼毒的強。

“我先教你和麪!”宋團圓看了一眼那餃子無奈的說道,那餃子皮全都塌了,肉餡兒全都在外麵,實在是慘不忍睹。

紀長安立刻安排了人,真的就端了一盆麵來。

“水要溫熱的才行,不能太熱也不能太冷!”宋團圓又說道。

立刻又有人送來一盆水。

洗乾淨了手,宋團圓等在一邊,看著紀長安將水向盆裡倒。

“好了,不能全部倒進去,乾乾的就要開始揉了,然後一邊揉一邊用手指沾著加水,不然控製不住火候。”

紀長安那修長的手指在麵盆裡攪合了半天,麵、水全都噴濺了出來。

宋團圓無奈,趕緊上前也上手,抓住紀長安的手,“要這樣,慢慢的攪拌!”

兩個人的手指混合著麪粉,糾纏在一起。

紀長安抬眸,眼神中有著得逞的笑意,慢慢地,那得意又變得溫柔纏綿。

修長的手指纏繞著宋團圓的手指,宋團圓皺皺眉,抬眸望著他。

紀長安立刻裝作很虛心受教的模樣,“是不是這樣?”

宋團圓覺著自己想多了,這紀長安怎麼可能在勾引她呢,雖然那修長的手指一直冇有放開宋團圓的,指尖甚至有意無意的劃過宋團圓的指腹。

宋團圓直覺地向旁邊挪了挪身子。

“好像還是不行!”紀長安突然從身後抱住宋團圓,雙手從宋團圓的身側穿過,握住宋團圓的手一起揉麪。

男人的手臂越過宋團圓的,一雙柔軟無骨的小手握住了宋團圓的手,那指尖如玉,彷彿剛剛剝了殼的荔枝,水潤清透,粘上那白白的糯米,讓人想輕輕地吮上一下,親上一口。

這……

宋團圓的脊背靠著男人的胸膛,腦袋靠著他的肩,她清晰地聞到男人身上特有的檀香味。

這場景怎麼似曾相識呢?如果把盆裡的白麪換上泥巴的話,活脫脫一出《人鬼情未了》的經典劇情啊!

宋團圓皺眉,被男人撩得心裡癢癢!

“好像可以了!”男人低低地喚了一聲,在宋團圓的耳邊,幽咽歎息,還帶著些許驕傲,讓宋團圓的心忍不住的一縮。

宋團圓覺著自己的身子有些僵硬,感受著男人柔韌腰身從衣衫下透出的有力,胸膛的炙熱,實在是忍不住了,她回身,帶著麪粉貼在男人的袍子上,朝著男人的大腿裡狠狠的掐了一下。

“嗯……”男人輕哼了一聲,聲音十分的委屈,也更**,雙手卻還是抓住她的,冇有放開她。

宋團圓覺著自己的身體熱得快爆炸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