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宋團圓聽著那聲音,腰身一軟差點趴在麵前的麵盆裡,她將男人纏繞的手指撩開,將麵前的木盆一推,有些狼狽地將身子向前一傾,離開男人的誘惑。

“算了,你想吃餃子我包給你!”宋團圓儘力的保持冷靜說道,腦海裡卻忍不住回味著男人那寬大衣衫下那流暢腰線的魅力,貼在身上的那個感覺……

不行了,再這樣下去,餃子吃不到,她會先吃了紀長安!

紀長安皺皺眉:“其實我就想跟你說,其實我也可以做飯給你吃的,並不是要你一直做飯給我吃!”

宋團圓一愣,管做飯什麼事情?難道這男人以為她不肯答應嫁給他,是怕給他做一輩子的飯?

紀長安很認真的再次端過麵盆來繼續和麪,這一次倒是有模有樣了,而且這男人還一邊和麪一邊轉眸瞧宋團圓一眼,那眼眸透水,陽光透過營帳的簾幔傾斜下來,打在他身上,留下淡淡的光影,一陣微風吹過,那清新的檀香,讓宋團圓忍不住想要上前狠狠的親上一口。

或許親上一口,這男人就是她的了!

喘氣,呼氣,宋團圓斂眼低眉,趕緊出去透口氣。

萬一親一口這男人不是她的,那天地都容不下她的尷尬了!

在宋團圓的教導下,三鮮餃子終於出鍋了。

宋團圓嚐了一口,味道的確不錯。

“咱們什麼時候回去?”方纔宋團圓出去轉了一圈,發現他們一直住在山穀裡呢,四周荒無人煙,也不知道紀長安這些日子是怎麼變出那些難吃的食物來的,想想真是太糟蹋了!

“我已經完全好了,還是趕緊回去吧,我擔心家裡情況!”宋團圓說道,其實她怕再跟紀長安在這山穀裡住下去,晚上會發瘋。

這幾日,沈藺與大山也不見了,每日裡就剩下她與紀長安。

紀長安聽聞宋團圓要回去,心裡感覺挫敗,這幾日他可是挖空了心思勾引宋團圓,怎麼就是不管用呢?

不過現在真的不著急回去,程王與樞雅藍那邊正在進行著,黃彪龍的病也差不多好了,他跟宋團圓在這無人的山穀裡住著也十分的美,不著急回去!

當天晚上紀長安就生病了,開始發燒說胡話,驚動了隔壁營帳裡的宋團圓。

“怎麼好端端的額頭這麼燙?”宋團圓方纔在營帳裡聽著紀長安不斷地哼哼,也就喚了一聲,不見紀長安反應,也就進來,卻冇有想到紀長安竟然燒得這麼厲害。

紀長安不說話,隻是蜷縮了身子,頭髮蓬鬆,衣領鬆垮垮的,露出一抹如玉胸膛,紅唇微張,雙眼朦朧,一副病得十分厲害的樣子。

宋團圓趕緊起身想要去找藥箱,卻被男人抱住了胳膊。

“我去給你拿藥!”宋團圓低聲說道,輕輕地拍著她死死抱著她胳膊的紀長安,“吃點退燒藥很快就好了!”

紀長安迷迷糊糊地張開眼睛,盯著趴在他麵前的那張臉,突然抬起頭來,吻上了宋團圓的唇。

宋團圓一下子瞪大了眼睛,這男人是有多恨她,是想將感冒傳給她嗎?

宋團圓趕緊將身子向後撤,卻被男人緊緊地勾住了脖子,另外一隻手勾上容如南的腰部,雙唇慢慢地打開……

宋團圓緊張得全身都僵硬了,這個男人每次發熱都會這樣親她,醒了又不認!

宋團圓趕緊將紀長安推開。

紀長安眼巴巴地望著宋團圓,白皙如玉的肌膚竟然散發著淡淡的粉色,似三月的櫻花瓣,羞意春濃,一雙眸子朦朧,唇角紅腫,幽暗的眼神如水蛭一樣,緊緊地盯著她。

“紀長安,你休想再藉著生病耍流氓,我可告訴你……”宋團圓的話還冇有說完,唇又被含住。

完蛋了,這次鐵定傳染感冒!

男人的手,慢慢的握住了她的手,修長的手指打開來,與她五指糾纏,修長的手指蜿蜒向上,在她的手心中滑動著。

男人的身體挺拔而清爽,讓人心馳神往。

宋團圓終於忍不住,反握住男人的手,可是男人的手卻照舊固執地向上,他的手指到了宋團圓的肩膀,撫上她脖頸上的鎖骨。

宋團圓覺著自己都快要困難了,她單身了二十多年,怎麼禁得住這樣撩?

就在宋團圓控製不住自己,一下子將紀長安推倒,打算反客為主的時候,外麵突然響起江龍的聲音來。

宋團圓趕緊起身,摸摸自己發紅的臉,應了一聲,走了出去。

紀長安慢慢地張開眼睛,忍不住咬牙切齒。

他就不該留下這個江龍!

江龍站在營帳外,手裡舉著火把,不安地等待著宋團圓出來。

“你這深更半夜的怎麼到這裡來的?”宋團圓趕緊問道,看江龍身上單薄,就要脫下外袍來給江龍穿上。

江龍一見宋團圓,眼淚就嘩嘩地流了下來。

“夫人,缺一味藥,您這可能有,我就來取藥了!”江龍低聲說道。

“缺什麼藥?”宋團圓趕緊問道。

江龍趕緊說道:“是蘄蛇,蘄蛇冇了,天城裡的藥鋪都冇了,奴婢記得上次夫人在山上遇到了蘄蛇…

…”

“江龍!”紀長安冰冷的聲音響起來。

江龍趕緊斂眼低眉。

宋團圓皺眉。

江龍需要蘄蛇,那黃大善人的藥方裡是有這一味藥的,也就是說,江龍這麼著急半夜而來,是為了黃大善人!

如果是仇人,江龍怎麼可能如此儘心,也就是說,紀長安之前說黃彪龍是江龍的仇人,是騙她的!

“帶我去看看!”宋團圓說道,冇有理會紀長安。

紀長安知道宋團圓已經懷疑了,他冷冷地望著江龍。

江龍握緊了手指,低聲說道:“夫人,您不用去了,隻要給我蘄蛇就行了,等今晚的凶險過後,奴婢向公子、夫人解釋!”

宋團圓低聲說道:“我必須親自去看看,你不要再瞞我!”

江龍求救般望向紀長安。

紀長安在心中歎了一口氣,看來黃彪龍的事情瞞不住了。

山路不好走,紀長安牽來一匹馬,抱著宋團圓上了馬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