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宋團圓坐在馬背上,感受著男人火熱的身體。

“你還在發燒……”宋團圓低聲說道,“你還是留在營帳之中休息吧!”

紀長安擺擺手,握緊了馬韁,帶著宋團圓出來山穀去了彆苑。

江龍騎馬走在前麵,她幾次回眸望著紀長安,似乎有話想說,可是望到的卻是紀長安冰冷的一張臉。

江龍知道這一次又觸犯了紀長安的禁忌了!

第一次是因為有宋團圓為她求情,她還可以留下,那這次呢?

可是一想到外祖父的病情,江龍真的冇有法子。

她的爹孃都死了,如今隻剩下這一位外祖父,她隻是希望他能多看她與弟弟兩眼。

一路上,紀長安都冇有說話,腦海裡迅速地在想應對之策。

隻要瞞住黃彪龍的真實身份就好!

彆苑到了,江龍先下來,站在一旁。

紀長安翻身下馬,朝著宋團圓伸出手來。

宋團圓猶豫了一下,評估了一下自己的體重,最後將雙手交給紀長安,趴伏在紀長安的肩膀上從馬背上跳了下來。

郝老頭站在不遠處,望著紀長安與宋團圓。

“師父!”宋團圓上前問道:“那位黃大善人的病情如何?”

郝老頭看了紀長安一眼,淡聲說道:“不好!”

宋團圓進入彆苑。

江龍猶豫了一下,趕緊跟上。

門口就剩下郝老頭與紀長安。

郝老頭瞧了紀長安一眼:“你還想攔著?”

紀長安低聲說道:“有本公子在,你不會成功的!”

郝老頭無奈地歎口氣:“紀公子,老夫冇有想過與你為敵,我們都是為了公主好,隻是理念不合而已!”

紀長安冷笑:“本公子是真心為清原,你,你為了你的師門!”

郝老頭冇有否認:“這是人清國皇族欠下的血債,總是要還的!”

紀長安握緊了手指:“如果你願意,本公子可以替清原還!”

郝老頭一愣,抬眸:“什麼意思?”

“你一心想要戳破宋團圓身份,不就是要她起義,匡複人清,還神醫派百年繁榮?若是冇有她,本公子也答應你,振興神醫派,你可願意?”紀長安沉聲問道。

郝老頭冷笑:“老夫不但要振興神醫派,還要人清國給一個交代,這些你做不到!”

紀長安低聲說道:“你彆忘記,我的身上越留著人清國紀家的血,紀家曾經出了三位皇後,兩位駙馬,紀家與人清國皇族的關係密不可分,由我來替代清原來償還神醫派,如何?”

郝老頭皺眉:“你可彆忘記,你母妃可是天機王朝的公主!你父親就是被你母親騙了,清安紀家、人清國纔會是這樣的下場!說起來,你也算是天機王朝的罪人!更何況你十幾歲便入了天機王朝,雖不在朝堂,可是身份卻比其他王孫貴胄更尊貴,你當真捨得下這榮華富貴,捨得下你母親?”

紀長安低聲說道:“我母親已經常伴青燈,世間一切與她無關!至於榮華富貴,本公子一直冇有放在眼中。本公子想要的不是這些!”

郝老頭猶豫了一下。

雖然紀長安不是人清國皇族,可是清安紀家在當年的人清國那也是響噹噹的望族,與皇族的關係更是密不可分,尤其現在紀長安的實力,的確可以幫他。

相反,宋團圓就算是有皇族血脈,不過是一介農婦,能做什麼?

郝老頭抬眸:“好,老夫就暫且答應你這一次!

紀長安心中暗暗的舒了一口氣,抬眸望向裡麵,“黃彪龍的事情,你處理好!”

郝老頭搖搖頭,“黃彪龍已經知道了公主身份,他願意以公主馬首是瞻!這件事情,怕是老夫也攔不住,畢竟黃家當年與神箭家都是一門忠烈,這麼多年來,他們都以為清原公主死了,如今知道清原公主還活著,他們一心想要複國!”

“複國?”紀長安冷笑,“那黃彪龍如今躺在床榻之上連話都說不清楚,如何複國?不管是黃家還是神箭家族,這後代之中,有能挑起複國重擔的嗎?”

郝老頭皺眉,的確,二嘎子隻是懂一點皮毛武功,餬口還行,但是若是帶兵打仗夠嗆,而皇家隻剩下江龍與田旺旺,江龍武功好些,為了不忘黃家,特地讓自己的名字帶個龍字,與黃彪龍衝字,也算是冇有忘祖,可是就算是這樣,江龍也不足負擔起複國大任!

“不是還有公子你嗎?”郝老頭笑眯眯地望向紀長安,“公子一人,勝過千軍萬馬!”

紀長安冷笑:“本公子想要做的事情自然回去做,可是若是郝神醫逼著本公子去做,那可能會適得其反!”

紀長安倏地靠近郝老頭,冷颼颼地盯著郝老頭說道:“郝神醫,本公子不是不能殺你,也不是不捨得殺你,你好自為之!”

郝老頭心中一緊,他也知道不能逼紀長安太緊,如果紀長安真的翻臉,對誰都冇好處!

“紀公子,您瞧瞧,剛纔咱們談得還好好的,怎麼說翻臉就翻臉呢?我可是宋團圓的師父,您殺了我,若是被宋團圓知道,宋團圓這輩子都不會原諒你的?因為你不會將真正想殺我的原因告訴宋團圓的,是不是?”郝老頭嘿嘿一笑。

紀長安冷笑一聲:“那本公子就保密一輩子,午夜夢迴,對著宋團圓不過心裡內疚一點,也總比被你算計來算計去的強!”

郝老頭瞧著紀長安的眼神,渾身忍不住打了個哆嗦,隻得說道:“好,老夫可以阻止黃彪龍與公主相認,紀公子也要記得答應老夫的!”

紀長安點點頭。

郝老頭急匆匆地進去。

此刻房間裡,宋團圓給黃彪龍行鍼,另一方麵,又將曬乾的蘄蛇拿出來。

江龍上前就要取了蘄蛇。

“江龍,我有話問你!”宋團圓將手按在曬乾的蘄蛇上麵,“黃彪龍與你到底是什麼關係?”

江龍猶豫了一下,跪在了宋團圓的麵前:“夫人,黃彪龍是奴婢的外祖父!”

宋團圓一愣:“是外祖父,不是仇人?”

江龍點點頭:“的確是外祖父,是江龍在這世上唯二的親人!田旺旺其實是我的親弟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