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宋團圓看了一下紀長安,覺著有些奇怪,這宋老爺子怎麼對紀長安這麼客氣?

“爹,您怎麼來了?”宋團圓上前問道。

宋老爺子瞧了一眼宋團圓,幽幽地歎口氣:“該來的躲不掉!”

宋團圓不解,望著宋老爺子:“爹,您這是什麼意思?”

宋老爺子擺擺手:“原本就想這樣回去的,但是這一回去,怕是這輩子也見不到了,我想了想,還是想告訴你,若是有紀公子能護宋家平安,我也就能閉上眼睛了!”

宋團圓一愣,宋家能有什麼事情,需要紀長安護擁?宋老爺子這是什麼意思?

宋團圓還想問什麼,宋老爺子就揮揮手,上了在小木屋那邊等著的一輛馬車,然後逐漸遠去了。

“宋老爺子怎麼會來天城的?”宋團圓隻得回頭問了紀長安。

“老爺子可能是想來見見幾個孫子,迷路了,正好被我遇到,照顧了幾日,這不今日說見見你,見見幾個孩子就準備回去了!”紀長安說道。

紀長安救了宋老爺子,本想秘密地送宋老爺子到個安全地方,可是宋老爺子非要見見宋團圓,不然不肯走,紀長安隻得安排。

但是程王抓宋老爺子的事情,紀長安不想告訴宋團圓,免得讓她懷疑。

宋老爺子要見孫子?宋團圓有些懷疑,自從原主嫁進宋家,這宋老爺子就冇給過原主好臉色,不但如此,就連原主生的幾個孩子也不親近,當時宋福信中了狀元的時候,宋團圓是讓人回去給宋老爺子送信的,可是宋老爺子連門也不開,當天晚上還跑去宋秀才的墳上坐了半夜,將村裡幾個晚歸的人都嚇壞了,還以為撞鬼了呢,如今怎麼想起走這麼遠的路來看孫子了?

而且宋老爺子還對紀長安這麼尊重……

宋團圓不動聲色,也就應了一聲:“那就麻煩紀公子送他回去了!”

紀長安點點頭。

宋團圓笑笑,說是自己累了,想回家休息,也就上了紀長安的馬車回家。

回家之後,宋團圓自己雇了一輛馬車出城,在向著宋家村的路上追出去幾十裡地,卻不見宋老爺子乘坐的馬車。

宋團圓有些失望,天色已經暗了,宋團圓隻得暫時先回家,但是卻再次萌生了回去宋家村一趟問清楚的衝動。

就在宋團圓想要找機會回家去的時候,秋家派人來請宋團圓去出診。

“是姨娘夫人,昨晚生了個大胖小子,可是卻見紅了,請了幾個大夫都不行,老爺特地讓老奴來請縣主,讓縣主看在都是秋家人的份上,救救秋姨娘!”

來的是管家,情真意切地站在門口對宋團圓說道,一再行禮。

宋團圓有些猶豫。

秋家的事情她不想摻和,而且也不想秋繆繆為難。

這會兒秋繆繆帶著人前來,剛好聽到了管家的話。

秋繆繆咬咬唇,望向宋團圓:“娘,要不然您還是去看看吧,這秋姨娘雖然害死了我那未出生的弟弟或是妹妹,但是現在孩子剛出生,若是冇有了母親也是可憐!至於我娘那邊,我會好好跟她說的,絕對不會怪罪您的!”

宋團圓回眸瞧著秋繆繆,歎口氣:“你倒是一個好孩子!”

秋繆繆與宋團圓一起上了馬車。

秋家後院,秋姨娘躺在床榻上,臉色蒼白,人已經奄奄一息。

“老爺,我瞧瞧孩子!”秋姨娘朝著坐在床榻上的秋金鴻伸出手來。

秋金鴻心裡難受,喊了奶孃去將孩子抱過來。

在等孩子前來的時候,秋姨娘苦澀地一笑:“老爺,我終於為你生了一個兒子了!”

秋金鴻低聲說道:“你先不要說話了,我已經讓人去請宋縣主了,她是名醫,她來了你就有救了!”

秋姨娘眼巴巴地望著秋金鴻:“老爺,我還不想死,我還想看著我們的兒子長大,中狀元……”

秋金鴻心中一動,秋姨娘模樣比不上秋卓氏,但是能受秋金鴻寵愛是有原因的。

秋姨娘一眼就能看穿秋金鴻想要的是什麼!

秋金鴻握住了秋姨孃的手:“你放心,等你好起來,我們一起好好地教養我們的孩兒,一定讓他中狀元!”

秋姨娘點點頭。

這會兒秋卓氏就站在門外,聽了這話,忍不住捏緊了手指。

中狀元?她不會讓這個女人得逞的!

一會兒奶孃跑了進來,帶著哭聲:“老爺,姨娘,不好了,孩子他……”

“孩子怎麼了?”宋姨娘趕緊起身問道。

奶孃嚇得說不出話來。

宋姨娘趕緊從床榻上爬起來,向著孩子所在的寢房而去。

秋金鴻不捨得秋姨娘走了,趕緊將她抱起來,兩人去了孩子寢房。

在寢房中,那小搖籃裡,剛剛出生的嬰孩全身發紫,早已經冇有了呼吸。

秋姨娘眼前一黑,身子一下子癱軟在地上,哇啊一聲冇哭出來就暈了過去。

秋金鴻望著那個孩子也是全身發抖。

“是誰,到底是誰?”秋金鴻沉聲喊道。

奶孃趕緊跪下來,哆哆嗦嗦地喊道:“老爺,方纔大夫人來過了……”

秋金鴻怒火中燒,讓人照顧秋姨娘,他回身,就要去找秋卓氏算賬。

“姨娘夫人,姨娘夫人,您……”這會兒伺候秋姨孃的婆子突然驚恐地喊起來。

秋姨娘已經冇有呼吸了!

宋團圓與秋繆繆隨著管家進入秋府,就見秋府裡的人全都慌慌張張的,一臉驚恐的模樣。

秋繆繆正要上前詢問,就見秋玉承一陣風似的從門外進來,一見到秋繆繆,立刻上前喊道:“姐,不好了,爹要殺了娘,咱們快去看看吧!”

秋繆繆一愣:“為什麼?難道……”

秋繆繆一下子想到了什麼,也顧不上宋團圓了,趕緊提起裙子來,跟在秋玉承的身後進了後院。

宋團圓皺皺眉,隻得跟上。

此刻後院裡,秋金鴻渾身顫抖,用劍指著秋卓氏,真的要一劍殺了她。

秋卓氏的麵前擺著兩具屍體,分彆是秋姨娘與剛出生的孩兒的!

秋玉承先跑了進去,一看這情景,一下子也說不出話來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