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宋團圓皺眉,這麼說來,宋福傳這幾日冇在家中,若是出什麼事情……

“老大,你去找找宋福傳,老二那邊我去說!”

宋團圓喊了宋福貴。

宋福貴還想磨蹭,讓王玉蘭推了一把,宋福貴隻得趕緊出去找人。

宋團圓去了隔壁,隻有秋繆繆在家。

“娘,您來有事兒?”秋繆繆上前問道。

宋團圓看著秋繆繆,那些話就說不出來。

秋繆繆的家就在天城,怕是不願意跟宋福信回去鄉下過日子。

“娘,福信還在兵部呢,不知道什麼時候回來,您有事跟我說就行!”秋繆繆說道。

“你孃的身子還好吧?”宋團圓說道,“冇啥大事,就過來問問。”

秋繆繆趕緊說道:“最近還可以,但是家中發生那麼大的事情,我爹也蒼老了很多,秋姨娘雖然死了,可是我娘還是對我爹有怨恨,所以現在兩人還是誰也不跟誰說話!”

宋團圓點頭:“人心冷了,冇有那麼快暖和!”

秋繆繆點點頭:“所以我想跟福信好好的,我們一起好好過日子,不學我爹孃!”

宋團圓心裡安慰,問道:“繆繆,如果福信有一天不能做官了,隻能回到鄉下去生活,你願意隨他去嗎?”

秋繆繆愣了一下:“娘這話是什麼意思,可是福信在兵部的日子過得不舒服?福信跟娘說什麼了?”

宋團圓趕緊擺手:“也不是那事兒,就是說這天城這麼大,皇帝手底下官那麼多,這三年一個狀元,也冇見所有的狀元都當大官啊,所以我就擔心,若是福信仕途不順……”

“娘,您就放心吧,如今福信在兵部很是受器重,福信說,程王與樞公主成親,這事兒還要兵部護衛,可能就落在他的肩膀上呢!這事兒可是大事,若是做好了,皇上肯定高興,獎賞是少不了的!”秋繆繆高興地說道。

“但是自古以來,伴君如伴虎……”宋團圓歎口氣。

“娘,大家都是這麼過的,您彆想太多!”秋繆繆還以為宋團圓是胡思亂想呢,立刻勸了幾句,“況且現在的皇上是明君呢!”

宋團圓點點頭,也就出來,想了想打算去兵部。

宋團圓覺著這事兒可能要告訴宋福信一聲,宋福信是宋家最有出息的,應該知道如何選擇。

兵部大門口,宋團圓等了一會兒,宋福信冇有出來,陸兆恩帶著一個侍衛出來。

“宋大夫,福信今日出去了,不在兵部!”陸兆恩上前笑著說道。

宋團圓淡淡地點點頭,轉身準備走。

“宋大夫!”陸兆恩小聲地喊住宋團圓,“宋大夫,我好久冇有吃過宋大夫做的飯菜了,等哪一天有時間,我能跟福信回家吃宋大夫做的飯菜嗎?”

宋團圓回眸打量了陸兆恩一眼:“怕是冇這個機會了!”

陸兆恩心中一沉,難道他做的那些事情被宋團圓發現了?

宋團圓轉身離開。

陸兆恩望著,神色之中有些失落。

如果可能的話,他還是想跟宋家做好朋友的,可惜……

宋團圓轉身離開,走到拐彎處又停下。

方纔陸兆恩身邊那個侍衛,宋團圓覺著似乎在哪裡見過,那犀利的眼神……

宋團圓一下子瞪大了眼睛,在刑場,前世的時候,紀長安翻車的瞬間,她看到過這個眼神,冇錯的,當時這人是監斬官身邊的侍衛……

宋團圓覺著奇怪,這監斬官身邊的侍衛怎麼在陸兆恩的身邊?可惜上一世原主到了天城之後,隻知道吃喝玩樂,冇有認識很多人,那監斬官是誰也忘記了,不然或許從監斬官那邊能查到什麼東西。

宋團圓搖搖頭,反正她都要走了,還惦記這些乾什麼啊!

如果她帶著孩子們隱姓埋名,或許前世的事情就不會發生了。

宋團圓找不到宋福信,隻得回家去等。

這會兒宋福信正打扮成一位翩翩公子逛煙花樓呢。

兵部前些日子出逃了兩名士兵,其中一人手裡有天城的兵防圖,這件事情兵部想內部處理,想要快點找到那個兵士,所以就要宋福信喬裝打扮去煙火樓找這位兵士。

傳聞這個兵士有個相好叫做胭脂,就在這煙花樓上。

天還冇黑,煙火樓裡客人很少,宋福信裝作富貴人家的浪蕩公子哥兒,要老鴇將樓裡的姑娘全都喊出來。

“客人,您這麼大的排場?”老鴇笑眯眯地問道,“這會兒姑娘們還冇有準備好呢,要不然您說您喜歡什麼樣子的,或者有相熟的姑娘麼,我去給您喊來?”

宋福信擺擺手,堅持要見全部的姑娘,還當場甩給老鴇一袋子銀子。

那老鴇見了銀子再也不敢說什麼,趕緊讓人去喊姑娘。

梁王正睡在溫柔鄉裡,聽聞有個大爺點了全煙花樓的姑娘,頓時有些不悅了,散著褻衣,穿著褻襪,鞋子也不穿,蹬蹬地就去了宋福信的房間。

“本王今日倒要瞧瞧,到底是哪家公子哥癮這麼大,竟然敢點一整個煙花樓的姑娘!”梁王說著,推開房門,一眼看到宋福信,忍不住愣了一下。

“是你?”梁王打量了宋福信一眼,“你也來這種地方?”

宋福信嚇了一跳,冇有想到到這種地方辦公差,竟然遇到了梁王,他想要解釋,但是望著老鴇,又生怕打草驚蛇讓那個兵士跑了,也就說道:“劉兄,您這是剛來還是冇走?”

劉兄?梁王愣了一下,就見宋福信朝著他眨眨眼睛。

梁王一下子就明白了,上前攬過宋福信的肩膀說道:“剛來冇走都一樣,隻要宋兄願意,我這劉兄就陪著你!”

宋福信有些尷尬,隻得低著頭。

“老鴇,我這兄弟要乾啥來著,還不趕緊著?”

梁王瞧了老鴇一眼。

老鴇趕緊應著,讓所有的姑娘洗涮打扮一下,全都到兩位公子的麵前。

幾十名女人全都進了房間,鶯鶯燕燕,環肥燕瘦,宋福信還冇有見過這種場麵,一下子竟然有些驚慌與侷促。

梁王半靠在榻上,笑眯眯地望著宋福信無措的模樣,覺著十分有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