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下半夜,宋福貴纔回來,臉色十分不好。

“怎麼了?”王玉蘭在大廳合衣剛眯了一會兒,聽到動靜趕緊起身,就見宋福貴身上披著霜花進來。

“娘呢?”宋福貴低聲問道。

“剛回房睡覺,等了你們一晚,說是明日就走…

…當家的,小弟呢?小弟回自己屋睡覺去了?”王玉蘭向外張望,冇有看到宋福傳,也就趕緊問道。

宋福貴搖搖頭,再次壓低了聲音說道:“你知道這些日子小弟都跟什麼人來往嗎?你還記得太行山的那些山賊嗎?”

王玉蘭搖搖頭,突然又點點頭:“你說上次綁架小弟的那些人?”

宋福貴點頭:“原來福傳這些日子一直跟那些人在一起呢!上次你不是說看到一個大高個,那個人就是太行山的土匪頭子陳耀世!”

王玉蘭嚇得捂住了嘴巴,“那你的意思是小弟去當了山賊?”

宋福貴擺擺手:“如今那些山賊已經改邪歸正了,說是跟朝廷在合作,但是那也是山賊啊,小弟也不知道咋想的!”

“那小弟現在還在太行山上?”王玉蘭問道。

宋福貴點點頭:“我打聽的是這樣,那太行山太遠了,我去不了,找了許多人想法子給送信去了,這才晚了回來!”

“那這事兒不能告訴娘啊,她會擔心的!”王玉蘭說道。

宋福貴剛要開口,就聽見宋團圓的聲音響起來:

“我已經聽見了!”

宋福貴嚇了一激靈,趕緊與王玉蘭一起回頭。

宋團圓滿臉疲憊,披著件外裳,擔心地望著宋福貴:“你確定福傳是跟太行山那些人在一起?”

宋福貴點點頭。

宋團圓皺眉:“行了,這事兒你就彆管了,我知道怎麼找到他!”

宋福貴還想問,宋團圓就回了屋。

王玉蘭扯了扯宋福貴:“當家的,天就要亮了,你累了一天一夜了,先去休息一下吧,有啥事明日再說!”

宋福貴隻得點頭。

第二天一大早,宋團圓就去了紀家。

這一次,紀長安剛好回來。

紀長安滿臉的疲憊,麵前,沈藺正低聲稟報著什麼,見到宋團圓前來,那冷冰冰的臉上露出一點鐵樹開花似的淺淡笑容,眼睛透亮地盯著她看,“你來了?”

宋團圓上前,沈藺就自動退了下去。

紀長安望著宋團圓的眼神裡全是溫柔:“找我有事?”

宋團圓上前站在紀長安的麵前,晨曦將兩個人的影子拉得很長。

紀長安身上穿著她做的那件寶藍色的衣服,頭髮散下來,臉額上有了青色的胡茬,眼球佈滿了血絲,似乎很久冇有睡過覺了。

“你……”

“你……”

兩人幾乎同時望向對方,幾乎同時開口。

紀長安閉上嘴,隻是望著宋團圓,示意她先說。

宋團圓抬起臉,兩人的臉隔著很近,彷彿能聞見彼此的呼吸,對方的瞳孔裡也全是自己。

“紀長安,你先說吧!”宋團圓低聲道,這是她給紀長安最後的機會了。

紀長安猶豫了一下,上前抓住宋團圓的手:“一切你都不要擔心,有我!”

宋團圓看他,還是這句話?有他,他能幫她改變她是前朝公主的身份?

一想到紀長安是因為原主的身份纔會娶她,而不是真心喜歡現在的她,宋團圓心中就有些落寞。

雖然知道自己的這個身份,想要紀長安這樣男子的愛有些癡心妄想,可是誰叫她內心還是個渴望愛情的小姑娘呢!

她不願意做任何人的替身!

宋團圓將紀長安的手拂開。

紀長安望著宋團圓,心中一縮,他再次抓住了宋團圓的手,這一次,不讓宋團圓掙脫。

“你要相信我,有些事情我不能告訴你,但是真的為你著想,我隻是想給你最好的!”紀長安說道。

你隻是想要給清原公主最好的……宋團圓無奈的一笑。

紀長安緊緊握著宋團圓的手,“隻要你給我時間,我會做到你需要的一切的!”

宋團圓抬眸:“我其實什麼都不需要!”

宋團圓用力地抽回手來,“你說完了,輪到我了!”

紀長安望著她。

“陳耀世可是你的人?”宋團圓問道。

紀長安點頭:“是!”

“那你可知道福傳跟著陳耀世的事情?”宋團圓又問道。

“知道,不過你放心,陳耀世已經改邪歸正,已經不當山賊了,福傳給他當軍師,當師爺,管理著太行山那邊的商路。這件事情我應該提前告訴你的,但是福傳說想要做出一點成績……”

宋團圓皺眉:“你總是這樣,自以為我好,其實你根本不知道我想要什麼!”

宋團圓心中失望了,紀長安為了娶清原,討好宋家的每個人,宋福信的親事,宋福貴的生意,周細辛的鋪子還有宋福傳的英雄夢,紀長安明明對她,哦不,對清原公主拚命的好,可是越發這樣,宋團圓就越是嫉妒。

原主那樣作天作地極品的人,值得紀長安這麼對她嗎?

宋團圓的心中說不出的難受,轉身就走。

紀長安忍不住追上去:“你聽我解釋,宋福傳跟著陳耀世真的冇有做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我真的覺著能鍛鍊那個孩子……”

宋團圓站住腳步,回眸看他:“紀公子,以後我們宋家的事情你就彆管了!”

紀長安一愣。

宋團圓再也冇有停留,急匆匆地離開。

紀長安剛要追出去,沈藺前來攔住紀長安,“公子,陳老將軍來了,說是有要事!”

陳昂之?紀長安皺眉,能讓陳昂之登門的,怕真的是要事,他隻得戀戀不捨地看了宋團圓遠去的背影一眼,大步去了花廳。

花廳中,陳昂之站在玄關之處,望著上麵的畫。

紀長安上前喚道:“陳老將軍!”

陳昂之回眸:“紀公子,你要老夫照顧的人今日前來請假,說要回鄉祭祖,這件事情你可知道?”

紀長安搖搖頭:“皇上不是要將程王親事護衛權交給他麼,這次是大好的機會,若是立功,就能升任兵部侍郎,為何會突然回鄉祭祖?”

陳昂之說道:“老夫也覺著奇怪,隻是那孩子說,他們全家都要回去,所以老夫前來告訴紀公子一聲!”

紀長安想到方纔宋團圓的態度,再想想之前在程王府的時候發生的事情,紀長安一下子臉色大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