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紀長安迅速的意識到,可能宋團圓已經知道了什麼,雖然程王府那邊他嚴防死守,讓淑妃與程王心中還有所顧忌,冇有當場將事情說出來,但是現在這個答案已經呼之慾出了,而且說不定是他有所遺漏的地方,讓宋團圓知道了她身份的秘密。

紀長安現在已經冇有時間分析這個秘密是從哪裡泄露的,他不能讓宋團圓誤會,他必須快點去解釋。

就在紀長安準備前去追宋團圓的時候,宮中張公公前來。

“紀公子,皇上有請!”張公公的臉色十分的不好,淡聲說道。

紀長安看了一眼張公公,問道:“公公,皇上可說什麼事情了?”

張公公淡聲說道:“這個雜家不知,皇上請紀公子進宮,紀公子就趕緊進宮就是了,不需要多問!”

紀長安一下子握緊了手指。

這個張公公平日裡對他還算是客氣,今日有些反常。

紀長安低聲說道:“麻煩公公等一下,我換身衣服就前去!”

張公公淡淡地點點頭:“快些,讓皇上久等了可不好!”

紀長安進入房間。

沈藺趕緊進來,低聲問道:“公子,是不是程王將宋大夫的身份告訴了皇上?”

紀長安皺眉:“程王應該是冇有確切證據的,因為之前在程王府,他說二嘎子全都招了,二嘎子什麼都不知道,能招什麼?所以我一直認為程王是在詐我!”

“那今日張公公突然前來是為了什麼?”沈藺心中還是忐忑,“要不然公子找個理由不要進宮了?”

紀長安搖搖頭:“之前為了不娶樞雅藍,已經讓皇上懷疑我是夜魄的身份,如果這次再不進宮,那就真的此地無銀三百兩了!”

沈藺還想說什麼,紀長安伸出手來吩咐了他,“給本公子更衣!”

沈藺隻得趕緊給紀長安換上衣裳。

紀長安出去,張公公的表情已經有些不耐煩,不悅地說道:“紀公子,皇上又不是冇有見過您,不必如此麻煩!”

紀長安淡笑著說道:“我每次出現在聖上麵前都不易,自然要呈現給聖上最美好的樣子!”

張公公幽幽一笑:“是麼,若紀公子當真這麼想,倒是咱們天機王朝的福氣!”

紀長安不動聲色,隨著張公公出去。

宮中的轎攆早已經等著了。

紀長安上了轎子,沈藺與大山都要跟著。

張公公看了沈藺一眼說道:“還是讓大山跟著吧,陌生臉孔進入宮門不好!”

沈藺看了轎子一眼。

紀長安掀起轎簾來,朝著沈藺點了點頭。

沈藺隻得退到了一旁。

“起轎!”張公公大聲喊道,那轎子就抬了起來,朝著皇宮而去。

沈藺望著那轎子,低眸望向手心裡。

剛纔出門的時候,紀長安給了沈藺一個紙條,上麵寫著要他保護好宋團圓。

沈藺皺眉,他還想偷偷進宮保護紀長安呢!

沈藺猶豫了一下,進入紀家,一揮手,就有兩名暗衛前來。

“通知鷹衛,保護宋家人,同時通知鷹路上的兄弟,做好起事的準備!”沈藺沉聲說道。

暗衛趕緊應著。

沈藺第一次違抗紀長安的命令。

他知道在紀長安的心中,宋團圓是他的命根子,可是在沈藺的心中,紀長安是他的命根子!

不論發生什麼事情,他都不能讓紀長安有事。

紀長安隨著張公公進了宮。

禦書房中,紀長安行了禮,斂眼低眉。

天機皇坐在那龍椅上,黑色平冕上的白玉珠簾輕微地晃動了一下,一雙鷹目莫測高深地望著紀長安。

“十一,最近在忙什麼?”天機皇淡淡的開口,聲音中卻有一種讓人心顫的力量。

紀長安照舊低著頭回答:“不過是生意上的事情!”

天機皇向著紀長安擺擺手:“你上前來!”

紀長安低著頭走上前。

“再前!”道。

紀長安再上前,走到天機皇的麵前。

“抬起頭來!”天機皇淡淡地命令道。

紀長安抬眸,望見聖上那高深莫測的一雙茶眸,那眼波好似才融化的崑崙雪水,且寒且冽。

“十一,你是不是好久冇有去看你母親了?”聖上柔聲問道,“她十分掛念你!”

紀長安垂下眼簾:“是,十一改日就去!”

“太後那邊,這些日子你倒是去得勤!”聖上又說道。

紀長安的眼神抖動了一下,淡聲說道:“太後她老人家年紀大了,幾次派人去喊十一,十一推不掉!

聖上笑笑:“你常去看太後,是好事!”

紀長安繼續淡淡地垂著頭。

聖上沉默了片刻,又道:“朕也希望你常來看看朕!“紀長安抬眸笑道:“聖上有這個需要,十一會常來!”

“朕這兩個孩子,老三(梁王)聰明歸聰明,但是不肯真的用功,前些年也被朕慣壞了,歪門邪道一堆,繼承大統怕是差了一些,老八(程王)看起來正派一些,也有帝王之相,但是那個孩子從小不在朕身邊,朕看著他,有時候不知道他在想什麼!”天機皇幽幽地開口。

紀長安不說話,隻是聽著,不給任何意見。

天機皇嘮叨了半天,終於望向十一:“朕這一生,為了天機王朝做了許多後悔的事情,但是那些事情再回去二十幾年,朕還是那麼做!”

紀長安淡聲說道:“聖上是明君!”

天機皇無奈地笑道;“你當真這麼以為?”

紀長安麵色不改:“是!”

天機皇笑笑:“是你的真心話就好!”

天機皇長長地舒了一口氣,突然問道:“你今年也有二十七了吧?”

紀長安點頭。

“之前樞公主說要嫁你,朕倒是真的動了這樣的心思。樞太子到現在都不知道是生是死,若是娶了那樞公主,說不定你就要去地樞國做駙馬了,朕當真捨不得你。朕還冇打定主意的,那樞公主說喜歡上了老八,如今這指婚的聖旨也發出去了,你心裡可怨恨朕?”天機皇問道。

紀長安搖搖頭:“那樞公主太過蠻橫,十一不喜歡!”

天機皇笑道:“這麼多年,在朕的麵前,你倒是第一次表達喜歡什麼不喜歡什麼,以前朕給你什麼,你都說好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