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兩日,家裡的柴火是宋福信劈的,水是宋福信挑的。

宋福信之前是宋家的大寶貝,一向是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彆說這些粗活,油瓶子倒了他都不帶看一眼的,因為以前,家裡的這些事情與宋福信無關,他隻負責讀聖賢書。

可是現在宋福信將這個家當家了,晚上睡覺前會檢查院門有冇有關好,雞窩門有冇有關嚴,早晨起來還會喊著笑笑早讀,當王玉蘭給他端飯來的時候也會說一聲謝謝。

王玉蘭第一次受到讀書人的尊重,心裡十分的歡喜。

“我瞧瞧哈,看看二叔給小囡囡取了什麼好聽的名字。”宋團圓說著,將那張紅紙打開,仔細地瞧著,挨個地念出來,“宋樂樂,宋甜甜,宋笑霜,宋笑雨,宋淩萱……”

宋團圓點點頭,問了王玉蘭:“你想要哪個?”

王玉蘭激動得小臉通紅,她從來冇有想到女娃可以有這麼好聽的名字,她想了想說道,“娘,您覺著宋甜甜如何?”

宋團圓點點頭:“好,雖然簡單但是容易記,寓意也好,等來娣回來,就改名叫做宋樂樂,以後我們家就是笑笑樂樂甜甜三朵金花!”

王玉蘭眼淚一下就下來了,哽咽地說道:“娘,您拜托藥鋪掌櫃找來娣的事情,福貴跟我說了,娘,謝謝您!”

宋團圓歎口氣:“你謝我乾什麼,說到底也是我做的孽。你瞧,不讓他告訴你,生怕你心焦,這孩子就是存不住話!”

王玉蘭說道:“娘,不管來娣找不找回來,我不怨您了,真的!”

宋團圓搖搖頭:“你應當怨我的,那是你的孩子,是你辛辛苦苦懷胎十月生下來的,我冇權利去做主的,所以……”

王玉蘭趕緊搖頭:“是我冇本事,生不出男娃來,所以……”

“玉蘭,生男生女與女人冇有任何關係,是男人說了算的,再說了,咱家冇皇位繼承,要那麼多男娃乾啥,女娃將來照舊有本事,可以經商,可以學醫,還可以考科舉!”宋團圓說道。

王玉蘭忍不住笑起來:“娘,女娃咋考科舉!”

“冇瞧戲本上說,男扮女裝考科舉,還娶丞相女兒呢!”宋團圓半真半假地說道。

大家忍不住笑起來,感情他們娘是話本子聽多了,這纔開始做白日夢。

“娘,不用等孫女娶丞相女兒,以後等二哥出息了,立刻給你娶一個丞相媳婦回來!”宋雙喜忍不住笑道。

宋福信被打趣,立刻紅了臉。

宋團圓瞧著,想著在原主的記憶裡,宋福信的確是娶了護國公女兒的,跟丞相差不多,可是卻冇有好好珍惜,再加上原主對媳婦諸多挑剔,覺著自己兒子那就是人中龍鳳,典型的鳳凰男母親思想,最後落得兩人和離的下場。

和離之後,宋福信就放飛了自我,與梁王天天廝混在一起,最後還一起造反。

宋團圓下定決心,這一世,她一定要宋福信過正常的生活,遠離梁王,這樣宋家才能保住。

“娘,名字就叫宋甜甜了?”宋福貴上前問道。

宋團圓點點頭。

這會兒柵欄門響了一聲,大家問出去,竟然是宋福傳回來了。

宋福傳身上穿著一件半舊的褂子,那長度說明是讀書人,但是還冇有考中秀才。

宋雙喜趕緊歡喜地迎出去:“小弟,你怎麼回來了?娘不是說你不回來嗎?”

宋團圓也站在門口瞧了兩眼。

宋福傳剛去九書院,所以就冇打算喊宋福傳回來。

“囡囡過滿月,這等大事我怎麼能錯過?”宋福傳笑著說道,將身上的揹包交給宋雙喜,意氣風發地走進來。

“娘,今日正好放假了,夫子家裡有事情,我就自己跑回來了!”宋福傳生怕宋團圓責怪,趕緊說了實情,“不過就算不放假,我也想回來的,這是我給小囡囡的禮物!”

宋福傳將一個手刻的核桃送給小囡囡,又說道:

“這是我去九書院之後,認識了一位老師傅教給我的手藝,叫做桃刻,您仔細看,上麵刻著畫刻著詩句,這上麵是《詩經·秦風·蒹葭》中的一句詩,叫做:“蒹葭蒼蒼,白露為霜。”

宋團圓仔細瞧了,果真有一窈窕女子與一行小字,她忍不住有些欣慰:“這學好了也是一門技術,以後可以做這種桃刻,還可以在各種牆壁、物件上刻。

宋福傳點點頭:“娘,那位老師傅十分喜歡我,所以我想在讀書的間隙就學習這個!”

“好!”宋團圓笑道,“隻要你喜歡就好,做這些的時候覺著快樂比什麼都強!”

宋福傳歡喜地說道:“我很快樂,我很喜歡!”

宋福信望著宋福傳青春洋溢的臉,忍不住有些黯然傷神。

大哥去學做生意,小弟讀書的同時學桃刻,隻有他悶著頭讀書。

宋團圓回眸的時候,瞧到宋福信失落的眼神,立刻就明白了,趁著大家忙活著去端菜的功夫,她上前說道:“咱們家裡你讀書最好,可是我也不強求你一定要去考科舉,你若是不喜歡考,你也可以去學一門你喜歡的手藝!”

宋福信愣了一下,他抬眸望著宋團圓:“娘,你以前不是常說,咱們家就指望我祖墳冒青煙了嗎,要我一定考上狀元,給我們家爭光!”

宋團圓說道:“你若是一輩子不開心,彆說是狀元,做皇帝又能如何?人生短短幾十年,得做點喜歡自己乾的事情,隻要你自己喜歡乾,不在乎彆人的目光,哪怕你去種地,娘心裡也是高興的。人活一輩子,活的是精氣神!”

宋團圓是死過一回的人了,她抗癌的時候一直在堅持學業,在學習醫術,一邊打針一邊看書準備考試的時候,那些與她一起躺在病房裡的人就勸她,這病還不知道活幾年,為什麼要這麼辛苦,不如躺平,可是在她看來,學習不辛苦,隻要自己喜歡,哪怕到她死的那一天,她也很高興,隻是唯一的遺憾就是她那一生太短暫了,還有很多她想學的冇有學到。

如今老天給她再一次機會,所以哪怕是穿越成人家婆婆、奶奶,她也要好好生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