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看我爹,案首、解元、狀元,這一路走來,回回科舉第一名,可是他得到什麼了?皇帝昏聵,不分黑白,他還是被陷害罷職回家,家人都被他連累,可是他讀書讀傻了,流放的兒子身陷煙花樓的女兒都不管,一心還想要為國家培養棟梁,簡直是笑話!”

葉嫣然冷笑一聲,“這些年我在煙花樓也攢了一些錢,就算是宋福信什麼都不做,也夠我們花用的了,人生苦短,為什麼一定要向上爬?”

宋團圓愣了一下,葉嫣然這想法,若是早些日子說出來,宋團圓說不定真的一拍板讓宋福信就入贅葉家了,免得讀書讀出禍害來,可是現在宋福信有了自己的理想,她冇有權利毀了他的理想。

“這事兒還要宋福信願意!”宋團圓說道,“你問過他意思嗎?”

葉嫣然說完這話,原本是等著宋團圓來撕她頭髮的,這樣一來,她就作準了她與宋福信有一腿的關係,可是卻冇有想到宋團圓竟然這麼冷靜。

一個想要毀了她兒子前途的女子啊,她竟然還能照舊拉著手,笑眯眯地問她可跟宋福信商量過……

葉嫣然猶豫了一下,低聲說道:“冇有,我冇有與他說過!”

“那你憑啥因為你的一廂情願,就毀了他?你若是真的喜歡他,不會這麼做的!”宋團圓歎口氣,“你隻會願他更好!”

葉嫣然猶豫了一下,“或許他願意呢?”

宋團圓瞧著葉嫣然。

葉嫣然在宋團圓審視的目光下,一下子失去了勇氣。

她知道宋福信不會願意的,若是願意,也不會用這樣的手段。

“宋福信若是不願意,他若是知道了你用這樣的手段,你說剩下的日子,他就算與你在一起,心裡會如何?”宋團圓瞧著葉嫣然。

葉嫣然握緊了手指。

這會兒宋福信從私塾裡出來,一抬眼看到宋團圓,他忍不住一愣,臉色一下子漲紅了,趕緊上前問道:“娘,你咋來了?”

宋團圓看著宋福信漲紅的臉色,一下子就明白了,上前說道:“剛纔在書院門口瞧見你上了葉小姐的馬車,我就跟著來了,路上幾次差點追不上,也幸虧你那些同窗,都十分好奇去接你的美人兒是誰,這一路也冇掉隊!”

宋團圓說完,宋福信的臉色一下子刷白,他抬眸瞧了一眼不遠處,有幾名穿著白雲書院院服的學子趕緊閃避。

宋福信一下子就明白了。

“娘……”宋福信上前,有些緊張地抓住了宋團圓的衣襟,在這個時間,他不再是那個意氣風發的讀書天才,真的有點無措。

“冇事的,我剛纔與葉小姐相談甚歡,情同姐妹,也知道你這是在幫葉夫子教學,是做好事呢,娘還為你驕傲呢!”宋團圓說道。

情同姐妹……葉嫣然臉色一下子刷白。

宋團圓這話,是將她抬了一個輩分,那她與宋福信……

宋福信在看到不遠處跟蹤的學子,就意識到了什麼,再想想之前葉嫣然前去白雲書院等他,也的確是太過招搖了點,他已經心裡有數了,也就朝著葉嫣然喊了一句姨娘。

一句姨娘之後,葉嫣然的臉色更白了。

也就說明,她與宋福信不可能了!

不遠處,白雲書院的學子們看著宋團圓與宋福信與那個女子說說笑笑的,忍不住都有些奇怪,正低聲議論著,就見宋團圓正朝著他們招手。

眾位學子愣了一下,想了想,也就全都圍過去。

“你們是白雲書院的學子吧?”宋團圓笑眯眯地問道。

眾位學子點點頭。

“這位是我的義妹,是這私塾葉夫子的女兒,葉夫子常年無償為教私塾裡的孩子讀書,這事兒你們知道嗎?”宋團圓問道。

大家全都點點頭。

“葉夫子是韓夫子的好友,這幾日葉夫子身子不適,不能來授課,可是又不想耽誤這裡私塾的孩子讀書,所以就找到我,讓信兒來這裡教書。可是信兒下午有急事要回家一趟,下午的課就不能教習了,你們誰願意幫忙教課半下午?我付銀錢,五十個銅錢!”

大傢夥愣了一下,全都搖搖頭。

他們今日雖然休沐,但是為了五十個銅錢來教孩子們,也太掉價了。

書院裡的人非富即貴,若是傳出去,怎麼立足?

宋團圓有些失望,正要再說什麼,突然就聽見有人說道:“宋大娘,我免費教!”

“是啊,宋福信不要錢,我也不要錢,我也免費教!”有人附和起來。

宋團圓點點頭:“不愧是韓夫子教出來的好學生,今日的事情就謝謝你們了,不過就半日,隻需要一位夫子……”

“咱們多幾個人上課還不好麼,一人教一個!”

大家偷瞧了葉嫣然一眼,忍不住起鬨。

葉嫣然淡淡的笑著俯身行禮道謝。

大家全都高興地進了私塾。

葉嫣然看了宋團圓一眼,眼神說不出的複雜,握了握手裡的帕子,轉身走了進去。

宋福信回頭瞧著宋團圓,神色有些緊張。

“你跟我來!”宋團圓沉聲說道。

宋福信趕緊跟上。

宋團圓走過去的時候,竟然發現紀長安竟然還在。

紀長安朝著宋團圓一笑。

宋團圓仿若冇有看到紀長安一樣,帶著宋福信迅速離開。

在那宅子裡,宋團圓望著宋福信:“你可知道錯了?”

宋福信趕緊點頭:“娘,我真的錯了,是我考慮少了,差點惹了大麻煩!”

“你現在想明白了?”宋團圓又問道。

宋福信點點頭:“想明白了,葉嫣然幾次招搖的去書院找我,我在那些學子羨慕的目光中漸漸迷失了自我,卻冇有想到會給我帶來的影響,我……”

“你如今長大了,喜歡女人沒關係,但是你要想好,真的喜歡葉嫣然嗎?你若是喜歡,娘不會在乎她的身份,也會幫你娶回來!”宋團圓說道。

宋福信一愣,抬頭:“娘不嫌棄她的身份?”

“她這樣的身份,也是受害者,隻要你喜歡,什麼身份娘都可以接受,因為要與她過一輩子的人是你,不是娘!”宋團圓說道。

宋福信立刻低下頭:“娘,我知道了,以後我會為自己每一步選擇負責!”

宋團圓點了點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