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的事情你也不要怪韓夫子,葉夫子心中有大義,但是不代表他的女兒也是這般,是你明明已經意識到葉嫣然的做法不妥當,可還是任由自己沉迷其中才差點釀下禍事。”宋團圓又說道。

宋福信立刻點頭:“我知道的,韓夫子是好心的,他也是給我機會曆練!”

宋團圓點頭:“你能想明白就好!時辰也不早了,趕緊回書院去吧,對了,帶走我給你買的衣裳,不是絲綢的,是棉布的,過些日子天氣熱了,穿著舒服!”

宋福信趕緊應著,雙手接過。

宋團圓親自送了宋福信離開宅子。

宅子離開了,宋團圓一下子就泄了氣,一屁股坐在院子的石凳上發呆。

這幾個孩子,目前看似乎已經改變了前世的道路,可是還是會不斷的出現各種狀況,水家那邊,王家那邊,還有宋福信這邊,事兒不斷,也不知道啥時候是個頭。

宋團圓如今深陷在一種矛盾中,想要管卻覺著心累,自己大好的青春,在這裡當婆婆、奶奶,若是不管,一起生活了這一個多月,她對這幾個孩子,如今不光是因為占了原主的身子產生的責任感,還有一些感情,總不能看著再一個個走上之前的老路。

宋團圓正想著,就聽見後院有動靜,她趕緊起身穿過屋子走到後院,就看到一個女人在哭嚎,有幾個下人正在院牆邊挖東西。

宋團圓趕緊上前,才發現自己的院牆又倒了,這次竟然倒在了紀家的花園裡,砸了紀家幾棵剛盛開的牡丹。

那些下人正在拯救牡丹。

宋團圓愣了一下,正要說話,就見那位婦人抬眸問道:“你是這家的主人是吧?你可知道這是我們家公子最喜歡的牡丹王,剛剛開花就被你的院牆壓倒了,這可怎麼好?”

宋團圓看了一眼,昨日裡下了一場大雨,這院牆原先就有些斜,如今一下子全倒了,這一下子紀家花園損失不小。

“實在是對不住!”宋團圓道著歉,趕緊上前幫忙,將倒塌的院牆扒拉開,從下麵挖出牡丹花來。

那牡丹花開得有碗口大,可惜全都被壓殘了,那紅色的汁液沾了宋團圓一手。

宋團圓不好意思望著那婦人:“你看看這花值多少錢,我賠吧!”

婦人忍不住抹眼淚:“這花是咱們公子千裡迢迢從天城運來的,都是稀罕品種,整個青山鎮都冇有的,你拿什麼賠?”

宋團圓見婦人如此心疼,更是難受了,正還要說什麼,就有管事前來。

管事看了一眼現場,不悅地質問了那婦人:“姚婆子,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姚婆子嚇得麵如死灰,趕緊跪下說道:“管事,真的不管我的事情,是隔壁人家倒了院牆,這……”

宋團圓抬眸對管事說道:“你們公子呢,我要見他!”

管事皺皺眉,讓人去稟報了,得到確切訊息之後,這才讓人抱著牡丹王帶著宋團圓去書房。

書房裡,紀長安正在畫一幅畫,聽到敲門聲這才抬頭,看到宋團圓隨著管事進來,淡聲問道:“宋大娘今日竟然有空來串門?”

管事趕緊說道:“公子,是宋大孃家的院牆倒了,砸了公子最愛的牡丹王!”

紀長安手裡的墨汁一下子滴在了宣紙上,印染開。

紀長安的手都在抖了。

“公子,您彆著急,這天災**……”管事趕緊上前勸道。

“你到底是怎麼管理的,為何會……你明明知道那牡丹王是我最喜愛的,為何會放在院牆下?”紀長安沉聲問了那管事。

管事低著頭,囁嚅著,許久說不出話來。

宋團圓微微的皺眉,從紀長安的手抖開始,宋團圓就有一種那日買薄荷的不妙感。

她仔細地看了一眼紀長安,紀長安臉色漲紅,眼圈竟然都有些發紅了。

不會吧,就一個牡丹花,至於……

宋團圓的話還冇有說出口,就見紀長安冰冷的眼神冷冷地盯著她:“宋大娘,你可是對我有意見?”

宋團圓趕緊擺擺手:“我哪裡敢對紀公子有意見?我是新砌的院牆,這事兒你是知道的,這倒了誰也想不到!”

紀長安慢慢的坐下來,發呆,瞧著真的有些傷神的感覺。

宋團圓猶豫了一下說道:“要不然這樣吧,你若是有渠道,就讓人從天城再帶些回來,至於銀錢,隻要不是太貴,我能承受的話……”

“那牡丹王一棵一百兩銀子,一共三棵!”宋團圓的話還冇有說完,紀長安就抬眸報出價來,“這些日子的養護本公子就不算了,一共三百兩!”

三百兩?宋團圓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冷氣。

她與宋雙喜辛辛苦苦軋了半個月的巴豆油,再加上其他炮製的藥材,昨日也不過賣了二兩銀子,這三棵牡丹花就要三百兩?

宋團圓儘量保持剋製,但是還是忍不住發作:“紀公子,你不能訛人吧?你這牡丹王是金子做的嗎?

“紀長安無奈地苦笑:“你若是冇有銀子也可以,那給我找三棵牡丹王來!”

宋團圓皺眉,“找就找,你等著!”

宋團圓轉身離開。

紀長安望著女人倔強的背影,幽幽地歎口氣。

沈藺從外麵進來,看到管事擺在外麵砸爛的牡丹王愣了一下,趕緊進了宅子,“梁王最喜愛的牡丹王怎麼變成這模樣了?”

紀長安淡聲說道:“牆倒了,砸的!”

“牆倒了?這麼嬌貴的花為何搬到院牆下?而且是哪裡的牆倒了?”沈藺說完,記起那日紀長安望著隔壁那歪斜的宅子發呆的樣子,驚聲問道:“不會是隔壁宋家的院牆倒了吧?”

紀長安冇有否認。

“哎呀我的紀公子啊,你要訛那個宋團圓,你用彆的花不好嗎?為什麼偏偏用這要送給梁王的牡丹王?這可是天下唯一的三棵啊,簡直是暴殄天物!”

紀長安不理他,他認為值得就夠了!

宋團圓從紀家到了自家宅子裡,再瞧瞧那倒塌的院牆,心裡越發的氣憤。

她就不信找不到一模一樣的牡丹!

宋團圓想了想,去了郝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