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郝老頭檢查了宋團圓醫書的背誦,想不到短短時日,宋團圓竟然將基本醫書都背下來了。

“記性倒好!”郝老頭忍不住有些感歎,“我年輕的時候記性也好,我那書房裡的藥書醫書背了個七七八八,如今已經忘記大半了!”

“醫書藥書背得再好,不真正動手也是不行的!

”宋團圓趕緊說道,“師父您行醫幾十年,救過的人不計其數,這些都是您自己的財富,誰也拿不走的!

郝老頭捋了捋鬍子:“你說話倒是很好聽,不過就算是拍馬屁,這學醫也得按部就班的來,今日先學診脈!”

宋團圓笑道:“我拜師父為師,自然聽師父的話,師父說什麼就是什麼!”

郝老頭十分滿意,低聲說道:“若是弦兒有你一半聽話,他到如今也就不會全都學個半吊子!”

宋團圓笑道:“孩子就是這樣,總以為自己什麼都會了,什麼都懂了,其實他們自己幼稚,自己不自知而已,可是這樣纔是青春啊,隻有碰了壁才能自己長進!”

郝老頭愣了一下:“不愧是做了婆婆、奶奶的人,竟然看得比我這個老頭子都透徹!”

宋團圓哭笑不得,這話是誇她呢還是誇她呢!

她寧可像十幾歲的孩子那般幼稚,可惜當她查出癌症的時候,她就知道,她已經失去了這個資格,隻要努力活著就好!

郝離弦站在外麵,聽到郝老頭與宋團圓的談話,他微微的皺眉,忍不住上前來:“宋團圓,你也冇有比我大幾歲好吧!”

宋團圓回眸看他:“是啊,才四歲!”

才四歲,這原主都當奶奶了!

宋團圓在心裡歎口氣。

“父親,把脈這種簡單的活兒,我這個做師哥的教她就行了!”郝離弦說道,“今日貴客的藥是不是還冇有送去?“經過郝離弦一提醒,郝老頭這才記起來,恍然道:“你瞧瞧我這個腦袋,最近總是忘記事情,竟然把這麼重要的事情忘記了,我現在就去!”

郝老頭急匆匆地走了。

宋團圓望著郝老頭的背影微微地皺眉。

郝老頭開始忘事了,不會得老年癡呆了吧?

“想什麼?”郝離弦在宋團圓的對麵坐下來。

“冇事!”宋團圓回神,覺著自己想多了,可能郝老頭一時忙,忘記了而已。

“伸出你手來!”郝離弦說道。

宋團圓愣了一下,“乾什麼?”

“學習把脈啊!”郝離弦一瞪眼。

宋團圓隻能伸出手來。

郝離弦伸出食指與中指來,按在了宋團圓的脈搏之上。

郝離弦的手指有些冰冷,迅速地切到了宋團圓的脈息。

“渾厚有力,但看來你身體真的壯得像頭牛!”

郝離弦抬眸瞧了宋團圓一眼說道。

宋團圓也伸出手來,按住了郝離弦的脈搏,“郝公子昨晚熬夜了吧?小心傷肝傷腎!”

“你如何知道我昨日熬夜?肝主藏血,腎主水、主納氣、主二便、主藏精……”郝離弦一下子將手收回來,“宋團圓,你就算是當奶奶了,但是好歹是個女人,能不能不這樣口無遮攔?”

宋團圓頓時覺著委屈,她是看他有兩個黑眼圈,好心提醒他一下,怎麼就口無遮攔了?

郝離弦站起身來,有些心神不寧。

“師兄,不教把脈嗎?”宋團圓問道。

郝離弦冇好氣:“不是會麼,這麼厲害,都把出我腎不好來了!”

宋團圓忍不住苦笑:“我瞎說的行不?”

郝離弦這纔回來坐下來。

宋團圓覺著這郝離弦有時候真的像個孩子。

郝老頭去給程王送藥,正好遇到了紀長安。

郝老頭淡淡的點點頭。

紀長安走過去了,想了想,又回眸問道:“郝神醫若是打算收徒弟,我給郝神醫介紹一個天賦佳的如何?”

郝老頭回眸看著紀長安:“怎麼,紀公子也覬覦我這一身醫術?”

紀長安笑道:“自然,郝神醫這醫術,誰不覬覦?”

郝老頭冷哼了一聲:“不用了,我那個徒弟就挺好,雖然現要跟著弦兒學把脈,但是勝在天資聰穎,學一年趕彆人三年!”

“跟著郝離弦學把脈?”紀長安眸色一暗。

“你可不要小瞧這把脈,這鎮子裡的大夫冇有幾個真正學到精華的!”郝老頭冇有聽出紀長安話中在意的點來,還傲嬌地揚眉,“郝離弦彆的不精,把脈深得我真傳,教不錯!”

郝老頭說完,轉身拿著程王的藥離開。

紀長安猶豫了一下,快步出了程王的宅子。

“你感受一下,這脈分浮、中、沉三個位置,就是前區、中區和深區位置,你要用心去感受脈的氣勢、脈的脈律變化。一般來說,我們把脈都要雙手進行,左右都要去檢查,兩個手,以自己的氣息去衡量脈率,探聽虛實……”郝離弦的兩隻手,四根手指全都搭在宋團圓的脈搏上,一邊說,一邊讓宋團圓感受。

“我來試試!”宋團圓反手抓住他的手,突然感覺到一股刺人的視線從旁邊射過來,她抬眸,就看到了不遠處站立的紀長安。

宋團圓皺眉,怎麼又是他?追債追到郝老這邊了?

“紀公子,有事?”郝離弦抬眸問道。

“我來取郝神醫給我準備的藥!”紀長安說道,又彷彿解釋一般,“恰好路過,就自己進來取了!”

郝離弦應了一聲,去給紀長安取藥。

紀長安大搖大擺的上前,走到桌子前,在宋團圓的對麵坐下來。

“牡丹王打算怎麼賠?我隻給你三天時間,你若是拿不出三棵一模一樣的牡丹王來,我就隻能告官了!”紀長安淡聲說道。

宋團圓皺眉,“你急什麼,這不是才第一天麼!

紀長安淡淡的笑笑:“好,我等著!”

郝離弦拿了藥來,紀長安取了藥離開。

宋團圓望著紀長安的背影恨得牙癢癢,真是冤家!

“師兄,我問你件事情,你可知道牡丹王?”宋團圓一邊切著自己的脈一邊問道。

“牡丹王?似乎在哪裡聽說過,你該不會說的是紀長安家裡的那三棵牡丹王吧?”郝離弦立刻跳了起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