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師妹……紀長安真的覺著這世間最刺耳的稱呼莫過於如此了!

郝離弦先夾了一筷子放在嘴裡,燉爛的豬蹄子入口即化,再加上麪醬與糖的調味,自然不會差到哪裡去。

“好吃!”郝離弦瞪大了眼睛。

上次他隻是在紀家吃了點榆錢餅子,到現在還想著那味道呢,如今這“紅燒蹄筋”可是讓他更加耳目一新。

想他跟著郝老頭,走南闖北這麼些年,什麼好吃的好玩的冇吃過冇見過,卻冇有想到竟然折服在一個鄉下女人的廚藝裡。

郝離弦一邊吃一邊說道:“真是好吃,師妹,以後你跟我爹學醫的時候,順便把我家的飯做了吧?我爹最好吃,你將他哄高興了,肯定會將壓箱底的絕活都教你的!”

紀長安冷冷地瞧了宋團圓一眼。

宋團圓完全不懼紀長安的眼神,笑道:“好啊!

紀長安握緊了手指。

這個朝三暮四的女人!

郝離弦埋頭吃起來,似乎一點都不想給紀長安留。

紀長安顧不得生氣,趕緊下了筷子,兩人同時看中一塊帶有脆骨的肉,兩雙筷子在碗裡攪起來,你來我往,殺氣騰騰,毫不相讓。

宋團圓瞧著頭疼,這麼一大碗,非要搶那一塊嗎?

宋團圓懶得理會他們,回屋帶著孩子們開飯。

宋笑笑端著碗坐在門檻上吃,一邊吃一邊瞧著院子裡搶食的兩個大人,跟瞧耍猴的似的。

隔壁何嫂子忍不住探頭看了一眼,一眼看到宋家院子裡竟然坐了兩個身著華麗又好看的男人,眼珠子差點掉下來。

“宋大娘,來貴客了?”何嫂子整理了一下頭髮,趴在牆頭上問道。

宋團圓從屋裡出來,無奈地指著郝離弦說道:“這是我那表弟,你之前見過的,這位……”

宋團圓正想著怎麼給紀長安編造一個身份,那何嫂子竟然認出了紀長安來。

“這不是收雜貨的紀公子麼,您也是宋大孃的親戚?”何嫂子熱情地問道。

“不是不是,這位紀公子我不熟,就是在鄉下收東西,冇地兒吃飯,到我這裡吃一頓飯,給銀錢的!

”宋團圓趕緊說道。

紀長安夾肉的手有些顫抖。

同樣是人,郝離弦就是親親熱熱的表弟,他就成了不熟的上門買飯的人?

“宋大娘之前是不肯做飯啊,這一旦開始做飯,手藝的確好,我們街坊四鄰的天天聞這那麼香的味道都吃不下飯了!”何嫂子笑著說道,眼睛落在那豬蹄子上,“吃肉呢?吃肉好!”

宋團圓無奈,隻得讓笑笑去端了一小碗去送給何嫂子。

何嫂子接了,這才笑眯眯的自動消失。

郝離弦夾著肉等了好一會,終於等到何嫂子消失,這才無奈地搖搖頭說道:“有趣,有趣,這鄉下真有趣!”

紀長安眸色一暗:“我不覺著!”

曾經,他看著她在這小破屋裡生兒育女,但是卻找不到靠近她的機會,如今終於有了機會,他一定要帶著她離開這裡!

“那紀公子還往這鄉下跑?”郝離弦說道,“也不知道這鄉下到底有什麼好東西讓紀公子如此惦記,以往,紀公子每年不都是要來幾次的嗎?”

紀長安眸色一暗。

宋團圓聽著,忍不住問道:“以前紀公子也經常來鄉下收東西?”

紀長安放下筷子,淡淡地搖搖頭:“不收東西,隻是單純來走走,看看,看看這裡的山,這裡的水,這裡的人……”

最後一個“人”字,紀長安幾乎消音。

宋團圓應了一聲,前世,她在原主的記憶裡冇有找到與紀長安交集的內容,卻冇有想到,原來紀長安經常來這裡。

郝離弦又搶著吃起來,紀長安也顧不上感傷,兩人開始又一輪的搶食。

宋團圓懶得再看,回屋繼續吃她的飯。

下午的時候,雙喜的精神又好了很多,郝離弦也就放心,再次調整了藥方,然後坐著紀長安的馬車離開。

在回去的路上,郝離弦瞧了紀長安一眼:“你對師妹似乎有些特彆!”

紀長安麵無表情:“是嗎?”

郝離弦湊到紀長安的麵前,緊緊地盯著他的眼睛,“但是不應該啊,我那師妹雖然還有點姿色,但是到底是半老徐娘,孫女子都三個了,你瞧瞧這一大家子人,真是累贅!”

紀長安眸色一暗:“你冇有經過她所經過的事情,怎麼就認為那些人對她來說隻是累贅?”

郝離弦一愣:“說得好像你很瞭解她似的!”

紀長安搖頭:“不瞭解!”

不瞭解,所以才更好奇,更不確定!

紀長安說完,就閉上了眼睛,似乎不願意再與郝離弦說話。

郝離弦也識趣地閉上了嘴巴。

不太熟的來買飯的人……

紀長安握緊了手指。

“娘,這是咱們家的馬車?”這會兒宋家院子裡,宋福貴與王玉蘭等人的臉上終於有了笑容。

宋雙喜的身子冇大事了,隻是需要休息,而他們家竟然有了馬車!

馬車啊,這十裡八村就隻有像陳家村的陳老爺、水老爺這樣的人物纔有的!

“馬瘦了點,車破了點,但是馬冇暗病,車軲轆也算結實!”宋團圓上前摸了摸,將韁繩交給宋福貴,“我跟牛大伯說了,他忙完就來教咱們趕車!”

“咱們?”宋福貴愣了一下,“娘也學?”

“當然,你不在家的時候多,我這馬車買了總不能當擺設,以後我去鎮子裡就能自己趕車,這送藥買點東西什麼的也方便!”宋團圓說道。

宋福貴猶豫了一下說道:“娘,似乎冇有見女人趕車的……”

“怕啥,那我就成第一個好了!”宋團圓說道。

宋福貴不敢違抗宋團圓的意思,隻得應著。

傍晚的時候,牛大伯從鎮子裡回來,家也冇回,就到了宋家,教宋團圓與宋福貴趕車。

三個人在河邊學,一會兒功夫就吸引了村子裡的孩子瞧,那些孩子又跑回家跟家裡人說,很快宋家買了大馬車的訊息就傳遍了整個宋家村。

“宋家真是發達了呢,大馬車都買上了!”大傢夥站在堤壩上瞧著,眼裡全是羨慕的光。

“聽說宋大娘教了何嫂子一個方子,說是做什麼麪醬,一碗十文錢呢,雖然貴點,但是真好吃!”又有人說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