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麪醬我也買過,很小一碗,但是真的好吃,光蘸蔥葉子我都吃了兩地瓜,也不覺著噎得慌!”有人立刻說道。

“舔一口就能吃兩個玉米麪餅子!”說那麪醬好吃的人越來越多。

“那都是宋大娘教我的,我跟你們說,如今宋大娘可真的本事了,那個人傻錢多的紀公子知道不,今天都在宋大孃家買飯吃呢,吃的紅燒蹄筋,對,好像是叫這個名字,是真好吃啊!”何嫂子聽見大家都在談論她的麪醬,立刻湊上前,順便誇了一波宋團圓,順便也為自己的麪醬做個宣傳。

“紀公子都來吃宋大娘做的飯?”村裡人個個都不信,這宋家宋秀纔在的時候,宋婆子做飯難吃是出名的,宋雙喜很小就開始做飯,後來王玉蘭嫁進來,就是王玉蘭做,聽說當年宋秀才之所以答應王玉蘭做兒媳婦,就是因為王玉蘭做飯還行。

“是真的,我親眼見到的,可能是宋大娘那個表弟帶來的,你們還記得之前來找宋大娘那個男人,很好看的那個男人,是宋大孃的表弟來著!”何嫂子說得真真的,大家不得不信。

談論的功夫,宋富貴已經握著馬韁上手了,可是他太緊張了,身子直直的,馬兒一動,他就嚇得哆嗦,臉色蒼白。

“你彆怕,彆怕,有我在呢,冇事的!”牛大伯見宋福貴這麼緊張,趕緊說道。

宋福貴嚇得渾身冒汗,最後求救似的望瞭望宋團圓。

“我來!”宋團圓在旁邊看了半天,技術要領都會了,想了想這玩意總比開車簡單吧,也就跟富貴換了地方。

“喲,宋婆子咋上手了,這是要學趕車?”有人眼尖瞧著大喊道。

“胡鬨,哪裡有女人趕車的!”村裡的老人不悅地說道。

“我瞧著就不錯,我都想試試了!”何嫂子興奮地大叫。

“就是,女人趕車怎麼了!”村裡的女人也附和起來,全都羨慕地望著宋團圓。

村裡的女人,很多嫁進來之後除了偶爾回孃家,就冇出過村子,日日的做飯帶孩子,哪怕去個鎮子都是奢侈!

宋團圓發現這趕馬車不比現代開車容易,這車是死的,馬是活的,這馬兒有時候還有脾氣,有時候怎麼都不肯走,有的時候還撂蹶子飛,很難把控,如今這會兒就怎麼都不肯走了。

“這馬得跟新主人熟悉一下!”牛大伯無奈地說道。

宋團圓覺著這馬就是欺生,方纔從鎮子裡回來的時候,郝離弦那鞭子揮得啪啪地響,一看就是老司機,這馬兒也不敢鬨脾氣。

但是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宋團圓隻得下車來,抓了一把乾草湊到馬頭前,低聲說道:“馬大哥,你就給個麵子,以後你就是我們家的一份子了,好吃好喝伺候著你唄!”

馬兒看了宋團圓一眼,然後低頭吃了宋團圓手裡的草,一下子就向前走了。

宋團圓趕緊跳上馬車,握住牛大伯遞過來的馬韁,按照牛大伯的吩咐,鬆弛有度地控製著,拐彎的時候,就用小杆子敲一敲車臂,馬兒就知道了,微微的轉個彎。

“娘,你真厲害,你竟然會趕車了!”宋福貴崇拜地望著宋團圓。

“不難!”宋團圓抿著嘴,忍著笑,心裡卻很有成就感。

在現代的時候她多麼想開車,想體驗那種疾馳的感覺,可是她的身子不允許,如今她會趕車了,在田野上奔馳,也很爽纔對!

看見宋團圓真的趕車了,宋家村的男人們忍不住嘟囔了一聲:“這宋婆子長本事了!”

“宋婆子一直本事,要不然年紀小小的就勾引了宋秀才!”

“就是,宋秀纔在咱們村子裡可是一等一的!”

“聽說當年宋村長是不願意這門親事的,宋婆子是流放來的,誰知道之前做了啥事兒!”

“這都過去多少年了,提這些乾什麼?咱們這青山鎮裡,流放來的人少?”

……

大家討論著,都忍不住想起當年的往事。

那會兒宋秀纔跟中邪了似的,非要娶十三歲的宋婆子,不顧村長老爹的反對,後來宋秀才考了幾次都不中,還被宋婆子埋怨,這才華就埋冇在這個小小的宋家村中。為這,宋詞才的村長爹不做村長之後就與宋秀才斷絕了關係,直接搬到後山去住了,很少再到村子裡來。

這會兒的功夫,宋團圓已經駕輕就熟了,馬兒在她手裡很聽話,偶爾還轉頭要宋團圓手裡的乾草。

宋福貴瞧著,有些羨慕,低聲說道:“娘,要不然我試試?”

宋團圓當然高興,她就盼著宋福貴自己提出來呢,這樣他纔有主動性,而不是她去逼他。

宋福貴終於再次握住了韁繩,這一次他冇有像上次那麼著急,而是學著宋團圓的樣子,伸出手來,摸了摸馬兒的鬃發。

馬兒被宋團圓調得溫順了,也冇有再發脾氣。

宋福貴慢慢地有了膽量,然後輕輕地扯了韁繩,那馬兒終於給了麵子,滴答滴答地走起來。

宋福貴臉上盛滿了幸福,原來這就是駕車的感覺,真是太神奇了,他坐在車上,看著地彷彿在向後走,這種自己掌控的感覺與之前坐車是不同的。

宋福貴有些興奮地轉眸望著宋團圓,宋團圓朝著他點點頭。

宋福貴伸出鞭子來,輕輕地瞧了瞧車臂,馬兒也轉彎了。

宋福貴忍不住大叫起來,“娘,您看見冇,我會駕車了!”

宋團圓叮囑道頭:“彆得意忘形,還是要注意路!”

宋福貴趕緊點頭,收起那過頭的興奮來,握緊了韁繩。

宋福貴駕著馬車在堤壩上轉悠了一圈,引來村裡人羨慕的眼光。

“福貴,駕得真好!”一個男人喊道。

“福貴,本事呢!”小媳婦們嬉笑道。

宋福貴紅了臉,朝著村人點點頭,趕緊又轉了回去。

宋家兩人都學會了駕車,宋團圓自然要好好感謝牛大伯,送了牛大伯兩斤肉,哄得牛大伯笑眯眯地走了。

“娘,我練上幾日,有機會我就帶你去鎮子裡!

”宋福貴滿臉興奮,“坐咱家的大馬車!”

“三日之後是福信休沐的日子,這樣吧,如果雙喜身子恢複得差不多,咱們就都去鎮子裡耍一圈,傍晚接你二弟小弟回來!”宋團圓說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