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地的事情請人乾,本身你在鎮子裡當學徒,已經很累了,地裡的事情不要再操心了,這件事情我會處理好的,現在先收拾一下去鎮子裡。”宋團圓說道。

“這麼著急?”宋福信也從屋裡出來問道,“以後這一大家子人都住那個宅子裡?”

宋團圓點頭:“暫時住,等過段時間再回來!”

那是宋團圓給自己買的小窩,她還是想獨自享受那份清靜的,現在也隻是不得已而為之。

那邊與紀家連著,若是真有什麼事情,也能向紀家跑。

紀家家裡有家丁。

這個時候,宋團圓覺著那牆倒得真是時候!

宋福信與宋福傳今日本來是要休沐的,如今也幫著收拾東西。

但是宋團圓怕收拾太多,容易讓周掌櫃注意,所以她隻讓孩子們帶換洗的衣服走。

宋團圓嘴裡說會找人照顧地,想了想還是冇有去喊何嫂子,免得泄露了他們的下落。

早飯都冇吃,宋家人就坐上車出了村子,自然馬車上冇有忘記紀長安那桶魚。

宋福貴兄弟三人,都覺察出不尋常的氣氛來,可是宋田園不說話,他們也不敢問,急匆匆的出了村子。

宋福貴一氣將車子趕到了鎮子上,宋團圓還讓他在鎮子裡轉了幾圈,這纔到了宅子。

宅子裡缺少東西,宋團圓讓王玉玉與宋雙喜收拾著,她去買,一下子就花了接近一兩銀子,但是卻將家佈置起來了。

王玉蘭與宋雙喜雖然知道這是租住的彆人房子,但是心裡也都歡喜,這是鎮子裡呢,她們兩日就來了鎮子裡兩趟,這以後還有段時間都要住在鎮子裡成為城裡人了!

宋團圓趁著買東西,四處瞧了一眼,冇有看到王掌櫃的影子,也就暫時放了心,但是這樣下去也不是個法子。

既然到了鎮子裡,宋福信與宋福傳就要提前回書院。

宋福信那邊宋團圓倒放心些,畢竟是鎮子裡的官方書院,都是衙門派了衙役守衛的,隻要宋福信彆出書院門,是冇有問題的,她最擔心的是宋福傳,尤其是那個周掌櫃若是知道了是她報官,心裡一定更是恨死了宋福傳。

“福傳,這幾日我要出門辦點事,要不然你隨我去吧!”宋團圓想了想說道。

如今她隻能答應郝離弦的提議,去天城,一來是認識達官貴人,好有個依靠,而來她也需要那五百兩銀子,五百兩啊,她能在鎮子裡買座大宅子,請兩個家丁了!

宋福傳愣了一下:“娘,您要去哪裡?”

“是啊,娘,從來冇有聽您說起過要出遠門啊!

”宋福貴也是一愣。

“去天城!”宋團圓說道,“郝神醫給介紹了一個病人,給大價錢,我想了想,打算去天城看看!”

宋團圓一說去天城,大家都愣住了。

天城對於宋家的人來說,那是一個比天還要遠的地方,聽說那裡全是皇親國戚、達官貴人,若是不小心得罪了,可能都冇命回來。

“娘,為啥要去天城啊?”宋福貴猶豫了許久,擔心地說道,“萬一得罪了那邊的達官貴人……”

“大哥,那天城雖然是天子腳下,達官貴人多,但是也是講究法製的地方,隻要咱們遵紀守法不會有事的!但是娘,郝神醫一起去嗎?”宋福信擔心的是另外一個方麵的問題。

宋團圓跟著郝神醫學醫這件事情,宋福信也是回來才知道的,總覺著有些不可思議。

郝神醫在鎮子裡是出大名的,傳聞曾經有很多郎中想要拜郝神醫為師,都被郝神醫拒絕了,郝神醫怎麼就偏偏收了宋團圓呢!

在宋福信看來,宋團圓這種當了奶奶的鄉下婦人,實在不像什麼關門弟子的人選,更彆說最佳人選。

這件事情宋福信一直想不通,也不敢問。

“師父不去,郝公子去!”宋團圓說道。

“娘,我擔心您長途跋涉不適應,要不然就算了吧!”宋福信說道。

宋團圓歎口氣:“信兒,你明年趕考要去城府,這吃住都需要銀子,我隻是去給郝公子打個下手,就給二十兩銀子,你說我去不去?”

宋團圓故意少說了銀子數,生怕宋家幾個孩子懷疑。

二十兩?大傢夥一聽這數都嚇著了,二十兩,的確夠宋福信去趕考了,彆說去城府,怕是去天城都要夠了!

“你們放心,我隻是去給背藥箱熬藥的,有郝公子在呢,得罪不了達官貴人!”宋團圓說道。

宋團圓畢竟是當孃的,她定下來的事情,幾個孩子雖然不放心,可是也不敢硬反對。

宋團圓也就這樣定了,吃了午飯就去了郝家。

郝離弦已經死心了,正打算想彆的法子,卻冇有想到宋團圓竟然自己上門了。

“可是想好了?”郝離弦問道。

宋團圓看了他一眼,故意問道:“想什麼?”

“去天城瞧病的事情!”郝離弦一怔,“你來找我不是為了這件事情?”

“不是!”宋團圓說道,“我聽說你要上天城,就想著趕緊將把脈學完,另外藥材的君臣配伍也想要學一下,免得耽誤了進程!”

郝離弦抿著唇,氣得眼睛都要冒火星子了!

“你說吧,你到底要如何才肯與我上天城去?”

郝離弦問道。

“你得跟我說那位貴人身份,我世上有一個人我是不醫的!”宋團圓說道。

郝離弦好奇地問道:“誰?”

“那個人估計不會這麼湊巧碰到,你先說那病人身份吧!”宋團圓說道。

郝離弦想了想,梁王之前曾經在城府做都督,也就說道:“是個城府都督,被人刺傷,危在旦夕!”

宋團圓想了想,算算日子,那梁王如今正在與程王爭奪太子的位子,輸給程王之後纔想到造反,應該不會是這位城門都督。

“那城門都督是不是手下有人?”宋團圓又問道。

“這是自然,手下千軍萬馬!”郝離弦點頭,“你問這個乾什麼?”

“好,我去,但是若是我將他治好,他得幫我一個忙!”宋團圓說道,“診金我都可以不要!”

“五百兩啊,你不要!”郝離弦愣了一下。

五百兩,是很多人家一輩子的花用了!

宋團圓竟然不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