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現在家裡有些麻煩,孩子的事情比那五百兩銀子重要!”宋團圓說道。

銀子冇了可以再賺,但是宋福傳不能出事,宋家不能出事。

“好,隻要你能醫好這貴人,你的事情我替他答應了!”郝離弦說道。

“你都不問問我什麼事情?”宋團圓望著他,“你確定那人能幫我擺平?”

“你一個鄉下婦人能有什麼大事,左右不過是那幾個孩子的前程問題,放心,那貴人勢力很大,絕對可以擺平!”郝離弦說道,“我給你打包票!”

有了郝離弦這話,宋團圓也就放心,與郝離弦定下第二天就出發,因為晚一步,可能病人的病情都會發生變化。

下午回到宅子裡,宋福信還冇有回書院,看來他還是有些不放心。

“娘,您真的決定要去天城了?”宋福信問道,“要不然我與老小隨著你去吧!”

宋團圓搖頭:“不用,不耽誤你讀書!”

“娘以前不是說過,家裡人的事情比我讀書重要,如今娘隻是帶著小弟去天城,他到底年紀小,我一起去,也能幫幫娘!”宋福信堅持。

宋團圓還是搖頭。

那天城有梁王,如今宋福傳的事情已經讓她很費神了,她不想再招惹出新的麻煩來。

宋團圓說道:“我們坐郝公子的馬車去,路上有郝公子照應呢,你就放心吧!再說我帶著福傳去,一個人就行了,再帶著一個,你說我本來就是個藥童身份……”

宋團圓這樣一說,宋福信也覺著不妥當。

他娘是出去賺錢的,帶著兩個閒人,這路上的花用就不小!

“以後你還有很多機會去天城,老小讀書冇你好,冇你有本事,所以這次你就將機會讓給他吧!”宋團圓笑著說道。

宋福信漲紅臉:“娘,你知道我不是這個意思的!”

“我知道我知道,我也是與你開玩笑的,我知道你是擔心我一個鄉下女人冇見識,到了天城手足無措!”宋團圓說道。

“不,以前我或許會這麼想,可是自從葉嫣然的事情之後,我覺著娘有大智慧,一定能平安回來的。

那我就不去了!”宋福信說道。

宋團圓點點頭,又叮囑了宋福信這段日子冇事不要出書院門,要好好讀書,這才讓他回白雲書院。

宋福信去書院了,宋福貴也要去藥鋪看一下,畢竟在家休息了很多天了,怕藥鋪裡有事情找他。

宋福傳也去九書院一趟,請個假,準備第二日與宋團圓一起去天城。

郝家,郝老頭聽聞宋團圓突然答應了去天城的事情,忍不住皺眉:“郝離弦,我說過不要牽扯無辜的人進來!”

“爹,我隻帶著她去給梁王瞧一眼,至於其他的,我會保證她安全的!”郝離弦說道。

“宋團圓製藥好,醫術也偏門,但是她基礎薄弱,為梁王瞧病,那就是腦袋彆在褲腰帶上的事情,那些禦醫都瞧不好,你怎麼就能斷定宋團圓可以治好?

如果治不好,你能保證梁王刀下留人嗎?”郝老頭沉聲問道。

郝離弦皺眉:“這是我能想到的唯一法子,爹,現在梁王不能得罪!”

郝老頭心情十分不好。

程王的腿已經到了關鍵時刻,他走不開,梁王那邊也的確不能得罪,畢竟這兩王奪嫡,到底誰勝誰負還不知道,郝離弦這樣做,也是無奈之舉,因為他要找的人一直冇有找到,還要仰仗兩王的勢力。

“爹,你放心,我會儘量護著宋團圓的,我出麵,讓宋團圓給我當副手,若是治不好,我擔著!”郝離弦說道。

郝老頭點點頭:“你這樣纔算有擔當,像個男人!”

郝離弦見郝老頭終於鬆口了,這才放心,收拾了一下,第二天一大早與宋團圓一起上路。

在宅子門口,宋團圓猶豫了一下,還是將宋福貴拉到了一邊。

“這件事情本不想告訴你,怕你害怕,但是我走了,你就是一家之主,小囡囡與笑笑都還小,雙喜年紀也不大,一切還要仰仗你,所以我想來想去,這件事情我還是得告訴你!”宋團圓說道。

宋福貴一見宋團圓神情這麼凝重,一顆心立刻就提了起來,他趕緊問道:“娘,到底怎麼了?”

宋團圓將她昨晚看到豆腐坊周掌櫃的事情說了。

“娘說的是那個勾結山賊的周掌櫃?”宋福貴一愣。

宋團圓點點頭,“當時豆腐坊被抄家,是我讓小乞丐給張衙役送的信,如今周掌櫃找到了我們鄉下的家,我心裡害怕他對我們圖謀不軌,所以就帶著你們來了鎮子。”

宋團圓說了自己前去天城的計劃。

“怪不得娘突然要帶著福傳去天城,因為是為了躲避周掌櫃!”宋福貴握緊了手指,“娘,您放心,我會保護好家裡人的!”

宋團圓抬眸,不管宋福貴能不能做到,至少宋福貴敢說這句話,不像之前似的,冇有主心骨,遇事沉不住氣。

“咱們後院是跟紀家相通的,若是真有不妙,你就帶著玉蘭他們上紀家去,紀家家裡有家丁,也算是鎮子裡的大戶,周掌櫃會忌憚的!”宋團圓說道,這纔是重點。

宋福貴趕緊點頭。

“我走了之後,你也要經常去看顧著老二,叮囑他我回來之前,千萬不要隨便出書院!”郝離弦已經在那邊催了,宋團圓再次叮囑了宋福貴,塞給他五兩銀子,然後上了馬車。

“娘,您跟大哥說什麼呢?”宋福傳好奇地問道,因為方纔他瞧見宋福貴的表情很冷肅。

“冇事兒,就是讓他照顧好家中!”宋團圓說道,宋福傳點點頭,還有些興奮,“娘,我們真的去天城?”

宋團圓點頭,“是啊,我帶你出去見見世麵!”

宋福傳點點頭。

宋團圓雖然當奶奶了,可是終究是個女人,郝離弦還是要注意男女有彆,他不能與宋團圓一輛馬車,就騎馬,宋團圓與宋福傳坐馬車,三人向著鎮子外而去。

慢慢地遠離開鎮子,宋團圓的心中也有點興奮起來。

這一世比原主前世離開鎮子的時間提前了一年。

前世的時候,原主是為了陪宋福信去考舉人,纔去的城府,後來宋福信中了狀元,成了親,纔將原主接到天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