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什麼?”

“軍人?!”

蕭洛木驚道:“我們殺錯人了嗎?他們不是青東城的兵吧?難道是韓南城來的?”

趙澄觀看了整場戰鬥,雖然是碾壓式的,結束的也快,但仍能捕捉到一些細節。

趙澄長期和右相府兵打交道,而右相府兵是軍人中的軍人,精銳中的精銳。

隻要捕捉到一兩個共同點,趙澄就能做出判斷。

趙澄道:“如果是咱靖國的兵,之前不會對我放暗箭。”

蕭洛木雙眼一擴,驚道:“難道……”

“早就聽聞海寇不僅騷擾靖東十三城,在南周沿海地段也是為禍已久。海寇之禍對南周而言,等同於夜丹對靖國。”

“長期除寇的南周軍已經打通了多條海路,他們順著海路來到靖國並不是難事。再佯裝成海寇進入內陸,就能滲透到靖國市井之中,成為諜子。”

蕭洛木深深吸了口氣,想起了趙澄端掉燕川南周諜子組織的戰績,頓時對趙澄的判斷深信不疑。

“所以這些人是南周軍?”

“我隻是分析。”趙澄看向蕭洛風,道:“但極有可能。”

“我認同。”

蕭洛風就事論事,立馬說道:“守備軍衝下去的時候,這些人看似受到驚嚇做鳥獸散,但其實逃跑的很有章法。這應該是他們的預定模式,遇到危險不戀戰,直接跑。”

“他們不但是訓練有素的南周軍,還是……”

“斥候。”趙澄插話道。

蕭洛風點點頭,看向趙澄的眼神發現了一些變化。

趙澄眉頭擰起,看向山下更遠的地方,沉吟道:

“一支斥候隊就有三十多人,看來他們的主力部隊,人數不少啊……”

這話提醒了蕭洛風,蕭洛風神情一凜,道:“怎會有這麼多南周軍來到陵山?八成是青東城和韓南城出了南周諜子!”

“他們想乾嘛?”

蕭洛風立即朝隊伍中一人指去,高喝道:“你馬上回去報信!”

……

陵山腳下。

和趙澄之前留宿的村子一樣,也是個村民走空的村子。

隻是這個村子裡全是身穿輕甲、手握兵器的軍人,已將村子占據為營地。

羊慶之坐在一座屋子的鵝場中,擼著懷裡的花貓,身側佇立著七個氣場強大的男人,不遠處還有一群軍官待命。

聽完斥候的彙報,羊慶之道:“一百守備軍而已,不足為懼,大家先聊聊接下來的計劃。”

“是,小都督!”

羊慶之長著一張玉麵,容貌英俊,冇和軍官們一樣穿著輕甲,而是一身白色錦衣,腰間還繫著香囊。

南周冇有大小都督之分,羊慶之的實際官職也隻是參謀,隻因他爹是大都督,所以南周人都稱他為小都督。

這和趙澄的小相爺有異曲同工之處。

左右佇立的這七人,乃是在靖國都聲名遠播的‘羊門七將’,無論是除寇,還是在與靖國的戰爭中都立下過赫赫戰功。

而此時,羊門七將居然全都跟隨著羊慶之來到了陵山,可見羊慶之此行的任務之重!

陸續聽完七位將軍的分析,羊慶之神色不改,擼著貓道:“將軍們各有良策,實際上都不衝突,都是以先占據陵山為主。”

“這很好。”

“青東城和韓南城的兄弟已接上頭,我們不宜打草驚蛇,先在陵山上養精蓄銳,待時機成熟,偷襲進攻靖東十三城,重創靖國經濟!”

羊慶之抬起頭,神色充滿自信。

“諸位記住,從踏進靖國國土的那一刻起,你們的身份就不再是戰功赫赫的將軍,也不是默默無聞的士兵,而是一心為國的死士。”

“此戰若勝,便為國士!”

“喵——”羊慶之說完後,腿上的花貓不合時宜的叫了一聲。

“南周萬歲,都督千年!”眾將齊呼。

羊慶之輕輕點頭,對眾將的表現很是滿意。

出征之前,他隻想著找父親‘借’羊門七將之二即可,可冇想到父親讓羊門七將自己選擇是否跟隨他深入靖國,結果七將全部選擇了跟隨。

這個結果讓大都督很滿意。

自己重點培養的接班人,也得到了部下和戰友們的認可。

羊慶之本人當然也很滿意,但隨之而來的是沉重的責任感。

雖然這種深入敵境的任務危險重重,前途難測,但自己手中已掌握瞭如此多的籌碼……

羊門七將,兩千精銳,靖國兩座要城的諜子支援!

此次行動……

隻許成功,不能失敗!

羊慶之抬頭看了下天空,心想父親一定也是這樣想的。

自己雖然有小都督之名,但隻在除寇戰爭中立下過零碎的戰功,這還是第一次展開針對靖國的行動。

在南周人心中,靖國纔是真正的敵人。

收複北地,天下統一,更是每個南周軍人的畢生夢想。

這次行動完成的漂亮,羊慶之纔有資格真正登上南周的政治舞台。

他羊家至高無上的榮耀,纔算有了延續。

“報——”

一位傳令兵飛奔而來,在羊慶之前麵滑行跪下,道:“稟小都督,捕獲一個下山報信的守備軍!”

羊慶之道:“直接說情報。”

“山上的守備兵是從青東城來的,約一百人,由青東城守尉蕭洛風統領。蕭洛風發現了我們南周軍的身份,所以派人去青東城報信!”

“這蕭洛風居然看穿了我們斥候的身份?”羊慶之有些意外,微笑道:“倒是有些本事。”

“據那守備兵說,最先提出我們是南周軍身份的人不是蕭洛風,而是蕭洛風身邊的一個人。”

“那是什麼人?”

“守備兵不清楚,他不是青東城守備兵,蕭洛風稱呼他為趙公子。”

羊慶之想了一下,道:“盯緊點,防止他們安排幾路同時報信!”

“是!”

這傳令兵還冇退出去,又跑來一傳令兵,將一封信遞給羊慶之。

“小都督,青東城傳來的密報!”

羊慶之接過,拆開檢視。

看著看著,居然輕笑起來。

羊門七將之一,馬劍狐疑的問道:“少主,可是有何好訊息?”

“算不上什麼好訊息壞訊息。”

羊慶之話鋒一轉,問道:“你們聽說過燕川小相爺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