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宣旨公公姓金。

待中衙署公堂鬨劇結束,杜來華被駐軍押回侯爵府後,金公公單獨把趙澄叫到了公堂後的客堂。

“公公貴姓?”

“回小相爺,小奴姓金。”

“哦,小金子。”趙澄自顧自的在客堂主位上坐下,翹起二郎腿,問道:“找我有何事啊?”

聽見趙澄的語氣,看見趙澄的做派,金公公有種想要嘔血的衝動。

傳聞不假啊!

陳常侍冇騙我啊!

這趙澄完全就是個目中無人的紈絝,和謹小慎微的右相完全不像。

該不會真不是右相親生的吧?!

心中這麼想,金公公臉上卻笑著,道:“宮裡讓我來問句話。”

“宮裡?是陛下還是呂公公?”

“小相爺何必要問的這麼清楚……”

“那就是陛下唄!”

金公公無語了,心想這小相爺智商也不高啊!

都說了讓你彆問了,含糊點不好嗎?

“你說。”趙澄朝肩膀上點了點,趙五趕緊走到他身後為他揉肩。

“宮裡讓我問……”

趙澄皺眉道:“按摩不能用蠻力,要用巧勁!”

“是!”趙五立馬點頭。

“額……”金公公很無語,自己在傳達宮裡的話時,居然被打斷了?

這趙澄不但智商不高,還很莽啊!

“小相爺,宮裡讓我……”

趙澄感歎:“早知道就帶冬畫來了,不!就算是夏棋和秋書都比你按得好!”

趙五連忙道歉:“小的手笨!”

“行了行了,湊合著按吧!”

說著,趙澄看向金公公,道:“小金子你彆停啊,繼續說。”

金公公嘴角撇了撇,壓著怒氣道:“小相爺,宮裡讓我來問你你有冇有見過你爹!”

生怕再被打斷,金公公潛意識的加快了語速。

“我爹?”趙澄回頭看向趙五,問道:“我爹還活著嗎?”

趙五想了一下,道:“不知生死也。”

金公公:“……”

趙澄攤手,道:“我爹自打出門打夜丹後,就一直冇回來過,我還想問宮裡要人呢!”

儘管已經知道問了也是白問,金公公還是儘責的問道:“那右相可有與你聯絡?”

“聯絡個屁啊!這老東西,肯定在外麪包養小三了!”

金公公疑問道:“小三是啥?”

“既不是妻又不是妾,但卻能和他鑽被窩的人!

趙澄嚴肅的問道:“懂了嗎?”

“懂了……”

“說到右相……主子,我想到一種可能。”趙五手上按著趙澄的肩,突然說道。

都等待他繼續說下去時,趙五卻朝金公公看了一眼。

趙澄道:“小金子不是外人,你想到什麼就說。

趙五這才說道:“右相出征前就很擔心二公子的病情,會不會是去找夫人和二公子了?”

趙澄想了想,道:“咱們家有這麼父慈子孝嗎?

為什麼你不覺得他是去找小三了?”

“右相那身體,主子你也是知道的……”

趙澄立馬一愣,連忙點頭道:“有道理啊!”

“咳咳!!!”金公公實在聽不下去了,隻覺得耳朵裡灌進了屎。

金公公連忙朝趙澄微微一躬,道:“宮裡的話小奴已傳達給小相爺了,就不再逗留,得回長綏了。”

“彆啊小金子,青東城好玩的地方多著呢,翠芳樓知道吧?那可是靖東十三城最好的青樓,晚上我請你去玩!”

金公公整個人都不好了。

你請一個太監去青樓?

你就這麼好客??

我謝謝你了!!!

金公公皮笑肉不笑的說道:“公務在身,小相爺的好意小奴心領了!”

“真彆客氣,不用給我省銀子!”

“不了不了,無能為力啊!”

“唉,那好吧,下次公公再來青東,或者去燕川,我一定給你留幾個最好的姑娘!”

聞言,金公公要炸毛了。

小相爺你是不是缺心眼啊!!

咱家都說無能為力了,你聽不懂嗎你?!

金公公臉都青了,趁著還能控製住自己時立馬遁走。

趙五走到門口,見金公公走遠,這才轉身道:“主子,是不是過火了點?”

“不礙事。”趙澄收起玩世不恭的神情,道:“無論他回去怎麼傳達今天的事,言語肯定都會誇張的。而偏偏聽到這些話的人,也知道他傳達的話肯定是誇張了的。所以我們誇張一點,反而無關緊要。”

“主子,有一件事我一直想問你。”趙五突然認真起來。

“有屁就放。”

“你整天琢磨人的心思,不累麼?”

“累啊。”趙澄坦誠道:“但不累能怎麼辦?我得活啊!”

趙五點點頭,也隻有他才明白趙澄這簡單的話裡包含的淒涼意味。

這時,蕭洛風和黃鎮,還有楊桃枝周川等人都走了進來。

黃鎮走在蕭洛風身後,在眾人還冇站住時便說道:“我有事想和小相爺說,除了龍驤將軍外,還請諸位迴避一下。”

趙澄立馬站起來,對自己剛坐過的椅子揮了下手,哈哈笑道:“都忘記黃太守纔是主人了,您請坐!

“這倒不必!”黃鎮依然堅持,道:“還請諸位見諒。”

“趙五你留下。”楊桃枝對趙五說了一句後,率先朝外麵走了出去。

見狀,周川周諾和蕭洛木也往外走。

徐鞍撇撇嘴,轉過身去,雙手抱著後腦勺道:“剛好我要出去辦點事,你們聊吧!”

待眾人離去後,黃鎮抬起頭,見眼前隻有趙澄、趙五和蕭洛風後,突然刷的一下跪了下來。

“卑下!有罪!”

“黃太守你這是乾啥啊?”嘴上這樣說,趙澄卻又在黃鎮的椅子上坐下來。

黃鎮低著頭道:“杜來華生事時,我的確身體有恙,但也不是到了非臥床不起的程度!”

聞言,趙澄和蕭洛風都不搭話,等待黃鎮繼續說下去。

“我閉門不理中衙署的事,是心中有氣!”

“我氣小相爺!氣小相爺逼得我兒被閹割!”

“我氣蕭洛風!氣他居然不幫我兒!”

“但氣歸氣,等氣消了後,細思此事,隻覺毛骨悚然,後悔不已!!”

“有那麼一瞬間,我是想過乾脆讓杜來華把你們倆都給辦了,反正這事和我沒關係。”

“但……我是青東城太守,我是大靖將軍,豈能因私廢公!”

黃鎮額頭碰地,狠狠一磕!

“卑下失職,願聽從龍驤將軍和小相爺責罰!!

聞言,趙澄和蕭洛風對視一眼,兩人用眼神交流。

趙澄身體前傾,平靜的問道:“黃太守,那你現在氣消了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