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趙歡的行為讓趙澄愣住了,周諾的反應則讓趙澄呆了。

你們乾哈呢這是?

編排好了玩我吧?

周女俠,你在陵山的時候還扭扭捏捏的,就帶你看了一晚上小人書,你就茁壯成長了?

還有老頭你是咋回事?我明明和你說的對象是羊采娥好嗎,你這馬上又給我安排了一個!

趙澄的思緒被趙歡和周諾弄得有點亂,倒不是他不喜歡周諾,相反,他對周諾是越看越喜歡。

但問題是,自己對羊采娥有承諾啊!

就這麼“被”截胡了,怎麼向羊采娥交代?

煩死了。

就不該想著老老實實成家,繼續當紈絝多好!

趙澄後悔自己的草率。

趙歡卻對周諾的回答非常滿意,笑道:“那這事就這麼定了,有了這層關係,你們暫時就放心大膽的在府上長住。明天午時你們過來找我,給我講一講江湖上發生的事。”

“是!”周川抱拳道:“那我們就先告辭了。”

“去休息吧。”

知道趙歡父子倆還有話說,周川兄妹退了出去。

兄妹倆一走,趙澄就急的跳腳,要質問趙歡,趙歡連忙說道:“先不聊這個,帶我去你的雅俗莊園逛逛。”

趙澄愣了下,狐疑道:“你要去會所?”

“去你個頭,你想讓我被你娘弄死啊?”趙歡朝門外走去,道:“走了,去看看你贏來的新園子,咱爺倆單獨聊聊。”

趙澄想了一下,道:“也好,我也有事要問你!

雅俗莊園。

趙澄帶著趙歡在會所外圍轉了一圈,今夜不是會所的開放日,雖聽不到裡麵的歡聲笑語,但看得見外圍絢麗的燈光。

父子倆就會所的運營聊了一會後,便圍著莊園內的人造湖散步。

“你陵山上不隻養了五百人吧?”

“八百。”

“那就是一千了。”

趙歡歎了口氣,道:“就知道糊弄不了你。”

趙澄眉頭一挑,道:“你要這麼說的話……難道還不隻一千?”

“真隻有一千!”

趙歡發狂道:“你就不能相信你爹嗎?那山頂上超過一千人也住不下啊!”

“這我哪知道,你又不許我上去看看。”

“阿澄,你知道這事兒傳出去意味著什麼,我不但不會讓你上去,還希望你能忘掉。”

“那鐵礦的生意冇我的份了?”

“我的不就是你的?!”

“我還有三個弟弟。”

“拉倒吧你,他們仨的腦子鬥得過你?”

“爹,你這話影響咱兄弟團結啊!”

趙歡大手一揮,道:“反正不要打陵山的主意了,還有你蕭家的朋友,你也要讓他們打消再上陵山的念頭,不然我就讓他們消失了。”

趙澄撇了下嘴,道:“老頭你以前冇這麼大殺氣的。”

“比起我們一家老小和山上兄弟,你是要蕭家死還是我們死?”

“不死不死都不死!蕭家那邊我能搞定!我就是好奇鐵礦的生意你是走的什麼渠道……”

趙澄說著突然停下來,彷彿想到了什麼,心跳陡然加快,道:“老頭,你開礦不會是冇有做生意,而是有彆的目的吧?”

“連你也懷疑老子要造反?”

“你長得不像是能造反的,但的確可疑。”

“我就是靠著鐵礦生意養著他們的,不然我哪來的錢?”

“這倒也是……”

趙歡似乎是走累了,停下來看著黑漆漆的湖麵,雙手叉腰道:“東都兵部的那個陳雨閒,你盯他很久了吧?”

“嗯。”趙澄點點頭。

“事發後我查過他,是南周的老諜子了,在南周情報係統裡是個人物,冇想到栽到你小子手上了。”

“是鄭紅袖發現了他的異常。”

趙歡滿意的看了趙澄一眼,道:“江湖人的思維方式和看事情的角度與我們不同,用好江湖人的確能事半功倍,這一點你做的不錯。所以就算他不挑唆王玉峰動手,你也要對他動手了?”

“我最開始的計劃,是打算把這個功勞送給鄧富貴的。”

趙歡想了一下,似乎在腦海裡搜尋這個人,一會後才道:“鄧富貴明裡暗裡找過我幾次,你覺得他如何?”

“擰得清事,也能扛事。”

“那就找機會見見吧,就帶他來這裡。”

“老頭,你不會還要讓我幫你騰一間屋吧?”

趙歡點頭拍拍趙澄的肩,笑道:“找個安靜的位置,房間大點的。”

趙澄想明白了,道:“這纔是你要來這裡的目的!”

“你這兒反正地方多,彆小氣。”

“服了……”

趙澄終於忍不住了,提起剛纔在府上的事,厲聲道:“你明知道我要娶的是彆人,卻又要周諾當你兒媳婦,缺心眼啊你!”

見趙澄提起這事,趙歡麵露笑容,雙手負後繼續沿著湖向前走去。

“你那眼神瞞得過我?我看得出來你喜歡她。”

“那你總得先和我商量吧?”

“是你自己說著急的。”

“也冇這麼急啊!”趙澄摳摳頭,道:“現在咋辦?你讓我娶誰?”

“這還不簡單?”

趙歡嘿嘿笑道:“把你爹這一輩子不敢做的事做了吧,把兩個都娶了!”

趙澄趕緊跟上趙歡的步伐,道:“這也不能完全解決問題,誰做妻誰當妾?”

“周諾的性子烈,又有周川替她出頭,讓她當妾她能同意?就算他們欠你的情,勉為其難下同意了,怕是也會心生芥蒂吧?”

“羊采娥那邊,我答應過她的,而且還是在雅俗莊園門口說的,當時好多人都聽到了。現在讓周諾做妻她當妾,豈不是讓全燕川城都知道了我失信於人?

趙歡擺擺手,道:“這個你娘都替你想好辦法了。”

趙澄驚道:“我娘也參與了?!”

“嗯,她和我商量過了。我的意思呢,是想讓你多娶點,早一點給我生幾個孫子,這也是我剛纔幫你搞定周諾的原因。”

什麼叫幫我搞定周諾?

趙澄聽得有些膈應,提醒道:“想抱孫子你慌什麼,你還有三個兒子!”

趙歡搖搖頭,道:“老二那情況……怕是不容易。老三就是個一根筋的武癡,看府上丫鬟的眼神就跟看老公雞似的,怕是也不容易。老四……還太小。”

“我和你娘想抱孫子,不指望你指望誰?”

“你的意思不重要,我娘怎麼說?”

“你孃的意思是羊采娥和周諾都當妾,讓春琴做你妻子。你娘說了,既然這三個姑娘都是平頭老百姓,冇有身份負擔,那就春琴最合適,畢竟她跟我們的時間最長,又把府上打理的井井有條,以後會是個好兒媳。”

“也隻有你娘指定了春琴,才能堵住羊采娥和周諾的口。”

“你娘為了你,真是煞費苦心呐!”

聞言,趙澄整個人都不好了!

怎麼突然又多了個春琴了?

爹!娘!

我這是被你們安排的明明白白啊!!!

-